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制卫星干扰 遏制产业损失

分享到:

       全球卫星干扰正在恶化。在Broadcast Asia 2006卫星会议上,业界角逐者们研讨了引起干扰的原因,并提出了改善这种状况的解决办法。

  无疑,信号干拢对所有卫星业务都会产生不良影响,特别是对广播和VSAT网络。卫星工业变化着的驱动力和用户对宽带
及空间领域的期望不允许无效或非故意的干扰。

  在卫星用户抑制干扰集团(SUIRG)和亚洲有线&卫星广播协会(CASBAA)联合组织的卫星分组会议上,CASBAA技术委员会主席兼Zieland集团公司首席技术官Karl Rossiter讲,在过去的几年,SUIRG一直在跟踪分析干扰卫星传输的事故。每年约有4000次干扰事故报告。他指出,“操作错误和与上行链路地面部分有关的疏忽被确认为至关重要的因素。”非洲和南美显示了最高的人为错误发生率,亚洲主要是相邻卫星和太小的卫星天线
的问题。

  为了估计亚洲的形势,Rossiter指出,亚洲地区有63个国家,这就是说,有63个业务管理机构,每个管理机构都有其自己的管理环境。再者,这一地区处于卫星操作人员饱和状态。至少有22个提供卫星服务的操作人员;竞争很激烈;操作人员之间的关系也是竞争的,有时是不合作的。他列举了一些使卫星干扰问题恶化的事实。

  SUIRG称,对某些管理机构关于它们国家操作人员造成的卫星干扰的控诉得到的答复缓慢或者是无效的,而另一些管理机构或某些非政府实体不予以透明的惩罚,故意干扰合法传输。

  所要求的地面系统和卫星操作人员的技术和标准也是很不相同的。过于相邻的网络干扰是普遍存在的。

  天线调整不正确是另一个时常出现的干扰源。由于安装人员很少配备真正适合的设备,一般都是操作人员向缺乏经验的安装人员说明如何调整VSAT上的极化角。

  Rossirer认为,“对这种情况的一种补救办法在于提高对干扰问题的认识和对卫星上行链路操作人员进行适当的技术培训。”基地在英国的Beaconseek公司的总经理Jonarhan Higgins也认为,培训是极其重要的。他指出,由于能买到易于使用的卫星新闻采集(SNG)工具,即使不懂技术的人员也能操作设备,这就增加了全球上空卫星的抖动数量。为了确保这些操作人员获得操作卫星新闻采集工具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从而不引起对其他用户的干扰,Higgins提出了关于卫星新闻采集工具操作人员的基于因特网的Web培训网口计划。培训计划由理论和实际应用模型构成。参加培训者可以按他们自己的速度通过每个模型,但需要在一年内完成培训。产业公认的规范一完成就将分布。

  许多产业组织都在试图通过对操作人员的培训在抑制卫星干扰方面进行合作,它们也同意通用的上行链路流程。这些组织包括8个世广联(WBU)的成员和Inter-union Satellite Operations Group(ISOG),以及Global VSAT Forum(GVF)、World Teleport Associarion(WTA)和CASBAA等。

  最近,产业同意了上行链接的通用接入流程。这些流程也得到国际电信
联盟的承认,现在的着重点是关于上行链路培训。

  从制造商的观点看,基地在英国的Advent Communications公司的总经理Stephen Rudd承认,需要像Advent Communications这样的SNG系统提供商和SUIRG这样的产业集团合作来解决日益增强的卫星干扰问题。他说,“我们需要制订出安装实践的标准,提供对新设备比较好的测试
流程和确保关于操作人员专业培训的高标准。”

  对ESPN Star Sports(ESS)这样一些广播机构来说,卫星干扰造成的经济损失是极大的。在某些情况下,需要有备用线路,如果服务提供商的线路是易于受干扰的,那就取消这样的服务提供商。

  ESS公司工程主任Andy Rylance有些沮丧,但他对卫星干扰和线路故障时间做了实际的分析。他说,“谁为卫星干扰付出代价呢?是我们大家。”他列举了干扰使广播机构受影响的一些方面。损失是商业上的,卫星干扰可能引起商业活动中断。由于节目信号质量受损,收视率也受到影响,因为观众自然要寻找信号清楚的频道。广播机构的信誉也会受到损害。Rylance讲,如果你经常遭受到卫星干扰,人们就失去对你的信认。”

  广播机构怎样才能免受卫星干扰呢?Rylance赞成采取特别的保护措施。广播机构可以考虑使用各种不同的卫星馈送,但那可能使传输费加倍。另一种选择方案是使用光纤
发送内容,但光纤也容易引起各种各样的问题,因为光纤都是以地面为基础的,需要许多电子设备,还有工程的复杂性。

  这个问题不只涉及到广播机构。不可使用的空间也使卫星运营商付出代价。Rylance告诫说,“如果产业不采取一定的措施,卫星干扰造成的损失终将由所有方面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