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运在深圳系列之四:曾经的挂科王

分享到:

随着这几年经济动荡和高校扩招带来的后果,很多大学生毕业后出来几乎很难找到一份让自己比较满意的工作。我们总是在埋怨大学的某某老师啥也不会、开的那些课根本没用以及学校的教育资源无法满足自己的需求,却很少去问问自己,为什么同样的环境却有人通过一些努力一直朝着目标前行?青葱岁月留给我们美好的大学生活,而大学又让你学了多少东西呢,我们是不是该反思一下呢?

 

本期的工程师,我们邀请了与非网的铁丝同学,一个平凡但不平庸的屌丝工程师,来讲述他的成长故事:


我读高中的时候,渐渐农村都空了,外来人口的聚集加速了城市的繁荣,预想多年后大多数人将过起城市生活,于是我高三报考时选了一个城市规划的专业,估分在2本压线,可是二本第一志愿没直接报内蒙古农业的城市规划,而是报了中国计量学院,把内蒙古农业排到了第二位。高考就是一出意外,我居然考高了30分,一本线还过了几分,录到了中国计量学院(可能这就是缘分吧),因为考多了,使得自己纠结于此,不过班主任终于在毕业之后夸了我一次。于父母来说,没几个人愿意让孩子重来一次沉痛的高三,再说这个结果不算太糟,于是我便开始了在杭州的四年大学生涯。

2008年,我到大学报名,那一年,不管是国家,还是自己身上,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至于毕业后的我,思绪一直停留在那时候。大学生活前两年的结束,留给我的只是两门课未通过,大三要重修,按我当时的状态,不能毕业都很正常。

 

我有一种强烈的愿望,但并不知道我所希望的到底是什么,也没有准备好调动自己的力量去发现之,因为那将意味着我必须使自己从那种我曾经纠缠其中的生活当中挣脱出来,于是我无法去希望。后来知道克尔凯郭尔把这样的一种情形称为“忧郁”。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四:曾经的挂科王


我想我是迷失了,没有了方向感,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做什么,这简直太可怕了,学习什么在我眼里也是一点都不重要了,当我多次挂科之后,同学们看我的眼神都变了,甚至有人问我老师布置的什么作业,我告诉了他,结果他又跑去问别人。

渐渐的我开始意识到自己这种状态的危机,认识到一定要有所改变,不然自己就毁了。于是我开始不再逃课,并且把能选的专业选修都修了,认真上课,认真做作业,用心准备考试,在这过程中重新找回充实和自信,有种从阴霾里探出头来看到阳光的感觉,这感觉是种久违的美妙,这段时间也将让我终生难忘。到大三结束,我的两门重修课程顺利通过,学分也修的差不多了,学习天线的目标也确立了,这一年,是个转变,同宿舍的兄弟总结说,大一时他在宿舍写作业,大三时我在宿舍写作业。

 

大二下学期,06级的学长们都毕业了,去从事各种不同的工作。我也开始思考我将要干什么,对软件编程、电路设、数据库等等,一一了解之后,个人感觉兴趣不大。后来既是同乡又是学长的老蒋建议我看看射频微波的书,在看了射频电路,微波,天线等书后,我决定学天线,理所当然的老蒋就是我的入门师傅了。那时候已经是大三上学期了,他给了我一个HFSS10.0的软件,装好后我打开这个全英文的软件就在怀疑,我能行不?后来也管不了那么多,开始找资料,注册了几个论坛。在我有了HFSS10用户全书之后,便开始了HFSS的正式学习,慢慢的软件上手了,虽然里面的很多东西还不理解,在尝试了参数扫描和优化之后我发现了软件的强大并忍不住感叹其惊世能力。

 

大学有微波与天线技术这门课,事实是没学多少,主要的学习来自论坛和技术群的交流,在与非网天线技术群中我问过不少问题,是“海阔天空”告诉我圆图中的小圈圈的表示谐振,在我没有信心继续学下去的时候,我想,有那么多厉害的人在,我再怎么学也不会超过他们,“东北人”在那时候告诉我,每年都有那么多的新人入门,因为现有的厉害的人还不够用。我放弃的念头也打消了,更加坚定了。在做毕业设计的时候我还帮助过几个人,解决了他们软件使用的一些小问题,心里坚定做天线的想法感觉更踏实了。

 

还没上大学的时候,表哥问我将来想要做什么,我说要做设计类的工作,不能去做重复性的工作,那样太无聊,设计每每都是新的。他说重复性的更容易,等你工作了就会喜欢重复性的工作,至少现在看来,我还没有同意他的观点,因为我在做天线,虽然算不上是创造,但每做一个东西对自己来说都是新的。

 

2012年6月15日,我在火车上翻着这本大学时代最后阅读的一本关于维特根斯坦的书,书中有句偏激的话,“要么杰出,要么死亡”。这句话,似乎也在预示着什么。中午到达学校,洗了把脸就去学校里盖章,办好离校手续。下午,毕业证和学位证发了下来,我那没留头发的证件照上盖上了钢印,拿着盖好钢印的毕业证,卷好铺盖,我的大学就此草草结束了。

 

2012年6月17日离校,搬到公司宿舍,18日开始接着上班。我是3月5日到B公司面试,12日开始工作,8点上班,5点半下班,每周六天,单休。3月19日我签下了3年的劳动合同,毕业证学位证那时候都不用拿出来的,因为那里需要的是工作,与学历无关,毕业后也没拿出来过。

