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挥舞芯片专利大棒 欲通吃后3G时代产业

分享到:

  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技术驱动型的公司必须跑在行业的最前面。
  “你们来得正好,我特别希望能够给你们演示一下最新的MediaFLO技术。”刚刚走进位于美国圣地亚哥高通总部L楼的总裁办公室,高通公司CEO保罗·雅各布就兴奋地招呼着我们。当听到所有的设备都被运到了“赌城”拉斯维加斯进行商用测试的时候,他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的失望。

  而在千里之外的拉斯维加斯,高通投资建设的MediaFLO 商用网正在紧张地测试当中。拿着支持FLO功能的手机,消费者就能够收看或收听到20个电视频道、10个音乐频道以及800 分钟短片的节目,支出却非常之低。

  高通面向3G以及后3G时代的布局已经悄然展开。不仅仅是CDMA

  为了MediaFLO,高通于2004 年秋季成立了一家名为MediaFLO USA 的子公司来负责运营,并计划在未来4~5 年内投资8亿美元。如今,这家公司已经拿到了美国全国原来用在电视55频道的700M频率资源并开始在全国铺设网络。如果实验顺利,分布在全美30 个城市的第一批MediaFLO商用网络将于今年第4季度开始商业运营。“我们希望能把这些内容集合在一起批发给电信运营商,他们再加入一些自己的产品,最后由他们提供给最终用户。”高通公司高级副总裁兼互联网服务集团总裁庄佩吉(Peggy Johnson)女士表示。

  与CDMA技术相比,MediaFLO 有很大的不同:MediaFLO并不适合提供大规模点对点(P2P)的双向交流服务,但是由于采用了独特的多播技术,它能够支持几百万手机用户同时收看电视节目而不会出现拥堵现象,而这是目前的3G乃至继续发展的3.5G技术都无法解决的难题。更重要的是,MediaFLO 的部署成本相当低廉:每个城市只需要2~3 台发射天线就能够实现完全覆盖。为了解决内容的问题,MediaFLO USA 还积极与美国多家内容提供商如职业棒球联盟、NBA进行谈判,争取引入更多引人入胜的节目内容。一些美国的电信运营商已经对MediaFLO表示出了一定的兴趣,例如,美国第三大移动运营商Sprint Nextel 公司副总裁Gabriel Torres透露,Sprint Nextel正在对MediaFLO进行测试,以决定是否启用。

  “ 未来的世界不仅仅只有CDMA,还有像UWB、OFDM、MIMO这样的新技术。高通也不只是一家CDMA公司,还是一家关注应用的技术驱动型公司。”保罗认为在多种技术并存的后3G时代,高通不能局限在CDMA领域,而必须多处下注。不管未来的移动通信采用的主流技术是什么,高通都必须在其中占据主导地位。

  放在几年之前,对英特尔等IT厂商提出的Wi-Fi(802.11b)等无线接入技术,高通还会不屑一顾,认为其根本无法与基于CDMA技术的3G相提并论。但是,当英特尔将Wi-Fi 做大并趁势提出移动WiMax(802.16e)之后,高通再也坐不住了。实际上,移动WiMax即使不是3G的致命威胁,也是3G 的心头大患。为了应对这种不利的局面,高通在去年8月闪电收购了Flarion技术公司这家拥有正交频分多址(OFDMA)关键技术的公司,而英特尔提出的移动WiMax(802.16e)采用的正是OFDMA技术。

  收购Flarion之后,高通迅速将其拥有的技术整理出一种新的无线接入技术802.20,来和移动WiMax 分庭抗礼。“我没有说过WiMax走向死亡,”保罗笑着澄清外界的传闻,“但是如果比较两种技术的话,802.20 的表现会明显好一些,它的速度将会三四倍于WiMax。”

  实际上这些基于OFDMA的技术很有可能成为后3G时代的主流技术之一。为了抢占这个未来的制高点,高通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就在不久前,美国司法部向高通开出了180万美元的罚单,指责高通在收购Flarion科技公司期内没有等待足够的时间,以给调查者充分的时间进行调查,确定高通与Flarion 科技公司的合并到底是否会给市场形成垄断、涉嫌不公平竞争。高通根本没有分辨就交纳了罚金以尽快了结潜在的官司。4月26日,高通就和Soma网络公司达成协议,授权其开发、生产和销售基于OFDM/OFDMA的基础设施和终端设备。而Soma本身就是WiMax论坛的主要成员,在不久前结束的美国CTIA无线展会上还推出了名为FlexMax 的移动WiMax产品。不知不觉中,高通已经开始挖WiMax的墙脚了。

