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频谱分配亟待定规

分享到:

释放广电700M频谱并重新分配是大势所趋。而要真正使频谱分配有实质进展,需要政策、市场、技术三管齐下的推动。

近日,据海外媒体报道,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计划从广播电视公司手中回收利用率较低的频谱进行重新拍卖以应对日益严重的频谱危机,而这一计划引起广泛争议。

不仅在美国,无线频谱资源危机是许多国家面临的难题。在我国,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无线频谱供求矛盾日益增加,而TD-LTE更急待频谱破冰。回收广电频谱,重新分配虽然面临种种难题,“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不仅仅是频谱的问题,涉及到体制、部门利益等。”这是业内多位专家在接受《通信产业报》(网)记者采访时的共同感叹。即便如此,释放广电频谱并重新分配是大势所趋。广电此前也表示2015年释放700MHz频谱,不管是权宜之计还是“只是个说法”都代表了大势不可逆转。而要真正使频谱分配有实质进展,需要政策、市场、技术三管齐下的推动。

大势所趋:广电释放频谱

回收广电频谱以重新分配在世界范围内是大势所趋。2007年,世界电信联盟ITU确定了释放698MHz-806MHz频谱,原则由各个国家根据本国移动通信的需求以及广电数字化进程来决定推进速度。

根据这一计划,此前美国已经拍卖过两次,800MHz频段释放出100MHz带宽以保证移动宽带获得足够的频谱资源,政府也从中获得了196亿美元的收入。日本、澳大利亚等国也通过循序渐进方式,现已经释放100MHz带宽,最终能释放到200MHz带宽。

尽管是大势所趋,但在频谱资源日益稀缺的背景下,拥有频谱就意味着拥有了未来发展的战略资源,因此各国广电也纷纷发起了频谱保卫战。此次,FCC计划从广播电视公司手中回收利用率较低的频谱进行重新拍卖,就遭到广播电视公司的抵制。美国国家广播公司协会总裁、美国前参议员戈登·史密斯在行业会议上表示:“我们正在进行全面战斗,以避免广播电视公司被迫上交频谱。”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CEO莱斯利·孟维斯更表示:“我们不会自愿交出频谱,频谱是我们的血脉。”

除了“誓死捍卫频谱”的决心表态外,广电也从技术角度表达了他们反对的理由。在模拟信号时代,不同电视台使用的频率之间会有较大的间隙,以避免相互干扰,然而这样的做法效率很低。虽然对于有线电视和卫星电视用户来说,无线频谱的调整不会影响节目的接收。但对于仍在观看广播电视的美国1100万家庭来说,节目的接收将会受到干扰。

在我国,据了解,广电已经基本同意2015年释放出700MHz频谱资源。对此,国家无线电频谱管理研究所高级顾问何廷润表示:“2015年时间点是广电自己提出来的,释放频谱资源是大势所趋。”

不仅仅是频谱问题

广电释放700MHz频谱问题一直都被各方关注,尤其随着近几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对频谱资源需求加剧。而当前TD-LTE的发展也急需理想的频段,目前国内TD-LTE测试网络的频段基本定位于2.3GHz和2.6GHz。“2.6GHz覆盖成本高,不利于TD-LTE的发展。”中国科学院声学研究院研究员侯自强表示。这种说法也得到了运营商人士的认同,陕西移动网络部周双阳表示,一旦采用了700MHz的频段建设TD-LTE网络,全国很多县城只需要一或两个基站就能完成整个县城的网络覆盖。“对频谱越来越多的需求不会消失。解决需求增长的唯一方式是增加频谱的供给总量,并提高利用率。”业内人士表示。而与国外相比,回收广电频谱资源在我国面临更为复杂的局面。

虽然此前广电曾提出释放出模拟电视退网后空出来的部分700MHz频谱资源,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只是一种说法”。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当时的会议上,来自美国、欧洲等地区的众多国家代表都表示将对700M频谱进行清理并留给下一代无线通信技术使用,为了顺应全球无线通信的频谱规划趋势,广电方面才表示将在2015年以后,释放700M频谱。”记者就此事致电广电互联网技术研究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此事非常敏感,不便多说。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某专家表示,广电让出700M频谱并不容易,尤其是在三网融合不确定的情况下。

