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HSDPA经验总结与发展建议

分享到:

       当前,TD-SCDMA(后简称TD)已全面进入试商用阶段,这期间表现出一些什么问题?中国移动在HSDPA阶段以及之后的阶段应当注重什么问题、吸取什么经验?随着3G商用的深入发展,TD产业链将发生怎样的变化?……怀着一系列问题,本期我们特邀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TD联盟秘书长杨骅以及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郑文富,为我们一一做出解读。

  陈金桥:TD-SCDMA在HSDPA阶段实现快速赶超

  一期建设为二期部署留下七点经验

  从中国移动HSDPA现阶段的部署测试结果来看,与WCDMA相比,HSDPA在数据传输速度上有很大的优势,HSDPA阶段的建设将为中国的 3G建设提供极好的经验。中国的WCDMA建设与应用比日本晚了6年;但相比WCDMA阶段,中国市场在HSDPA阶段赶超的速度还是很快,与日本相比可能也就晚了一、两年。HSDPA对终端设备的要求更高,中国移动应在中心城市和沿海城市布局HSDPA,在有需求的地方对技术和设备的更新换代及时跟进,为消费者带来更多、更好的多媒体体验。在进行28城市的二期建设时,一期建设有五个不足的经验值得好好总结:

  第一,一期建设规模偏小,营业厅建设和终端供应不够,相关业务的网络覆盖不足,没有形成规模效应,消费需求没有得到激活,从一定程度上对参加第一批社会化测试和商用测试客户的积极性有所挫伤。

  第二,基站投资少、数量少,导致网络覆盖和信号情况不太理想,在用户消费体验方面距离预期和理想效果较远,

  第三,用户对TD数据卡使用情况比较满意,对高速数据上网情况比目前的GPRS和CDMA1X效果都满意;但是对普通语音卡的满意度不是特别高。这主要是因为参照不同,因为数据业务参照的是目前相对不太理想的数据网络,显得更加有优势;而语音参照的是2G的语音网络,显得更加有缺陷,因此也产生了完全不同的用户体验。

  第四,造成网络覆盖情况不理想,不完全是因为运营商不积极所造成的。运营商在进行基站选址时遇到了各种困难,比如开发商要价过高、业主拒绝基站入驻、补建基站以更好地完善覆盖等,这些导致建设工期较长。而这些困难不完全是运营商本身所能够解决的,需要各方面协调、合作解决。

  第五,TD一期感觉没有太多亮点业务,比如可视电话,因为手机屏幕、电源、清晰度等方面的限制,使得在手机上打可视电话的效果远差于在固定线路上,这样就不能给消费者眼前一亮的感觉。

  但是,一期建设也得到了两个最重要的成功经验:

  首先是语音业务完全可用,TD网络和2G的GSM、CDMA的短信和语音完全互通、可用,而且非常稳定,用户使用最多的业务都能过关,这方面比GSM网络当初初建、商用时的前一、两年情况要理想;

  其次是用户对TD数据卡所提供的高速、宽带的无线数据业务效果比较满意,认为其比GPRS、CDMA1X情况都好,现在TD数据卡已具备提供的能力,只待经过大规模用户的检验。

  非对称管制政策不会大规模用于3G市场

  总体而言,中国政府在TD一期建设中的态度非常积极,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动产业的发展,如建立通报制度、联席工作会议制度、指导工作小组等等。但是,产业链准备还不是很足,特别是终端供应方面,TD进入正式商用后,运营商希望二期采购的终端能够兼容2G业务,但是厂商在这方面明显准备不足,比如芯片供应量不足和成熟度不高等问题;另外,目前市场上消费者可以选择的TD机型极其有限,这与2G时代的终端供应充足的情况形成了一个反差。对于TD产业 HSDPA及其之后阶段的政府监管问题,我提出个人的五点思考和建议:

  第一,非对称管制政策不会大规模用于3G市场。非对称管制政策的出台主要是为了限制中国移动在2G市场的一家独大和规模效应,在非对称号码可携带、网间结算等问题上确实对中国移动造成了限制。但是,政府推动TD的建设和发展,是希望促进自主创新,而由于产业链的相对不完善,反而会要求其他运营商配合中国移动做好TD的推广。因此,3G市场在这一点上将呈现相对公平的竞争态势。

  第二,3G商用后,网络结构将非常复杂,尽管只有3家运营商,但是在全国将运营着3个2G网和3个3G网,每个运营商都运营着一个2G网和一个新建的3G网。这便带来了未来业务质量保障和网间结算的利益分配问题,因此政府应该做好两件事:出台措施,避免出现网内网外的服务质量差异;制定公平的分配原则,建立起通用的网间结算政策。

  第三,消费者的信息安全保护问题。语音业务涉及到用户的私密信息泄露情况较少,但对非语音业务有保存、有记录,很容易泄露,在这一点上管制机构应该及早考虑,从制度上要建立起规章、法制,保护用户的私密信息安全。

 

继续阅读
TD-HSDPA经验总结与发展建议

当前,TD-SCDMA(后简称TD)已全面进入试商用阶段,这期间表现出一些什么问题?中国移动在HSDPA阶段以及之后的阶段应当注重什么问题、吸取什么经验?随着3G商用的深入发展,TD产业链将发生怎样的变化?……怀着一系列问题,本期我们特邀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TD联盟秘书长杨骅以及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郑文富,为我们一一做出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