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叫停运营商自建5G试验网试点

分享到:

近日,运营商世界网独家获悉,工信部叫停了运营商各自确定的5G试验城市规划。

“之前三大运营商都是自己确定5G试点城市,上报工信部是个形式。但今后三大运营商要严格向工信部提交5G的外场试验城市申请,必须经过批准后才能进行。这对现有已经成型的5G试点城市不一定有影响,但后续三大运营商自己悄悄大规模扩充、建设5G网没可能性了”,知情人士如此透露。

在运营商正积极推动5G大规模发展的时候,为何叫停了5G试点城市,这背后有何原因呢?

按照之前的规划,目前三大运营商都已在重要城市开通了5G试点。2016年5月,中国移动宣布在5个城市进行外场测试;中国联通则向国家提交申请,在北京、天津、上海、深圳、杭州、南京、雄安等中国七大城市开启5G模式;而根据中国电信的规划,要在成都、雄安、深圳、上海、苏州、兰州等中国六大城市,开通了5G试点。

但知情人士透露,工信部最后确定了在全国只有5个城市可进行5G试验,分别是上海、武汉、广州、杭州、苏州。三大运营商现有已经在建设或者已开通的5G试验城市何去何从,则不清楚。

正在三大运营商都计划继续增加5G试点城市数量的同时,工信部却突然叫停试点规划,运营商世界网分析,可能是因为5G是国家层面的事情,国际标准都还没确定,过早建设5G试验网,万一预想的5G标准有变化,有可能投资浪费严重。另外,从5G的铁塔、机房、光纤到基站,都需要工信部集中规划、审批、建设和管理。

不过,深层次的原因可能要几年前的4G试验网时代了。4G试点期间,工信部并未插手,中国移动一马当先,以4G试验网名义在全国实质性建网,结果,在正式发4G牌照时,中国移动已经基本建成了全国性的4G商用网络,而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4G网络还没动工,导致中国移动4G网络建设领先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两年,造成4G竞争的不平等情况,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对此不满情绪浓重。

显然,此次工信部对三大运营商建设5G试验网的城市等规划严格管理,实际上是为了使三大运营商在5G建设方面处于同一起跑线上,也使我国5G网络的初步发展步伐整齐一致,避免三大运营商恶性竞争。

附工信部规划:

2018年1月,中国5G推进组启动了第三阶段试验,并发布试验规范。第三阶段试验将推动5G系统设备基本达到预商用水平,为后续5G规模试验和手机入网检测奠定好的基础。

2018年6月,第一个版本的5G国际标准将确定。

发改委规划:

今年各地将进一步的推进5G信号的研发工作,至少五个城市开始开展5G网络建设,基站数量也将不少于50个。目前并没有确定试点城市,不过将会以直辖市、省会城市及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区域等主要城市为重点。

 

继续阅读
国务院发话了,2020年5G商用

又有一则关于5G的利好政策传来。国务院办公厅在近日印发《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以下简称《方案》)中表示,“加快推进第五代移动通信(5G)技术商用。”

5G促使汽车网络向智能化发展,佛山兴建首个5G小镇

业界相传:“1G实现了移动通话,2G实现了短信、数字语音和手机上网,3G带来了基于图片的移动互联网,4G推动了移动视频的发展,而5G网络则视为未来物联网、车联网等万物互联的基础。”

Ovum观察:5G初期的资费,运营商会做何创新?

10月15日消息(艾斯)作为一名资费创新分析师,Ovum宽带和多合一服务研究主管Nicole McCormick对即将到来的5G将会带来的资费创新抱有期待。他曾计划向在2019年面向智能手机用户推出5G服务的电信运营商,重申Ovum的“跳脱框架思考”定价创新理念。随后,他围绕服务质量(如速度保证)、数据优先级和更低延迟(例如针对手游玩家)的创新收费模式进行了研究。然而,在与电信运营商沟通时,他对5G驱动的资费创新的宏伟愿景很快消失了。

手机厂商争抢5G风口,谁能趁势起飞?

今年的智能手机市场中,“5G”的概念反复被提及,近段时间,各手机厂商对于5G手机布局的消息不间断,苹果方面对于5G手机相对保守,却也被供应链传出已经确定5G iPhone的研发计划,这款产品将在明年秋季正式推出。此外,华为荣耀、小米、vivo、联想在内的多家手机厂商皆有消息表示,将于2019年推出5G手机。

全球的5G都在加速发展,三大主力市场领衔

爱立信5G全球路演从北京正式启程。在启动仪式上,爱立信东北亚区首席市场官张至伟接受飞象网采访时告诉记者,此次5G全球路演与去年不同,去年主要是做技术展示,这次则是为了展示爱立信已经走在了5G商用的大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