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宙对5G和智能连接的思考和实践

分享到:

在日前举行的“2018 GSMA北京创新论坛-5G智能连接”大会上,GSMA高级顾问、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王建宙讲述了他对智能连接与5G发展的思考和实践。

王建宙

5G从空谈到行动

2018年,5G无疑是行业最热的话题,从通信厂商、终端厂商、运营商、软件和应用开发商乃至普通消费者,都对在谈论5G标准的发展进度和商用时间表。王建宙表示,其实在年初的时候全球运营商对5G还没有这么乐观。“今年年初的巴塞罗那MWC大会上,欧洲运营商还认为现在谈论5G为时尚早,华为等通信厂商也只是在展示5G技术和产品,大力推销5G,但5G还不会很快投入到实用。”王建宙说。

到了6月份,5G独立组网标准推出后,业界的态度出现了很大的变化,运营商的态度也从纷纷观望转向了快速行动。韩国迅速完成了5G牌照拍卖,开始招标建设;瑞典、挪威、芬兰、冰岛等北欧国家发表合作宣言,准备建设多国互联的5G网络;意大利也完成了5G牌照拍卖。此前各国运营商都在考虑非独立组网,现在则纷纷宣布要采用独立组网方式建设5G。王建宙认为,这表明各国都认识到了新一代通信网络的重要性,经济、军事、科技发展等等都会因网络的进步而受益,因此各国开始争先恐后建设5G网络。

在5G的商用发展方面,目前来看,eMBB有非常切实的需求。根据现有的流量增长趋势,移动宽带很快就面临着扩容的压力。王建宙认为,与其用旧的4G技术和设备来扩容,不如直接上5G,效率更高。“所以5G的第一直接需求来自扩容。”王建宙说。

生态建设要跟上

5G商用要取得快速增长,一个健康、完善的生态系统是必不可少的。王建宙把移动通信的生态系统分为三类,即网络连接、终端、应用服务。网络连接需要国家的支持和运营商的积极投入,终端和应用服务的发展则需要各个行业的共同努力。

终端是移动通信生态系统的重要一环。过去在2G时代,中国没有自己的终端品牌;3G时代,中国逐渐建立起了一套相对完整的手机制造工业体系;到了4G时代,中国已经拥有了健全的手机生态系统。尽管操作系统、芯片等关键的核心技术还有对外依赖性,但中国企业在多数环节都具备了很强的实力,盈利能力非常好。

王建宙表示,尽管近年来,受国内人力成本上涨、贸易等因素影响,一些手机组装工厂被转移到海外,但是基本的供应链体系依然还在国内,这就是一个完善的生态系统的价值。“我们要珍惜这几十年来建立的生态系统。”

王建宙认为,5G时代肯定会有新的终端产品出现,比如可折叠的手机、可穿戴设备、物联网设备等,都在针对5G进行紧锣密鼓的研发。

应用服务将因5G的到来而获得新的生机和活力,同时5G也需要高质量的应用服务来取得商业成功。目前来说,5G首先会为移动互联网市场带来新的发展,更多的流量、更大带宽,以及按需定制的移动宽带服务等等,都会为不同层次的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为运营商增加收入。

“2013年人们还在使用3G,人均每月流量是300M,现在人均流量是5G;2013年我国移动互联网市场规模是5000亿元,现在是万亿元。”王建宙说,“据此预测,5G时代移动互联网市场将再次迎来爆发性增长。”

除了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与5G结合,也将迎来爆发点。回首望去,3G应用的爆发用了10年,王建宙认为5G应用爆发的时间会大大缩短。毕竟3G应用主要靠运营商、通信厂商来推动,5G应用的发展则得到了来自各行业方方面面的企业和资金的共同关注。

5G时代运营商要转变角色

作为通信系统的基础设施,高质量的网络是整个5G生态系统的根本保障。在长期的发展与建设中,中国运营商形成了很多优势,比如世界最大的4G网络,广阔的市场基础,充足的传输能力等。王建宙表示,中国的光纤网络质量很高,广泛实现了光纤接入家庭用户。此外,中国运营商在TDD方面积累了很多实践经验,也为5G时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王建宙认为,运营商的盈利能力并不差,但估值却总是被资本市场远远低估,市值远不及腾讯和阿里等互联网厂商,其关键是运营商目前在很多应用业务上是B2B2C的形式,大量最终用户直接面对的是滴滴、美团、腾讯、阿里等,运营商无法直接对最终用户产生影响。与此同时,运营商的通信业务资费在不断下降,而资本开支不断上涨,多方夹击之下难以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

要摆脱这样的困境,王建宙认为一是要再次构建B2C的业务模式,比如直接涉足内容等;二是要进入制造业,实现投资多元化,增加收益来源,比如软银收购ARM等;三是提供云服务,特别是公有云服务,比如德国电信就推出了自己的公有云平台。“我个人很看好云服务,运营商在传输、IDC设施等方面拥有绝对优势,这些是互联网公司无法比拟的。”王建宙说,“现在云服务市场的发展只是刚刚起步,前景不可限量。”

除了进入新领域,王建宙认为运营商还可以设法降低成本。一是在5G建设上变硬件驱动为软件驱动,推进硬件和软件解耦;二是在5G建设中尽可能采用网络共享方式。

“在业内,大家都同意网络共享,技术也不存在问题,很多人也呼吁要网络共享,但事实上实际行动很少。从国内外现状来看,运营商们或是并购,或是单干,很少愿意共享。”王建宙表示。

“5G标准高度统一,运营商很难形成差异化竞争,频谱资源又非常有限,尽管毫米波资源很丰富,但需要增加大量的基站,如果多家运营商共享基础设施,就可以有效节省各自的成本。”王建宙表示,“在此,我也呼吁各方能够积极努力,共同推进网络共享。”

继续阅读
日本三大移动运营商否认将华为、中兴的产品排除出通信网络建设

C114讯 12月10日消息(岳明)12月10日午后,共同通信发表了题为《3大移动通信运营商确定从通信设施中排除华为、中兴的产品》的文章。随后NTT DOCOMO、KDDI、软银发表声明否认,表示尚未确定。其中,软银表示将以政府的政策为准。

中国移动携手业界推动三大5G项目,共绘5G蓝图

2018年12月8日,中国移动召开了“5G创新合作峰会”,详细阐述了“智慧5G”、“先机5G”及“绚彩5G”三大项目及行动计划,宣布全面启动17城市的5G规模试验和应用示范,目标实现2019年5G预商用、2020年规模商用。

2019年我国5G将正式商用,资费有望大幅降低

5G的风越刮越大,各大手机厂商也都在为即将到来的5G时代布局相关产品,通讯运营商,移动、联通、电信也是都在快速推进5G网络的基础设施建设。而于消费者来说,更关心的是5G带来的服务以及5G网络资费问题。

你知道5G频谱到多贵吗

继9月召开5G峰会并发布“5GFAST”战略后,美国于当地时间11月14日正式启动5G频谱拍卖。“这些频谱对于部署5G服务和应用程序至关重要,而我们并没有就此止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AjitPai在当天这样表态。今年,各国陆续开展5G频谱的分配工作,5G网络商用将离我们越来越近。

中兴FDD差异化解决方案,实现4G/5G双网协同发展

根据GSMA咨询公司报告预测,2025年全球4G用户数将会占据53%,而5G用户数为15%。而在国内,未来4G用户仍将持续增长,同时5G初期分流4G能力有限。2020年开始,4G用户数趋于稳定;2021年Q1,4G用户数将出现拐点,5G用户数逐步提升,开始分流4G话务。至2025年,4G用户数依然超过5G的2.5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