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和中国的3G之路

分享到:

在许多成熟移动市场开始研讨各自移动宽带网络的下一步发展之际,全球两个最大的移动市场——中国和印度——刚刚推出各自的第一个3G网络。无论以哪种标准评判,这两个新移动宽带服务市场都是惊人的——仅去年,印度就新增了一千万2G手机用户。因这两个国家的固定宽带都不非常普及,所以对移动宽带服务的需求会更迫切,因而,我们有可能见证历史上移动宽带服务最迅速的崛起。

这两个国家有必要遵从这样一个建议:别重犯与亚洲和西方一些更成熟市场同样的错误——在那些地方,迅速增长的3G服务显然没能带来相应快速增长的赢利。中国和印度的运营商要想避免重蹈覆辙的话,就需仔细管理其网络经济——其中最要紧的是作为最大单笔开销的回程链路成本。

虽然这两个国家的运营商都将部署最新的3G基站,但其基础设施的其余部分是完全不同的。结果是将出现两类非常不同的移动宽带服务。两国间的差异、以及能多便宜地升级到下一代移动宽带技术将凸显被广为诟病并被遗忘的回程链路问题。中国的基础设施已经为这种转变作好准备;而在印度,全IP网络目前尚不是一种选择。印度的运营商必须利用现有的、全部承袭自传统的传输基础设施,因此,其3G网络设计必须着眼最大限度地利用现有资源。

运营商面临严峻挑战。虽然运营商可以很容易地应付2G网络内的回程链路,但向3G的演进是场广泛且深远的变革。单一GSM连接需要13kbps、GPRS连接需约60-80kbps,而3G则直冲至348kbps。诸如HSDPA等3G升级服务,其单一连接可为每个用户提供14.4Mbps带宽,它呈现出指数式增长——这意味着一个HSDPA用户就占用了相当于1000个GSM用户的流量。

2009年1月,中国将3G牌照发放给三个能提供完整服务的电信供应商。但去年,中国移动已试点运营了10个TD-SCDMA网络,其中包括约1.8万个Node B。这些设施可为20万客户提供服务,但具有为9百万用户提供服务的潜力。在中国市场,我们将领略各种3G技术的百花齐放,除了中国本土研制的TD-SCDMA外,其它运营商将部署CDMA2000 EV-DO和W-CDMA技术的衍生版本。

中国移动目前正借助MSTP(中国SDH标准)来实现其回程链路,但它正转向采用IP、且其商业第一阶段的5万基站将有可能最终使用新的MPLS传输网络。中国电信的SDH/MSTP技术遍布全国各地,但其移动回程链路正向MPLS转变。

这样,中国运营商就处在一个令人羡慕的位置——它们能够转变到一个全IP网络,而这对最终部署LTE至关重要。既能支持快速增长的移动宽带传输又能支持传统语音和数据服务的单一一个IP网络将会降低成本从而使所有的移动服务更赚钱。当然,这种升级并非一帆风顺。

首先,对实施2G/3G传输的IP网络来说,采用在新分组交换基础设施上模拟传统环境的伪线技术(pseudowire)是关键一招。新的全IP网络内的时钟同步和时钟恢复则是更严重的问题。简单说,没有时钟信号源在整个网络范围内实施时序同步,所以如语音和视频等实时服务得不到保证。正是这一情况对全IP网络提出了最大技术挑战,也正是这个问题是中国运营商所输不起的。为此,他们将不得不密切留意市面上目前屈指可数的解决方案并对它们进行严格评估,因为,这是一个技术堪能满足要求的领域。

最后,向本质上难以把捉、不可预测的全IP网络的过渡意味对性能的管理和控制比以往更重要。正如对一个繁忙的道路系统而言的一样,监测拥堵状况、控制交通流量及在需要时考虑增加一条新行车道的能力至关重要。移动运营商会打算采用交通管理和始自蜂窝基站、基于流量的传输优化;并与其固定宽带同行一样,需采用端对端的运营、管理和维护工具以验证连接性、进行性能监控并保证能在整个网络范围提供服务。

与此同时,我们看到,MTNL和BSNL两家公司在印度的几个所选城市软启动了第一个3G服务。据预计,一旦执照拍卖在今年晚些时结束,更大规模部署将立马展开。但与中国不同,因印度的运营商必须利用现有的传输基础设施(都是TDM-Legacy/SDH的),所以,对印度而言,全IP网络目前不是现实选择。因此, 3G网络的设计一定是利用现有资源实现的。此外, 印度各运营商建造的IP/MPLS核心网络在应对由部署在城市地区3G服务引发的急剧增长的回程链路流量时将面临严峻挑战。

因在广袤的人烟稀少的地区面临固定线路资源方面的限制,所以在印度,有必要采用PDH微波实现回程链路。在这种情况下, 需进行Abis优化以在保证服务质量的同时减少蜂窝传输带宽,以及在没有额外资本投入的情况下,支持有选择引入的早期3G服务。 Abis优化可把2G传输所需带宽减少50%以上,省下的资源可被用于3G 。另外,需在整个网络内部署整合程度更高的蜂窝基站以便在无需对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投入的情况下,能高效地对更大数据流量进行复用处理并将其输送至网络中枢。

显然,中、印两国的运营商在部署3G移动宽带网络时面临截然不同的挑战。但,若他们能成功跨越这些障碍,两国就将一劳永逸地改变各自的电信环境,其对两国以及全球经济的影响也将更为深远。

继续阅读
潘石屹回应丁磊“5G言论”:生活在4G的人理解不了5G

昨日,SOHO中国与中国移动北京公司在望京SOHO签署战略协议,会上,潘石屹回应丁磊“5G言论”,生活在4G的人理解不了5G,千万不能呆在井底下发表议论,最好把自己变得无知,这样才能有一个学习的状态。

5G给智能机的未来市场会带来冲击吗?

每个新一代的移动技术都会造成巨大的破坏性,市场领导者磕磕绊绊,失去地位,在大多数情况下永远无法恢复昔日的辉煌。5G会有什么不同吗?Strategy Analytics智能手机顾问表示,可能不会。

RF滤波器到底有多重要?

移动无线数据和 4G LTE 网络的快速增长导致了对新频段以及通过载波聚合来组合频段的需求不断增长,以容纳无线流量。3G 网络只使用了大约五个频段,LTE 网络现在使用的频段有 40 多个,随着 5G 的到来,频段的使用数量还会进一步增加。

无限流量之后,运营商面对的是天堂还是地狱?

无限量(全文均指无限数据用量)并不是新鲜事物,国外在3G时代已经兴起一轮无限量的市场活动。但对于国内市场,无限量带来的不仅仅是新鲜感,更多的是惊讶与疑惑。

关于无线电的主要组成部分,你知道多少?

我们所有人都知道无线电(Wifi 2.4 GHz,Wifi 5 GHz,GSM 2G,3G,LTE 4G,蓝牙,RFID等)。所有这些都提供了一种彼此沟通的方式,包括实时分享信息,娱乐等。问题是无线电需要一个介质和资源来共享这些信息,并将其从一个地方传送到另一个地方,简单的说它们具有频率,空间和时间特性。我们来看看我们最宝贵的频谱资源。我们有很多这样的频谱可以使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