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1#90(2017/8)和90b(2017/10)中的CQI-MCS讨论信息摘录

分享到:

CQI/MCS是LTE/NR调度的主要考虑因素。3GPP规范对此进行了很多讨论,摘录部分信息如下。
 
2017/8的RAN1#89会议报告中还没有专门的CQI相关的章节,在2017/10的RAN1#90的会议报告中6.1.2的MIMO的6.1.2.2CSI acquisition and beam management中增加了一节6.1.2.2.8 CQI and MCS,表明CQI讨论工作大面积铺开了。
1. RAN1 #90  (2017/8)
 
报告正文中没有太多文字描述,仅列出了8份提案的名称,并指出继续线下讨论,且在下次会议上继续讨论。
 
提案R1-1712553中,Intel结合LDPC的base graph仿真结果,提出了2种CQI设计方式,即不改变频谱效率直接复用LTE的CQI表,或者在保证SNR间隔均等的基础上对LTE的CQI表进行调整。但也强调,在采用LTE定义的参考资源(reference resource)的条件下,这两种方法并没有太大区别,但如果参考资源有所修正,则可能还是会有些区别的。无论采用哪种方法,转换点上的调制阶数都应该根据性能和时延进行调整。总体上来说,Intel建议根据256QAM的支持性采用2张CQI表,并提供了一张参考表。
 
提案R1-1713403中,Qualcomm认为,NR中码字与层的影射关系与LTE不同(NR定义每4层对应1个码字)、多个TRP和多传输、基于码本和非码本MIMO模式等,都会影响到信道质量,对调制阶数和码率选择产生影响。该提案着重对MCS选择进行了讨论。
 
提案R1-1714294中,Ericsson提到,LTE中PRB中RE的数目是固定的,而NR中则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因此MCS和TBS应当采用统一的、灵活的可扩展的方式来支持PDSCH/PUSCH资源的灵活配置,这也意味着LTE中基于固定PDSCH/PUSCH资源对TBS进行预先计算的方法不再适用了,需要采用公式借助信令中传颂的动态参数来计算TBS。这样的话,MCS表中只需要提供调制阶数和目标码率就行了,不再存在TBS索引了。而MCS也需要根据UE特性和所支持的波形来决定采用5比特或者6比特。
 
对于CQI来说,由于干扰和反馈时延等因素,上报的CQI并不一定准确,所以gNB也会采用CQI偏移进行调整,这样的话,CQI的精度不需要太高,所以建议基于LTE的4比特进行讨论。另外,NR中多天线技术有助于降低不同频段上的信道差异性,所以子带CQI与宽带CQI之间的变量仍可采用2比特来表示。最后,仍然可以基于10%的BLER来进行讨论。
 
提案R1-1712732中,AT&T指出,CQI采用4比特是不够的。比如,小区边缘的UE不能采用16QAM和64QAM,这时候可以限制UE采用QPSK并使用较少的比特数来表示CQI。因此,建议gNB限制某些UE仅选用部分CQI索引,从而降低CQI所需的比特数,也就是采用UE专用的自适应的CQI/MCS载荷的方式。
 
提案R1-1713152中,LG Electronics认为,LTE中已经支持256QAM了,NR中可以考虑前向兼容的CQI/MCS设计,比如支持1024QAM,并提供了3个选项,分别为根据UE特性变换CQI表(即类似LTE)、一个Q比特的CQI表(如Q=5且只有1个表)、可配置的CQI表(即1个CQI表涵盖所有MCS级别且UE采用CQI的子表)。同样,MCS也采用2种方式,即根据UE特性转换或者可配置的MCS表。
 
提案R1-1713489中,ZTE认为,可以像LTE一样根据多种场景设定不同的CQI表,也可以设计适用于多种场景的同一张CQI表,不过第二种方式在规范制定方面和信令设计方面都比较复杂,所以优选第一种,比如针对64QAM以下和256QAM以下分别进行CQI表的设计,且可以依据LTE的设计方法来设计NR的64/256QAM表,但是LDPC的码率和频谱效率值可能需要些许调整。此外,考虑到NR需要支持eMBB和URLLC,因此需要考虑BLER目标值、速率适配方式以及参考资源中每个时隙中的符号数等因素。最后,对于MCS指示,提案建议MCS和RV联合指示,且对DMRS信心和MCS/RV联合解码以降低DCI开销等。
 
提案R1-1713598中,Samsung认为,NR中的CQI定义可以与LTE相同,即定义为特定限制条件下(如在一段预定义的观察时间内BLER为10%)的推荐的频谱效率。对于NR中的CQI比特长度,16/64QAM下仍可采用4比特,256QAM或1024QAM下则可考虑是否增加1比特,以提高测量和上报精度。
 
2.  RAN1 #90b (2017/10)
 
会议报告中,提供了AT&T对所有提案的总结,并达成了多项Agreement。
 
在R1-1718849:Summary for CQIand MCS中,AT&T支持,关于CQI和MCS,RAN1#90bis共收到12份提案。
提案中还提到,之前会议已经达成了一项决议(注:未在RAN1#90报告中发现),即为UE配置不同的CQI表以支持不同的最大调制阶数。
 
