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会成为物联网的奴隶吗?

分享到:

物联网会给我们带来自由,还是给我们戴上枷锁?

这个问题是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院教授菲利普·霍华德撰写的《技术治下的和平》一书的副标题,同时也是最近在剑桥大学艺术、社会和人文科学研究中心举行的一次会议的主题。

霍华德认为,物联网正在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政治工具。“到2020年,将有大约300亿台设备与互联网连接,统治全球80亿人的政治权力将掌握在控制这些设备的人手中。”他写道。

他认为,大多数帝国的强盛都是由信息基础设施领域的技术优势所支撑的。罗马和平是建立在道路和水道之上,而不列颠和平依靠的是防御工事网和海上霸权。

但是,即将到来的“技术治下的和平”可能在某些重要方面有所不同。最引人瞩目的是,占主导地位的信息基础设施可能主要由诸如Facebook这样的私人实体而不是由像法国这样的公共实体所有。这可能导致政府和正在改写政治规则的商业力量之间达成一系列便利的安排。

用剑桥大学政治学教授戴维·朗西曼的话来说,这个“技术治下的和平”可能会使我们向一个“物有、物治、物享”的政府发展。

霍华德提出,由于商业压力和监管框架的不同,美国、中国和欧洲可能会形成三种不同的政体。全球其他国家将在这场技术大博弈中成为规则接受者,而不是规则制定者。

关于“假新闻”和美国大选受到操纵的辩论,已经让我们提前见识了“技术治下的和平”控制公民社会的能力。想象一下,若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可以从物联网上抓取数据,并在选举前48小时向选民有针对性地投放个性化广告。数据沙皇和公民社会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将急剧扩大,形成一条巨大的鸿沟。

这一切听起来可能有点怪异,像是一个反乌托邦社会。但事实上,一些人相信,如果我们现在就采取行动来防止最糟糕的情况出现,结果可能会好得多,霍华德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对于物联网可能会演变成一个“全景监狱”的说法,参加剑桥大学会议的一些计算机科学家并不认同。更可能的是,它会发展成许多零散的“物联网”。

目前,技术熔岩已经被充分熔化,可以引导其流向我们所希望的方向。但这还需要我们所有人对信息政策、工程协议和电信标准的细节给予高度的关注。最终,在塑造我们未来的过程中,这些监管细节可能远比英国脱欧或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引起的骚动要重要得多。

 

继续阅读
各国的运营商们都开始部署5G了,一场5G争霸要打响了

随着人们生活和行业智能化场景的演进,对于通信网络的要求也越来越大。例如AR增强现实的应用,虚拟化信息交互需要大流量传输;无人驾驶正在走热,车与车、车与人、车与道路之间需要快速的通信;还有物联网、大数据等场景都需要一个强大的通信标准。

如何在物联网时代中不被淘汰?

社会的进步带动着科技的发展,也让我们享受到了生活上的便利。而在这些便利的背后,是许多传统行业的消退。如同人体的新陈代谢一样,身体中总有一些细胞需要淘汰掉,这是自然的规律。

医疗行业的五种物联网解决方案分析

随着数字健康解决方案逐渐成为主流,我们正朝着全新的患者治疗、健康监测和健康管理时代迈进。

各类物联网低功耗节点盘点

随着物联网的逐渐铺开,人们已经在生活中看到了越来越多的物联网模块:智能水表,共享单车等等......目前的物联网仍然主要由运营商推动,物联网模块需要使用标准蜂窝协议与基站通讯。

NB-IoT将在低功耗广域网技术中脱颖而出?因为中国的支持

在物联网蜂窝网络LPWA连接方面,中国似乎将决定NB - IoT和LTE--M之间的霸主地位,并为世界提供一个有价值的试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