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SCDMA回收慢,外商纷弃守,芯片市场战局大变

分享到:

TD-SCDMA曾被认为是大陆实现自制3G通讯技术规格的梦想,尽管截至目前包括大陆手机及系统业者、甚至是台IC设计业者联发科,TD-SCDMA仍是个静待实现、且已逐步在实践的美梦,不过,随著飞思卡尔(Freescale)把旗下手机基频及射频芯片产品线正式卖给北京京芯,对于国际芯片供应商来说,TD-SCDMA却象是一场恶梦,包括亚德诺(ADI)、恩智浦(NXP)及飞思卡尔纷陆续被迫退出全球手机基频芯片市场。

亚德诺率先将手机芯片产品线卖给联发科,恩智浦亦在2008年将相关产品线转售给意法半导体(STMicroelectronics),甚至是透过直接投资方式、取得大陆芯片设计公司凯明股权的诺基亚(Nokia)及德仪(TI),亦在凯明吹熄灯号后,被迫淡出市场;至于飞思卡尔则是在2009年选择大陆国营企业作为最后买主,至此所有当初涉入TD-SCDMA系统开发的国外手机芯片供应商,都已停损下车。

事实上,包括亚德诺、恩智浦及飞思卡尔在选择TD-SCDMA系统作为投资标的,并计划展开最后一搏,然后来均尝到回收太慢的苦果,并被迫淡出市场,最终选择出售产品线一途。飞思卡尔执行长Rich Beyer便坦言,投资太多但回收太慢,是飞思卡尔考量自身竞争力而选择退出全球手机基频芯片市场关键,他一语道破目前全球手机基频芯片市场的竞争困境。


芯片供应商表示,尽管TD-SCDMA系统发展已逾5年,但截至2009年6月,TD-SCDMA系统主要领导者中国移动所公布TD-SCDMA用户数仅约99万人,占其目前用户数逾5亿人比重还不及1%,即使中国移动计划2009年下半TD-SCDMA用户目标可再增加约300万人,未来2~4年再增加约3,000万用户,不过,这比起TD-SCDMA系统的巨大投资金额来说,仍是微不足道。

芯片供应商认为,大陆TD-SCDMA系统投资金额过于庞大,但回收金额及时间却越来越慢的营运困境,短期之内似乎没有好转的机会,这个大问题可能会持续困扰著仍留在场内奋战的所有芯片供应商。

不过,大陆TD-SCDMA芯片市场战局已由原先国内、外竞争者混赛,目前转变成联发科、展讯等两岸手机芯片业者自家人竞争后,另类的「主场优势」是否会让两岸手机芯片供应商走出困境,则有待时间进一步验证。

继续阅读
一张图看清5G标准的大格局

5G成为越来越热的话题,但是关于5G因为太专业,经常被以讹传讹,甚至5G的标准被简化为华为的标准和高通的标准,这也就有了联想投票支持高通而影响了华为标准一说。最近,在英特尔5G网络峰会上,专家展示了这样一张图,引起来了业内广泛关注,从这张图中,我们也可以读出5G标准的各个方面。

纪念TD-SCDMA诞生20周年

【通信产业网讯】(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七研究所 教授级高工 李进良)中国的公众移动通信1987年从“1G买入”起步,经历了“2G跟随”到“3G突破”迅速追赶上来。TD-SCDMA是我国移动通信业征程的转折点,从2009年1月7日3G给中国移动发放TD-SCDMA牌照以来,我国移动通信业沿着自主创新的TD-SCDMA十年奋斗所开辟的移动通信技术新航线,乘风破浪高歌猛进。

让人叹息:中国自主3G TD-SCDMA必然退网

有人说TD-SCDMA基站关闭会使得数千亿投资打水漂,然则事实并非如此。况且TD-SCDMA为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标准做出了贡献,同时随着4G覆盖加深、服务越来越好,TD-SCDMA退出历史舞台也是必然。当然,若退网应尽可能减少对用户体验的影响,不应简单粗暴的停止3G服务,如何帮助用户逐渐转移到4G更为重要。

飞思卡尔面向基带应用的家庭基站解决方案

飞思卡尔家庭基站解决方案面向高带宽、低功耗的基带应用,特别适用于LTE(FDD和TDD)和WCDMA (HSPA+)家庭基站应用。该解决方案采用Power Architecture®内核、可编程StarCore DSP和功能强大的基带硬件加速技术,可以提供世界一流的性能及优化的系统成本及功耗。

飞思卡尔凭借固态射频功率和支持工具组合革新微波炉技术

飞思卡尔半导体凭借其射频加热组合的新成员 — 两款经济高效的新固态射频功率晶体管产品和一套应用开发生态合作体系 — 将为微波炉行业带来重大变革。固态射频加热产品即将改变游戏规则 — 提供可控制的射频能量,长期使用性能始终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