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频工程师未来的路在何方?

分享到:

路在何方

今天我写的这篇文章,是想和行里的各位朋友讨论一下,射频工程师的前路在哪里?
 
大约十来年前,我还是个踌躇满志的年轻工程师,总觉得做射频这一行,对经验要求高,越老越吃香。
 
然而十来年后,我真的变成一个老工程师了,才发现自己可不是越来越吃香,而是越来越没人要了。
 
10

回顾一下之前十年乃至二十年的历史,射频工程师这个工作的闪耀时期,其实跟大范围的工业环境是相关的:首先是九十年代开始的移动通信兴起,然后是紧接着的智能手机潮流。整个通信+手机行业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科技公司如雨后春笋,上下游行业全面发展。由于射频工程是可以跨行业的,所以甚至比通信软件工程之类更具适应性——智能手机大潮中有多少基站射频工程师改行去了手机行业就是明证。
 
然后进入到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情况却发生了变化。
 
11

从大趋势上,硬件与软件的同步发展,变成了此消彼长:射频硬件的能力逐渐超过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水平,而软件以及输入输出的需求成为至今不断的增长点。前者的典型例子就是手机多频段的支持:即使现在用一台两年前的手机,也并不会因为频段支持的不足而对使用体验有感觉得到的影响。而后者的典型则是Android和iOS的崛起以及WP的消亡,以及越来越大的手机屏幕、指纹和面部识别。
 
写到这里,我意识到一点:任何技术要成为新的增长点,一定要先成为瓶颈,而在突破之后,即如水银泻地;正如二十年前的射频技术,以及当前的屏幕技术,以及未来的AR/VR技术。
 
12

从公司的角度看,越来越多的公司并购、整合,从风起云涌的百花齐放,到今天的寡头趋势愈发明显;幸存者们则开始拼成本,一个曾经的高科技行业越来越像传统行业,利润日渐稀薄。
 
从工程师的角度看,则是收入增长的减缓乃至停滞和负增长,跳槽时放眼望去却没有多少选择,而行业里令人眼前一亮的新技术越来越罕见,越来越多曾经胸怀大志的人开始甘心做修修补补的工作,苟延残喘。
 
要知道,几年前我还是一个每天全方位验证器件性能,拿着自己的发现追打供应商、令人头疼的家伙(因为供应商一般都不会轻易认账,除非实锤伺候),如今我就安心认命的守在工厂里,每天处理那些拿一成力气就手到擒来的失效分析,然后撰写冗长的报告汇报当天的工作,每天睡醒了看看纳斯达克,手里的股票还在涨就心安了。
 
13

油腻中年,苟延残喘。即便再不甘心,又能如何?
 
从行业上看,基站行业基本上饱和(有说法是“除了去华为没别的出路”),而且随着基站射频板级设计的逐渐零中频化,除了做功放和天线似乎没有别的方向可以保住饭碗。
 
而手机行业随着基带方案的“全家桶”化和寡头化,工程师能施展的空间已经被进一步压缩,这种压缩带来的则是需求人数的锐减以及工程师的民工化。
 
乍一看似乎芯片行业成了唯一受益者,可是仔细看的话,芯片行业才是寡头化集中化最严重的行业之一,因为多数技术已经成熟,只是需要升级和降成本,射频工程师又能有多少发展空间呢?
 
14

我有很多朋友从此脱实向虚,有的研究起了通信标准,有的开始做那些连自己都不敢信的系统仿真,后来发现其实那也不啻为一种不那么脱钩的转型,至少在一些星星点点的地方还用得着射频专业知识。
 
也有不少朋友改行去了管理、市场乃至销售,这些都不意外,毕竟“与人打交道”的职业尚且因为人分各色而有更多可能,不失为一条可以尝试的道路。
 
那些留下来当工程师的,也都不再拘泥于硬件了,各种python学起来,写个小工具,做个App,至少比枯坐冷板凳拿不出业绩的强。
 
15

而我自己,依然是那个死脑筋,因为我始终觉得射频工程上有很多值得钻研的东西,还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内容。唯一的痛苦是做着工厂的工作,缺乏时间和条件去研究和学习。
 
曾经有人批评我是只愿意待在自己的“舒适区”,不求改变;似乎这也很难辩驳,但是在原有道路上的进取(虽然举步维艰)、和改变道路的尝试,并不能认为孰对孰错。
 
16

我这里抛砖引玉,诸位同仁对这一行的前景以及工程师的出路,有什么想法和建议,欢迎一起讨论。

 

继续阅读
1万个5G基站!上海2020年底将率先开通5G

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转发市经济信息化委制订的<上海市推进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助力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显示,到2020年底,上海将率先完成“双千兆宽带城市”建设,5G率先开展商用,IPv6、网络智能化改造和新型工业互联网络实现规模部署。

答疑:5G时代多少公里建一个基站?

目前三大运营商的4G基站其实没有完成覆盖,按照3G的标准来预估,密集城市中心区域4G基站的密度约为500米一个,郊区1.5公里,农村5公里左右。

玻璃天线能让基站彻底“隐身”吗?

天线透明化看起来已成为今年的一股新趋势,短短几个月内,其应用场景已从室内扩展到室外,未来也许它们不仅是“隐身”于玻璃窗上,还会变成广告牌、指示牌、门牌...乃至车联网应用中的汽车玻璃上,悄无声息地实现室内外信号无缝覆盖。

都是5G NR 竟然还不一样?

近两年,亚欧美运营商的预商用和商用宣告接踵而至,各厂商的研发重点也已全面转向NR。对于IMT-2020(5G)系统将在2020年商用的时间节点,大家早已耳熟能详。

邬贺铨院士:5G将为光通信带来六大机遇

11月6日消息,在今天的“2018世界光纤光缆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指出:“5G将要求更密集的基站,而且5G基站的密集组网需要大量光纤,特别是5G基站数将是4G的4-5倍,带宽约10倍。因此光通信发展将面临六大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