关于CQI,12份提案的信息汇总如下:
640Q7TYY18M
 
关于MCS,12份提案的信息汇总如下:
 
210
 
 提案中包含对上述各项内容的详细分析,请参看原提案。
 
 根据会议报告可知,本次会议达成以下多项决议(Agreement)。
 
Agreement:
eMBB下,支持2个不同的CQI表。

一个用于最大调制阶数为256-QAM时

一个用于最大调制阶数为64-QAM时

CQI标的BLER目标值是10%

注:gNB采用RRC信令来对上述两张表进行选择。
 
Agreement:

URLLC下,采用N个不同的CQI表

       o  N的值在1和2之间选择(Downselect)

URLLC支持2个BLER目标值

       o  注:gNB采用RRC信令来对两个BLER目标值进行选择。

       o   注:BLER目标值或者CQI表的配置是CSI报告设定的一部分。
 
Agreement:

对于最大调制阶数为64QAM的CQI表,复用LTE Rel-8的CQI表。

 对于最大调制阶数为256QAM的CQI表,支持4比特的CQI长度。

        o  CQI标的细节有待继续讨论(FFS)。
 
Agreement:

 2个码字下,WB CQI支持2个独立的CQI域。
       o  注:差分(Differential) WB CQI不用于2个码字。
 
Agreement

对于NR PDSCH MCS表,支持2个5比特的表,分别用于64QAM和256QAM,且RAN1将尽量复用更多的内容(entries)。

64QAM MCS表应当缺省,除非UE被配置使用256QAM MCS表。

使用RRC信令来对2张MCS表进行选择。
 
Agreement

对于NR PUSCH MCS表(在CP-OFDM的情况下),支持2个5比特的表,分别用于64QAM和256QAM,且RAN1将尽量复用更多的内容(entries)。

64QAM MCS表应当缺省,除非UE被配置使用256QAM MCS表。

使用RRC信令来对2张MCS表进行选择。
 
Agreement:
对于NR PUSCH MCS表(在DFT-s-OFDM的情况下),支持2个5比特的表,分别用于64QAM和256QAM,且RAN1将尽量复用更多的内容(entries)。

 MCS表包含PI/2 BPSK的内容(entries)。

64QAM MCS表应当缺省,除非UE被配置使用256QAM MCS表。

使用RRC信令来对2张MCS表进行选择。

注:如果UE最大仅支持到16QAM,则采用缺省表。
 
Agreement:

下列内容(fields)用来定义MCS表:

MCS索引以及对应的调制阶数和目标码率x 1024。
 
12份提案信息如下:
R1-1718194     Views on MCS and MCS tables   NTT DOCOMO, INC.
R1-1718543     Consideration for MCS table      Qualcomm Incorporated
R1-1717607     CQI Definition       Samsung
R1-1717303     CQI and MCS design    Huawei, HiSilicon
R1-1717370     CQI/MCS for NR   Intel Corporation
R1-1717426     On CQI and MCS  ZTE, Sanechips
R1-1717474     Discussion on CQI and MCSvivo
R1-1717943     Discussion on CQI and MCS tables    LG Electronics
R1-1718163     CQI and MCS Tables for  pi/2 BPSK PUSCH    IITH
R1-1718390     On Adaptive CQI and MCS Table configurationfor NR   AT&T
R1-1718435     Further Discussion on CQI and MCS  Ericsson
R1-1718513     Consideration on new MCS and CQI table forNR    Nokia, Nokia Shanghai Bell
 
3. RAN1 #91 (待整理总结)
4. RAN1 #92 (待整理总结)
5. RAN1 #92b (待整理总结)
6. RAN1 #93 (待整理总结)

 

继续阅读
华为打通全球首个基于3GPP毫米波商用的First call

5G mmWave is Now,2018年10月,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为),打通了全球首个基于3GPP的5G毫米波商用first call。此次毫米波首商用的成功,标志着基于3GPP的5G毫米波网络与相关产业链已成熟,全球5G毫米波应用开始扬帆起航。

3GPP发布5G终端射频测试标准

2018年9月10日至13日,3GPP RAN#81次全会在澳大利亚举行,本次会议正式批准发布5G终端射频测试系列标准V15.0.0(标准列表见附件)。

传说中的Polar码究竟是何方神圣?

2008年,通信技术专家、土耳其毕尔肯大学电气工程系Erdal Arikan教授首次提出Polar码并发表论文。

3GPP是如何看待澳洲禁止华为5G的?

8月23日,华为澳大利亚公司在其官方推特上表示:“我们接到政府通知,华为和中兴通讯被禁止为澳大利亚提供5G技术。这对消费者来说是一个非常令人失望的决定。华为是5G技术的全球领先者。过去15年里,我们一直在为澳大利亚提供安全可信任的无线技术。”

3GPP TSG RAN1主席陈万士博士谈5G标准化

划时代的技术变革,需要无数技术人员的付出和努力。如果说5G是一次影响人类社会的技术变革,一如工业革命,那么3GPP TSG RAN1主席陈万士博士与众多推动标准化制订的产业伙伴们一道,成为了实现5G商用,从而影响社会,改变人们生活的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