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基站进小区遭遇抵制 3G共址建设呼声高涨

分享到:

      随着3G商用日益临近,新一轮基站建设正在逐步展开。 有专家预测,基站部署是整个网络建设的关键环节之一,3G基站建设初期需要投入1000亿元左右。无论是数据预算还是实际造价,都说明了一个事实:3G基站的投资很高。因此,如何减少电信业的重复建设,打造节约型3G建设方案,实现“高性能、易管理、低成本”的3G基站部署原则,建设和谐的基站环境,成为了运营商急需解决的问题。
      
      基站每4-5年更新一代
      
     “一般来说,一个通信技术的生命周期约为20年。因此,2G与3G在今后几年还将长期共存,在2010年以前2G仍将是主体网络。”在日前举行的“2006下一代无线基站部署与维护研讨会”上,信息产业部电信规划研究院无线通信部高级技术主管张俊峰这样说。他认为,作为移动通信中最关键的环节——基站,也在不断地发展变革中。基站曾经走过了模拟到数字、窄带到宽带的发展历程,基本上每4-5年就会更新一代,不过其发展方向一直没有改变,目标始终是多业务、高性能、布网灵活、投资节省、维护方便等。
      
     “与第一代基站相比,我国从1997年-1998年引进的第二代基站具有更高的集成度和更高的输出功能,而目前推出的第三代基站则更是具有高集成、大容量、多功能、多形态的特点。”张俊峰说。以系统容量为例,原先能够支持每个区6个载波,现在则可以支持12个载波,功率也从原来支持20W发展到现在的40W。与此同时,随着技术的发展,基站还不断增加新的功能,各种形态的基站也相继出现并在网络中得以应用。
      
      张俊峰表示,作为以业务为驱动力的3G,在基站产品设计上,不能仅仅从技术角度来考虑,更重要的是从客户需求角度进行产品设计,如业务、产品、容量以及投资等。“目前来看,新一代3G基站已经具备多载波、全效数字功放、全性能HSDPA、开放式架构等特征,并成为业界主流;而未来基站将朝着更高性能和更高集成度的宏基站、体积更小的微基站、更灵活的分布式基站三种方向发展。”张俊峰说。
      
     
“综合节省”建3G
      
      
有数据表明,无线网相关投资(包括主设备、传输、配套设施)占到总投资的80%以上,因此有效降低无线网相关投资将是3G网络建设成本控制的关键。
       
      “从价格走势来看,我国移动通信设备包括GSM和CDMA系统设备,基站部分的均价约为147980元/载频,由于G网与C网主设备技术发展已经成熟,因此未来C网和G网主设备价格每年还将下降1%-2%。”赛迪顾问通信与网络咨询事业部高级分析师张丽说。而就我国目前现状而言,基站的总数已经超过60万。如此庞大的规模,如果不充分利用现有的网络资源,那么不但将使3G建设成本居高不下,而且还将带来巨大的浪费。
      
       对于如何节省3G投资,张俊峰认为应该考虑“综合节省”。首先从主设备来讲,要提高频率效率,这意味着与2G有同等的业务需求,但消耗的资源将减少,单位用户造价将降低;从配套投资角度看,2G配套投资约占主设备的70%,而3G若能共用,则新增的配套投资将占主设备30%,因此与已有的基站共用电源、传输、铁塔等配套,也将减少网络建设成本;在运营成本上,尽量做到共机房、设备低功耗、高集中维护等,由此大大减少运营费用。
      
     
“总之,在主设备投资日趋下降的情况下,降低配套和运营成本将成为降低总成本的新出路。”张俊峰说。
      
       中国联通网络建设部工程管理处处长李成也表示,由于基站资源有限,基站共址将是各大运营商在部署3G网络时不得不考虑的问题。“从技术上而言,3G网络与2G网络可以共站址、共天面部署;从经济上而言,充分利用现网资源,有效降低工程造价,节省成本;从工程实施上而言,在城市热点地区,可用站点资源非常紧张,需要有大量站点共址建设,因此建设3G网络需要,也有必要考虑与现有基站共址建设。”李成说。
      
       基站建设阻力加大
      
       如今基站建设还面临另外一个问题,由于居民健康和环保意识不断增强,基站在居民区中部署遇到的阻力也越来越大。“居民都是双重心态,也就是说远离者爱之,靠近者恶之。”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赵荔这样形容,“基站建设受阻的问题已成为全国普遍现象,解决的难度也越来越大。”
      
       从冲突双方各自的利益来看,运营商要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贯彻顾客至上的原则,增设基站,扩大网络覆盖范围,降低掉话率,使用户在任何地方都能方便、快捷地享受高品质服务,而且移动通信网络多数公共基础设施也是城市公共安全与应急联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民众的利益来看,群众环保意识增强,基站电磁辐射问题为越来越多的大众所关注。北京市辐射环境管理中心资料显示,移动通信基站已经和电视发射塔、广播传播电台、高压送变电系统等一起,共同成为北京市电磁辐射污染的主要源头。“大规模建基站使不完全了解电磁辐射问题的普通居民产生恐慌心理。”赵荔说,“但基站对人体的辐射伤害到底有多大,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说法。”
       
       但不管怎样,目前必须要采取一定措施来解决运营商和居民之间的冲突。赵荔认为,应该从治标治本两方面来解决移动通信基站建设的现实和长远问题。“从治本方面,由于《电信管理条例》和《物业管理条例》均属于行业法规的范畴,因此需要国务院、信息产业部和建设部共同商议解决两个条例中,关于电信基站设施建设和改变房屋使用用途规定的冲突,从实际出发解决基站建设的根本问题。”赵荔表示,“从治标上来讲,在地方性规章中制订一些管理办法,而无线电管理局作为专门负责通信发展的国家政府职能部门,应当具体负责基站设置监督管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