 

3月份刚到公司,实际的东西啥都不会,师傅教我用网分测驻波,同事阿敢教我在暗室测方向图。关于E面和H面,书上的天线电参数描述讲的的E是电流流向的面,H面是与E面垂直的方向图最大值的面,但实际说明书中的E面是取垂直面的意思,H取水平面的意思,现在终于不会搞混了。就在前几天,一小批双极化天线没贴极化标签就打好胶了,两个端口对称,实在看不出来,师傅教我接上网分用导线去测,虽然我也知道这其中的道理,但就是没想到这么做,我跟师弟说,师傅到底是师傅啊。做了一些天线之后,再回头去看书,终于对这些参数有了明确的理解和真实的感觉,在设计中遇到问题的时候,才发现懂得理论基础效率会高很多。在接下来了日子,我需要系统的学习并掌握这些基础理论。

 

关于理论,有个很典型的例子,在技术群里交流的时候,前辈们就说要重视理论学习,那天,有个前辈讲自己,他把电磁波的书翻了50遍以上,所有公式都自己去推导,他说只有自己推导才能体会公式当中的物理意义,然后才能进行创造性的设计,才能明白自己设计的是什么,目前他自己正在申请几个专利呢。于是乎,我便有了对于理论学习的榜样,开始知道了自己该如何去做。

 

到了十月份才从毕业后的烦躁中解脱出来,烦躁的时候总觉得不安静,想进去大的公司学一些更先进的东西,比如电调天线、智能天线等等,想去做每周上五天班的工作,投了一些简历,基本没有回复。后来想想,与其如此碌碌无为虚度光阴,不如安心下来学习。现在倒也释然,生活很简单,每天早睡早起,每天早上六点四十起床,吃饭,骑自行车四十多分钟去上班,要么在仿真,要么在车间测试调试,要么在看理论的书,上班时挂着QQ,可以在几个技术群里参与大家的讨论,不懂时看看高手们的解答,前两天还从别人的问答中学习到天线的Q值的问题,生活过得很充实。

 

一个简单的屌丝,没有太多的激动情怀,没有那些华丽的辞藻,行文平淡。而屌丝工程师就是这样,不出彩,你也没关注过,他却一直在成长,一直在追寻。

 

梦想就如同梦溪里的水,是黑色的,我要怎样才能从这溪流里捧一捧清水,我要有怎样的一双手,才能捧出那捧水,然后让鱼儿游。

 

 

亚运在深圳,走进电子屌丝-序言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一:我在深南大道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二:我刚刚出发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三:从生产线到研发部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四:曾经的挂科王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五: 一个工科女硕士的故事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六:工作了,你还会考研吗?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七:天线达人炼成记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八:一穷二白做销售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九:小本我该怎么过?

 

作者简介

任亚运

 

顾名思义,我是伟大祖国第一次举办亚运会那年不前不后刚好90出生的,而今二十郎 当岁,正是大好的青春年华。师从湖南理工学院通信工程专业,刚刚在2012世界末日这一年大学毕业了,虽资历尚浅,但也进入了我心向往的射频领域。目前蜗 居深圳,做点2.4G无线模块开发,在生活和工作的漩涡中痛并快乐着。

 

概括起来,小小射频工程师一枚,正凭一点热情、一点执著、一点小聪明,向心目中的技术大牛,出发。

 

我是任亚运,每周三,我在与非网,带着不同的屌丝故事等你,不见不散!

 

与非网原创,转载须注明出处!

继续阅读
深度解析5G与未来天线技术

基站天线是伴随着网络通信发展起来的,工程人员根据网络需求来设计不同的天线。因此,在过去几代移动通信技术中,天线技术也一直在演进。

几种常见的射频电路及主要指标分析

LNA是一种特殊的放大器,主要用于射频接收机前端,将天线接收的信号以小的噪声和大的增益进行放大,对提高接收信号质量,降低噪声干扰,提高接收灵敏度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它的性能好坏关系到整个通信系统的质量。

压控振荡器的非线性特性如何理解?

压控振荡器Voltage Controlled Oscillator(简称VCO)是射频电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通信、电子、航天、航空及医学等诸多领域的用途十分广泛,尤其在通信系统电路中更是与功放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必不可少的关键部件。

利用无人机技术测量固定站天线的方向性

方向性图是天线的重要指标。从天线发明的那天起,工程师们就在考虑如何测量天线的方向性这个问题了。从技术上看,天线的方向性图测量并不是难题,但是过程比较麻烦。天线的方向性图测试需要理想的环境,具体来说就是在被测天线和测试天线传输路径上的第一菲涅尔区内不能有障碍物。要满足这个条件,需要具备微波暗室或者开阔场条件。

未来真的会出现无天线系统吗?

几十年来,天线和微波工程这两门学科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却又相当独立。二者都具有高度专业性和复杂度,任何一方的专家都不会质疑另一方的专业学识。微波工程师主要关注如何通过各种有源(放大器、振荡器、有源调谐器等)和无源(滤波器、耦合器、分离器等)器件来调节无线电波,而天线工程师则一直在研究采用愈发复杂的基于分形及相关天线几何架构来自由操纵电波的创新方法。不过,随着“无天线”技术的引入,这种划分可能会发生根本的改变。相比于传统天线工程,这种技术使得天线设计与滤波器设计变得更加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