亚运在深圳,走近电子屌丝

分享到:

序言
 

2012/10/17,凌晨2点14分,深圳大道。
 

总喜欢抽着烟,静静地去想些有的没的的事儿。遥想那年从学校出来,莽撞着来到了深圳,在这里经历了我职场的初体验,思绪良多,奋笔疾书,幸得几字,潦以作序。

 

为什么要写这一个系列的文章呢?
 

首先要说,我是个小人物,一个电子业界的屌丝工程师,因为身在深圳,这个世界之窗,电子业的前沿,即使一个小草根,也能感受到目前我们经历的经济大变革,电子行业的动荡不安,看尽几家欢喜几家愁。
 

这些不是我文章关注的初衷。我们看到时局艰难、激烈竞争和生活压力,太多的负能量,但我相信,在我们的周围—这个工程师群体中就有很多温暖人心的正能量,我想捕捉和传达的就是这些让我们坚定、鞭励我们前行的光亮。
 

而我看到、感受到和深刻理解的是那些和我一样的公司里的最小单位—屌丝工程师们。在这个系列里,我就是要还原真实,每个故事都会向你展示一个普通工程师的经历,他们有毕业初的应届生、毕业两三年的技术屌丝以及多年修炼的技术大牛,他们的青葱岁月和技术年华,和我们每个人的的生活都有交集。他们身处公司的一线,社会的一线,努力着我们的努力,奋斗着我们的奋斗,快乐着我们的快乐。听听他们对自己、对公司、对产业、对现在、对未来、对技术、对市场、对产品、对管理的看法,以及他们的经历或正在经历的事情,我们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也看清未来的样子。
 

借由这个系列,就是想透过这一个个普通工程师的故事,让大家知道前行的路上我们并不孤单。
 

也许感动甚至激励我们,只需要一个小故事,一个小举动,一个屌丝。

 

那么开篇,就从我这个屌丝开始吧。

 

亚运在深圳,走进电子屌丝-序言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一:我在深南大道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二:我刚刚出发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三:从生产线到研发部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四:曾经的挂科王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五: 一个工科女硕士的故事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六:工作了,你还会考研吗?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七:天线达人炼成记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八:一穷二白做销售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九:小本我该怎么过?

 

作者简介

 

任亚运

 

顾名思义,我是伟大祖国第一次举办亚运会那年不前不后刚好90出生的,而今二十郎当岁,正是大好的青春年华。师从湖南理工学院通信工程专业,刚刚在2012世界末日这一年大学毕业了,虽资历尚浅,但也进入了我心向往的射频领域。目前蜗居深圳,做点2.4G无线模块开发,在生活和工作的漩涡中痛并快乐着。
 

概括起来,小小射频工程师一枚,正凭一点热情、一点执著、一点小聪明,向心目中的技术大牛,出发。

 

 每周三,我在与非网,带着不同的屌丝故事等你,不见不散!

 

与非网原创,转载须注明出处!

继续阅读
射频功率测试其实讲明白了很简单

自从第一台无线电发射机诞生之日起,工程师们就开始关心射频功率测量问题,直到今天依然是个热门话题。无论是在实验室、产线,还是教学中,功率测量都是必不可少的。

5G技术开发第三阶段进展情况:部分完成

在7月17日召开的"5G和未来网络战略研讨会"上,中国信通院副院长、IMT-2020推进组组长王志勤详述了5G技术实验第三阶段的进展情况,她表示,5G第三阶段的测试还是在一个阶段过程,目前已经完成了一部分,第一部分在室内测试,第二部分是射频,第三部分是核心网络。

射频功放专利申请情况分析

射频功率放大器是常用的电路器件,国内外该领域的专利申请量已有很多。本文对该技术领域的专利申请进行检索,系统性的对本领域专利申请量、重要申请人、申请重点领域等进行了分析。

中国的5G通信,射频器件是最大掣肘?

自动驾驶、远程医疗、智能工厂、VR/AR……一大波改变我们工作和生活方式的应用,伴随着首个完整的3GPP R15标准终结,正照进现实。一切得益于5G网络的极低时延、超高速率和更广连接三大特性。而工作在高频之下的5G网络在这些应用场景下更是游刃有余。

200nm晶圆紧缺,模拟/MEMS/射频都需要,咋办?

对模拟、MEMS和射频芯片的需求不断增长,将会继续导致200mm晶圆厂产能和设备严重短缺,并且没有任何缓和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