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快生活到优生活:NXP首席技术官谈“新摩尔定律”时代的创新

分享到:

几十年来,摩尔定律的生产力效益一直是半导体行业发展的驱动力,由此催生了超快速数字处理器、更宽带宽,以及大幅提升PC、手机等数据传输量大、存储量大的应用的生产力所需的超大存储器。然而,IC产业的经济学和社会的进步正给半导体行业带来革命性转变。

半导体产业正面临着双重挑战:一方面,利用先进CMOS技术开发SoC的成本飞涨;另一方面,体积的继续缩小将把摩尔定律推向末路。

同时,消费者所要求的附加价值不再是更多产的消费电子设备,而转变为成新型智能产品。全球老龄化趋势带来了对医疗设备和食品安全的需求。环保意识的提升需要智能“绿色”解决方案。交通领域,IC创新可确保安全,克服交通拥堵,还可为在路上的人们提供实时信息、娱乐和服务。

这些应用,以及许多其他应用,通常都是通过整合现有CMOS技术和“新摩尔定律“的技术而实现的。“新摩尔定律“的技术包括模拟混合信号、高压和超低功耗等。向多技术设备的转变还将影像设计和架构方法、建模和特性及系统架构。最终,现有的联合研发模式将发生改变,新的生态系统将形成。

从CMOS驱动的技术融合到技术多样化的革命性转变,为半导体制造商带来了新的差异化途径,以及更诱人的新业务机遇。

拥有多技术产品开发经验的厂商,以及恩智浦半导体之类的生态系统的驱动者,才能在这些新兴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从生产力到优质生活的革命性转变

半导体产业是个相对年轻的产业,自摩尔定律首次预测硅片上晶体管的数量每18个月翻一番以来,半导体设备制造商一直追求的都是生产力收益。 事实证明,这一定律确实没错。生产率已经降低了晶体管的成本,以至于如今消费应用所需支付得起的SoC可能包括几亿个晶体管。这一巨大的生产力收益成就了今天我们随处可见的电子应用。

现在摩尔定律走向末路了么?回答是否定的,但是生产时晶体管的密度增加了,开发相应工艺的成本也随之增加。结果是,如今最成本经济的IC解决方案不一定基于市场上最小(也最昂贵)的CMOS技术。


航空业也上演了从性能到经济学驱动产品开发这一转变。革命型的协和客机(Concorde)数十年来速度不断加快,尽管最高时速打破记录高达每小时2000公里,还是没能成为空中客机的新标准。从巴黎飞到纽约,Concorde仅需3个小时,本以为Concorde将因此设定新的行业新标准。然而,经济学法占了单纯性能的上风:过度油耗造成机票价格上涨,高至到难以承受的地步,最终Concorde只能藏于博物馆。

航空业平均速度为每小时1000公里,这就是它的经济学平衡点,这一速度已经保持多年,迄今未变。

这是否意味着航空业创新的终结呢?恰恰相反。创新转向为乘客、机组人员和航线提供其他价值,而不仅仅是速度。飞机变得更安全,更舒适,更成本经济,油耗更低,噪音更低。

恩智浦预计半导体行业也会发生类似的转变,创新将从生产力转向优质生活收益。和航空业类似,对于生活(生命)来说,还有比速度更重要的事情。


因此,主宰半导体工艺技术数十年的摩尔定律仍将在少数高产量领域发挥作用。一旦物理功能与经济可行性交汇平衡,它将不复存在。

社会趋势推动新摩尔定律技术的发展

社会发展趋势为节能消费电子产品、和照明产品、医疗诊断设备、食品安全和交通管理系统领域提供先进IC的厂商带来了巨大的商机。

这些市场的成长并未因经济放缓而止步。因为多数芯片创新可带来可观的投资回报(ROI);与降低能耗,减少医疗开支,减少交通拥堵带来的经济损失相比,产品成本很容易被扳平。这样,在半导体领域,真正由需求驱动的创新可以自己为自己买单。

创造定制化解决方案

如今市场越来越复杂,要求针对特定应用领域制定优化的解决方案。这就需要OEM、半导体厂商以及生态系统中的更多成员,进行更精诚的合作。

这将有助于加速创新,让 OEM 有更多机会构建差异化优势。从初期就开始协同合作,可以确保 IC 与 OEM 产品的完美整合,缩短开发时间与成本,尽早进入市场。

峰力听力(Phonak)与恩智浦的合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峰力听力采用恩智浦的超低功率无线技术,共同开发新一代的助听器。这种磁感应技术不仅功耗低,也不会与身体组织互相作用,有别于传统的射频无线电。由于峰力听力与恩智浦在研发阶段就进行了真正意义上的合作,才得以快速开发产品,也更容易进入市场。我们着重于提供定制化零件,并让客户更主动地参与研发过程,因此能够提供成功商用的产品,并藉此获得绝佳的市场机会。
继续阅读
Qorvo 谈 5G 射频:持续整合加自屏蔽将成为大趋势

Qorvo 认为,射频前端模块的持续整合加上自屏蔽模块的应用将是未来射频前端的重要发展趋势。

工程师必备:EMC设计规范

本规范重点在单板的 EMC 设计上,附带一些必须的 EMC 知识及法则。在印制电路板设计阶段对电磁兼容考虑将减少电路在样机中发生电磁干扰。问题的种类包括公共阻抗耦合、串扰、高频载流导线产生的辐射和通过由互连布线和印制线形成的回路拾取噪声等。

什么是射频、基带、调制、解调 -- 以 手机射频电路为例图解

DSP如果涉及通信,在这里指的究竟是什么?DSP和基带芯片、射频芯片是什么关系?它们的工作流程是怎样的?

射频变压器阻抗不是常用50欧姆,该怎样高精度测试?

射频变压器能够实现阻抗、电压、电流的变换,且具有隔直(流)、共模抑制及单端转差分(或称为非平衡转平衡)功能,所以被广泛应用于射频电路诸如推挽放大器、双平衡混频器及A/D ICs中。对于这类阻抗变换器件,其单端阻抗往往不是50 Ohm,给性能测试制造了重重困难。相对于传统back-to-back这种背靠背测试方法的局限性,下面将为大家展示一种基于矢量网络分析仪的测试方法。

一文读懂28GHz 5G通信频段射频前端模块

毫米波 5G 系统可能需要用户终端采用多个 FEM 构成相控阵架构或开关天线波束架构。因此 FEM 必须采用高效、紧凑和低成本的方式实现,且最好能简单控制和监测。本文介绍了符合以上所有要求的 28GHz 5G 通信频段(27.5 至 28.35GHz)射频前端模块 MMIC(单片微波集成电路)的设计、实现和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