何廷润表示,如果广电能够提供出好的无线服务业务,并被用户所接受,也可成为“占据”700M频谱理由。但目前广电目前的双网改造、政企体制还没有理顺,市场对于广电能提供如此业务并不看好。从理论来看,广电的频谱释放取决于广电模拟转数字的进程,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原因并非仅仅如此。

而更大的问题在于目前的管理体制,相比美国只有一个监管机构,目前在我国民用无线频谱资源上,虽然主要管理权力归属国家无线电管理委员会,但某些决定也需要联合有关部门。深圳广电集团总工傅峰春表示,这不仅仅是单纯一个频谱的问题,就像三网融合进程一样,非技术因素是最大问题。

技术、政策、市场三管齐下

种种迹象表明,频谱分配需要一种强有力的力量推动。正如美国,只有一个监管部门,免去了部门利益纠葛、博弈的麻烦,可以顺畅甚至强势推动。FCC主席格纳考斯基表示:“没有广播电视公司会被强迫交出频谱。”但是,“自愿并不意味着损害拍卖效率,因此不会给所有广播电视公司新的权力,保证他们准确的频道位置”。这意味着如果没有足够多的志愿交出,那么FCC有可能强制关闭一些电视台。

推动频谱分配,政策层面的因素必不可少。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即使广电释放出了频谱,如何分配也需要更高层面的频谱战略。”虽然目前各方都倾向于将释放的频谱给TD-LTE,但其他两家运营商的分配也需要战略规划。

除了政策,技术以及市场同样应发挥作用。工业和信息化部通信科技委副主任陈如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个问题的解决,需要先进技术的驱动、政策保障以及发挥市场的力量。”同时,他建议,广电与电信运营商可共用700M频段资源,此举可更好推进双方业务的开展与融合。

他山之石

频谱如何管理他山之石

美国频谱资源的分配是由二个机构负责的。商业部下的国家电信和信息局管理联邦政府频谱资源的使用,而联邦通讯委员会管理商业、业余和地方及州政府频谱资源的使用。

澳大利亚1992年的无线通信法具体规定了频谱的分配和使用,频谱使用的收费和无线通讯的许可证制度。虽然频谱许可证制度可以按事先确定的协商价格分配频谱资源,但通常他们是以拍卖或竞投的方式分配的。频谱许可证的最长使用期可达15年。

新西兰频谱的管理和分配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后是由商务部负责的。1989年的无线电通信法建立了偿试性的频谱财产权分配机制。在该法下,商务部有权除了用行政方法分配频谱外还可采用可转让的使用频谱财产权的方法。

继续阅读
工信部批复5G试验频率 全国范围规模试验将展开

按照计划,中国将在2019年进行5G试商用,2020年正式商用。

一张图看清5G标准的大格局

5G成为越来越热的话题,但是关于5G因为太专业,经常被以讹传讹,甚至5G的标准被简化为华为的标准和高通的标准,这也就有了联想投票支持高通而影响了华为标准一说。最近,在英特尔5G网络峰会上,专家展示了这样一张图,引起来了业内广泛关注,从这张图中,我们也可以读出5G标准的各个方面。

第四运营商广电即将崛起?已获千亿融资

2017年底,三大运营商总收入达到1.26万亿元。而广电行业来自有线电视、有线宽带的网络收入总计约970亿元,仅为前者的7.6%。整个广电行业在期待移动市场带来行业变革,最大的机遇显然是正在申请的5G牌照。

广电拿5G牌照,业内并不看好?

之前就有传言5G牌照将要发四张,其中广电有一张。昨天就有报道:广电正在申请5G牌照,而且工信部已经同意广电网参与5G建设,国网公司正在申请移动通信资质和5G牌照。

广电要参与5G建设?国网公司已经在申请移动通信资质和5G牌照了

日前,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在贵阳召开推进全国“智慧广电”建设现场会。据会议透露的信息显示,在更高层面的高度重视和亲自推动下,工信部已经同意广电网参与5G建设,国网公司正在申请移动通信资质和5G牌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