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万唤始出来,中国电信的VoLTE总算要试商用了!

标签:VoLTE语音5G
分享到:

刚刚,中国电信官微霸气回应:

1

中国电信从11月29日起在全国范围内试商用VoLTE高清语音通话。

天天谈5G,不如电信赶紧开通VoLTE。

这一天终于等来了!

一说起5G,AR/VR、无人机、远程医疗、智慧工厂…各种应用简直要上天,但上完天还得落地啊-----

语音业务作为基本的通信需求,5G语音怎么办?

可以想象,甭管你的VR有多沉浸感,要是语音通话质量不稳定,毫不意外,运营商一定会被骂成翔。

今天,随着技术的演进,传统2/3G电路域(CS)语音方案低效且复杂,正逐渐被全IP化的VoLTE语音方案淘汰。

5G时代,为了重耕优质的2/3G频段,电路域(CS)语音方案注定要被抛弃,据说5G核心网并不支持与2/3G电路域的语音业务连续性。

因此,鉴于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4G与5G网络并存,承载于4G网络的VoLTE语音方案是支持5G时代语音业务的关键。

尤其是5G部署早期,5G 还未实现全网全覆盖,承载于5G NR的5G语音解决方案VoNR无法保证语音业务的连续性,还得依靠4G VoLTE担当语音业务的顶梁柱。

5G时代的语音解决方案主要有三种:

VoLTE

对于非独立组网(NSA),LTE与NR双连接,控制面锚定于4G网络,语音业务承载于4G,数据业务承载于5G和4G,即直接通过4G网络提供语音服务,无需考虑4G与5G之间的语音连续性互操作,但前提是得开通VoLTE。

2

对于独立组网(SA),有两种语音解决方案:EPS Fallback和VoNR。

EPS Fallback

这和4G早期的CSFB一样,5G NR不提供语音业务,当终端在5G上起呼时触发切换,此时5G基站向EPC发起inter-RAT切换请求,回落到LTE网络,由VoLTE提供语音业务,称之为EPS Fallback。

3

EPS Fallback通过5G核心网和EPC之间的N26接口来实现。

VoNR

就是由5G NR提供语音业务,5G核心网也引入了IMS,由于已有4G VoLTE/IMS现成经验,开通VoNR也应该不是难事,不过可能会在TTI bundling、SPS等参数上有些调整。

在VoNR下,终端驻留5G,语音业务和数据业务都承载在5G网络,但需考虑与VoLTE的语音连续性互操作——当手机移动到5G信号覆盖较差的区域时,需发起基于覆盖的切换来实现互操作,切换到LTE,由VoLTE来提供服务。

综上,无论运营商采用SA还是NSA模式部署5G,在5G初期,VoLTE都是解决语音业务的关键。

正如中国电信在今年6月发布的《中国电信5G技术白皮书》中所言:

对于语音业务,5G实现全覆盖相对较难,为避免频繁切换,保持语音连续性,初期采用SA下的5G回落VoLTE方案,当5G网络覆盖性能全面提升后,再适时考虑VoNR等技术方案。

备战5G,中国电信VoLTE终于来了!

继续阅读
日本三大移动运营商否认将华为、中兴的产品排除出通信网络建设

C114讯 12月10日消息(岳明)12月10日午后,共同通信发表了题为《3大移动通信运营商确定从通信设施中排除华为、中兴的产品》的文章。随后NTT DOCOMO、KDDI、软银发表声明否认,表示尚未确定。其中,软银表示将以政府的政策为准。

中国移动携手业界推动三大5G项目,共绘5G蓝图

2018年12月8日,中国移动召开了“5G创新合作峰会”,详细阐述了“智慧5G”、“先机5G”及“绚彩5G”三大项目及行动计划,宣布全面启动17城市的5G规模试验和应用示范,目标实现2019年5G预商用、2020年规模商用。

2019年我国5G将正式商用,资费有望大幅降低

5G的风越刮越大,各大手机厂商也都在为即将到来的5G时代布局相关产品,通讯运营商,移动、联通、电信也是都在快速推进5G网络的基础设施建设。而于消费者来说,更关心的是5G带来的服务以及5G网络资费问题。

你知道5G频谱到多贵吗

继9月召开5G峰会并发布“5GFAST”战略后,美国于当地时间11月14日正式启动5G频谱拍卖。“这些频谱对于部署5G服务和应用程序至关重要,而我们并没有就此止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AjitPai在当天这样表态。今年,各国陆续开展5G频谱的分配工作,5G网络商用将离我们越来越近。

中兴FDD差异化解决方案,实现4G/5G双网协同发展

根据GSMA咨询公司报告预测,2025年全球4G用户数将会占据53%,而5G用户数为15%。而在国内,未来4G用户仍将持续增长,同时5G初期分流4G能力有限。2020年开始,4G用户数趋于稳定;2021年Q1,4G用户数将出现拐点,5G用户数逐步提升,开始分流4G话务。至2025年,4G用户数依然超过5G的2.5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