挥舞“专利+芯片”的大棒

  与处心积虑地争夺“后3G”技术标准相比,高通在当前的3G时代的日子过得不能再好了。凭借在CDMA技术上深厚的技术积累和密不透风的知识产权布局,高通在目前商用的两种主流3G技术(WCDMA和CDMA2000 1X EV-DO)上均占据了有利的位置。

  高通不仅为设备厂商提供技术授权,同时还为他们提供芯片。

  通过这种商业模式,高通牢牢地控制住了整个CDMA市场(包括CDMA IS95/98 以及CDMA2000)。即使哪怕诺基亚这样强大的手机厂商,由于在CDMA领域坚持只购买高通的技术授权而不采购高通的芯片,仍然感到举步唯坚。今年3 月,由于在CDMA领域持续亏损,诺基亚不得不将CDMA手机业务剥离出来,与日本三洋成立合资公司以渡难关。诺基亚CDMA产品市场部副总裁Larry Paulson 随后表示,合资公司将不仅采用诺基亚自己研发的芯片,也会采用高通的芯片。

  更可怕的是,高通正在将这种商业模式拓展到更加广阔的WCDMA 市场。与CDMA 领域不同的是,高通并不提供WCDMA的系统设备芯片,而是专注于手机终端芯片。但是,由于在WCDMA技术上同样拥有众多的专利,同样采取“专利+芯片”的商业模式,高通已经将原来GSM的主流芯片厂商打压了下去。例如,在当前最为热门的HSDPA 市场上,目前还只有高通一家能够提供稳定商用的芯片。在截止到3月底的高通2006财年第2季度中,高通总共卖出了4600万个芯片,营业收入增长了34%。

  更令那些在2G 时代称王称霸的设备厂商不忿的是,高通在有意无意扶植一些中小设备商与他们对抗。

  正是通过与高通在CDMA上的合作,韩国的三星、LG等手机厂商迅速崛起,成为全球市场上举足轻重的角色。来自中国的设备商也开始在3G中占据了一席之地。从高通总部L楼走出来不到5 分钟,就来到一栋叫做太平洋中心的办公楼,来自中国的中兴通讯占据了大楼的整个二层。如今,国内的设备厂商如华为、中兴和夏新均与高通建立了非常密切的合作关系,高通也帮助他们将产品卖到了全球各地。例如,华为去年承建的荷兰移动运营商Telfort的HSDPA项目中,移动终端中的数据卡就采用了高通的芯片。“艾文(高通前任CEO,保罗的父亲)在的时候提出了要取得WCDMA芯片50%的市场份额,我将坚持这个策略,虽然我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达到这个目标,但是我知道中国厂商将在这个目标的达成中占据非常重要的角色。”保罗透露。今年4月,华为和中兴分别与高通签订了价值3 亿美元的采购合同,合同涉及了高通的多项技术。“

  正是由于高通这家掌握芯片核心技术厂商的搅局,未来的手机市场也许会有很大的变数。如今,在CDMA领域,老牌的欧美手机厂商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总共占据的市场份额已经不足20%;而在WCDMA领域,研究机构Signals Ahead预计到2008年诺基亚和摩托罗拉的市场份额也将下降到不足1/4,而剩下的市场将被来自亚洲的众多新兴手机厂商所瓜分。

  这当然不是一些2G 时代领先的“老贵族”们愿意看到的。2005年10月,诺基亚等6 家厂商分别向欧盟提出申诉,指控高通存在向只从高通购买芯片的手机制造商收取较低的专利费、对WCDMA主要专利收取过高的专利费等不正当竞争行为,这些指控当然遭到了高通的断然否认。

  圣地亚哥是一个军港,在高通总部的上空经常有喷气式战斗机飞过,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而高通的员工们早就习以为常,这就像这家处在风头浪尖的公司目前的处境,“生活就是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