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新空口帧结构分析

标签:5GNR帧结构
分享到:

1
2
3
 
说明:
 
根据TR38.802,5G系统中的Numerology采用子载波间隔和CP开销来定义。
5G支持多种Numerologies,多种子载波间隔是由基本的子载波间隔采用整数N扩展而成的,即15KHz的偶数倍,如上表所示。
 
其中,15/3060KHz用于6GHz以下频段,60/120/240KHz用于6 GHz以上频段。
 
TR38.802中规定,可扩展子载波间隔至少从15KHz到480KHz,但R15规范中不采用480KHz。虽然假定在较高的载波频率下不使用较小的子载波间隔,但是所使用的Numerology可以独立于频段进行选择。
 
可扩展的子载波间隔便于根据业务和覆盖场景灵活部署,Qualcomm文档描述并举例如下:
4
 
 
Bandwidth Part (即BWP)是5G NR中的一个重要概念,不同BWP可以采用不同的参数集,即不同的子载波间隔。
请参见TS38.300中6.10节Bandwidth Adaptation部分的描述及图6.10-1 BWP自适应的例子。
 
5
 
TS38.331中,BWP消息单元中SCS和CP的信息如下:
 
6
7
 
 
cyclicPrefix:指示该BWP是否使用扩展CP。不设定时,UE使用Normal CP。所有参数集都支持Normal CP和时隙格式。扩展CP仅适用于60KHz子载波间隔(请参见TS38.211第4.2.2节)。
 
subcarrierSpacing:BWP中的子载波间隔(SCS)用于所有信道和参考信号,除非别的地方另有明确配置。SCS对应于TS38.211第4.2-1节。KHz15对应于µ=0,kHz30 对应于µ=1,以此类推。
6GHz以下取值为15、30和60KHz,6GHz以上取值为60和120KHz。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关于时隙中上下行符号的配置,TS38.211在2018/3月版本TS38.211-f10中还有一张表来示意,而2018/6月份版本中则取消了此表格。此表含义和正确性应该没有变化,Sharenet网页上的图中,采用颜色区分了D(下行)、U(上行)和X(灵活),比较直观,拷贝如下。
 
18
 
 
http://www.sharetechnote.com/html/5G/5G_FrameStructure.html#SS_PBCH_TimeDomain_Case_A
 
 
有关时隙格式的信令,还需要借助TS38.213中的11.1节后需进行学习和分析。
 
实际使用中,时隙既可以采用自包含结构,也可以将多个子帧组合使用,不同组合方式可以根据业务需求等因素来决定,举例如下。
 
自包含帧结构优势及特点参见Qualcomm文档,描述如下。
 
19
20
21
22
 
 
帧结构组合的原则举例如下。此图来自Sharetechnote,原内容来自爱立信5G NEW RADIO : Designing For The Future。
 
23
 
时隙组合的具体应用可参见工信部(MIIT)三阶段参考要求。
 
MIIT三阶段测试中,参数集和帧结构的要求如下。
 
gNB支持上下行OFDMA传输,上行还可选支持SC-FDMA传输。gNB支持如下OFDM参数要求。
 
24
 
上、下行链路无线帧长10ms,包含10个子帧,每个子帧1ms,每个无线帧被分为两个长度相同的半帧,每个半帧包含5个子帧。
 
25
 
 
在此30KHz子载波间隔(u=1)要求的基础上,MIIT测试中各厂家共提出5种帧结构,正因为帧结构设计上的灵活性,所以参测厂家的帧结构各不相同。
 
CMCC则相对少些,其白皮书中提出过3种帧结构。
 
不过,工信部后需测试中已经要求汇聚到了2.5ms双周期上。其他运营商也有可能会采用类似的帧结构。
 
26
27
28
29
30
 
参考资料:
 
http://www.sharetechnote.com/
Qualcomm,Qualcomm-Making 5G NR a Commercial Reality,2017/12
Keysight,Understanding the 5G NR Physical Layer,2017/11
TS38.211,Physical channels and modulation(Release 15),V15.1.0 (2018-03)
TS38.211,Physical channels and modulation(Release 15),V15.2.0 (2018-06)
TS38.331,Radio Resource Control (RRC) protocol specification(Release 15),V15.2.1 (2018-06)
Ericsson, 5G NEW RADIO : Designing For The Future
继续阅读
5G时代,走走停停的VoLTE现在发展的如何了?

眼看5G商用时间临近,被称为VoNR的5G语音也逐渐受到关注。

5G初至,开启新无线时代的序幕

2017年12月标志着下一代无线标准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 第一阶段5G新空口(5G NR)标准的上半部分获得3GPP批准,而另一个里程碑也即将到来,第一阶段5G NR的后半部分也将于今年6月获得批准。 随着标准的最终确定,围绕此发布标准构建的商业设备和基础设施正在进行现场试验和预发布测试。 所有这些意味着5G的商业推广越来越近了。

电信放出5G大招,四个维度全面解析

当前5G、AI、IoT炙手可热,终端深受这些技术的影响。作为全球最大的FDD运营商、最大的NB-IoT运营商,中国电信将采取哪些策略,推动终端创新,带给用户更好的体验,是各方关注的焦点。

5G手机射频天线的设计痛点在哪里?

5G已然成为全球从芯片、模组、方案再到产品设备商所有上中下游厂商竞相追逐的巨大商机。机遇同时伴随着挑战,随着通信速度的越来越快,5G RF前端天线设计与5G多模终端的天线系统设计又会有哪些新的挑战呢?日前,Qorvo产品行销经理Steve Hsieh在深圳举办的天线设计研讨会IEAT 2018上与在场观众探讨了这些问题。

各大设备商日子都不好过?都盼望着5G的到来

由于运营商4G网络建设高潮早已过去、整体网络投资支出进一步放缓,让大T市场出身的通信设备商们在迟迟没有新的“超大招标项目”出现之前不得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