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手机大举撤离华强北

分享到: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山寨手机都是深圳华强北的“明星产品”。但如今,华强北山寨手机市场往日的喧嚣,似乎正在消逝。昨日,记者在华强北多家通讯市场看到,前来购买手机的消费者虽然依旧众多,但其中不少人是冲着苹果和HTC等智能手机而非山寨手机而来的。对他们而言,在这里淘个价格便宜的“水货”智能手机要比购买“行货”要实惠很多。

作为中国最大的电子产品交易市场之一,深圳华强北见证了诸多电子数码产品的潮起潮落。而曾经一度火爆华强北的山寨手机,如今一片寒意。

回顾

山寨手机曾经的奇迹

华强北从来不缺少一夜暴富的奇迹,而在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山寨手机在华强北成就了不少百万甚至千万和亿万富翁。

至今还在从事手机生意的陈女士告诉记者:“华强北山寨手机最火的时候是2002年前后。那段时间中国移动通讯市场扩张极快,手机需求量非常高。不少人凑个几十万就投身手机市场。只要投资的一款机型取得成功,就能获得很高的收益。”

山寨手机之所以称之为山寨,主要一个原因就是其研发、生产与上市的过程极不规范。如诺基亚、三星等大型手机厂商推出一款新机型的周期往往在一年左右,这其中包括设计、检测等多个步骤。但山寨手机则将这个周期大大缩短了。

“一款山寨手机从设计到出厂的时间不到两个月。投资山寨手机的人需要资金快速回笼,就把检测过程省略掉了。”陈女士说。

另外,一些山寨手机并没有合法的运营牌照,不少山寨手机使用的都是“破解”的上网牌照。

制作过程粗糙,入网不规范,这些因素在极大限度压低山寨手机成本的同时,也为山寨手机的质量埋下了隐患。

尽管质量不好,但由于价格便宜、功能众多,很多消费者愿意花较少的钱,购得一部山寨手机。一时间,山寨手机非常走俏,众多都市白领把购买山寨手机视为时尚,甚至成为炫耀的资本:一部山寨手机既可打电话,又能看电视或者收听电台。

正因为如此,山寨手机曾打得品牌手机无所适从。据陈女士介绍,曾有一度一个柜台一天能卖出几十部山寨手机甚至几百部手机,而品牌手机仅能售出几部、十几部。

山寨手机产业遭遇瓶颈

“一台产品有一个问题,一千台产品可能就有一千个问题。”由于设计及生产过程的不规范,山寨手机的质量得不到保证。杜先生原来也在深圳华强北从事山寨手机生意。山寨手机热逐渐退潮后,他转行做起了物流。

他告诉记者,由于手机对设计和工艺的要求较高,而资本较小的山寨手机投资商无法提供像苹果、诺基亚那种大公司一样的研发和生产环境,质量次在所难免。

如果说质量得不到保证是山寨手机失去市场的内因的话,那么智能手机汹涌而来,则完全把山寨手机压得有点抬不起头来。

随着手机产业的不断发展,装有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正在不断蚕食山寨手机本已不多的领地。以上网、大屏幕触控等特点为代表的智能手机正在逐渐成为中国移动通讯市场的热点,其典型代表就是红透半边天的iphone和HTC。

山寨手机的一大命门是其芯片由第三方开发。联发科作为2G时代手机芯片制造业的大佬,不少山寨手机都使用来自联发科功能多样、价格低廉的芯片。

如今,在智能手机和3G网络的大环境中,联发科这个“带头大哥”似乎有些显得力不从心。联发科7月7日公布的本年度6月份营收报告显示,6月份营收较去年同期降低16.24%,1至6 月份总营收较去年降低34.84%。虽然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之前多次表示联发科将进军智能手机芯片市场,但是联发科首款智能手机芯片至今依然难产。

传统山寨穷途末路

在华强北的手机卖场内,以往手机铃声“争鸣”的场面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随处可见的“最新苹果4代”、“最新破解”等招牌。以往那些单价两三百元、做工粗糙的传统山寨手机,如今在华强北已经难觅踪影。

半导体应用联盟副秘书长潘九堂认为,从某种意义上看,山寨手机对中国手机行业的发展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潘九堂说:“从日本和韩国的电子产品发展史来看,他们也经历过一个‘山寨’过程。中国曾经的山寨手机中有一部分如今转化成了品牌手机,像oppo和魅族就是其中的代表。”对于那些没有走向品牌,继续走低端路线的山寨手机,潘九堂认为这些产品的历史已经终结了。

视点

创新品牌

走升级道路

“山寨手机的撤离是市场选择的结果。”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深圳是名副其实的“手机之都”,手机产业链完备,拥有全国半数手机企业和上亿部年产能。全国每两部手机、全球每四部手机都来自深圳。以深圳为核心的手机产业链再加上对周边的辐射效应,产业规模可以达到数千亿。

如此大的产业优势,并不会随着山寨手机的撤离而消失。目前,深圳市科工贸信委等部门及福田区正加大对手机产业升级转型的引导扶持,利用南方手机检测中心等平台提升制造品质,鼓励企业自创品牌,拓展国内国际市场。

同时,华强北商圈也在不断升级,由过去纯粹的手机、电脑等电子数码产品的销售,逐渐向更高的产品展示、交易中心、网上商城等方向迈进。目前,中国电子市场价格指数就放在华强北,成为中国电子市场价格指数的风向标。

当然,一批深圳手机厂商紧跟市场前沿,与上游芯片企业加大合作,不断推出自主品牌的智能手机,在国际和国内市场取得不错业绩。比如一直在国内市场默默无闻的基伍却在印度获得成功,成为当地的名牌产品。同样,朵唯、伟禄“UU”手机、koobee等品牌,都已成为手机市场的新锐力量。

继续阅读
高通:将在普及价位的智能手机上实现5G

在面向5G手机的半导体领域,高通与中国华为技术旗下的海思半导体等企业竞争激烈。高通总裁强调,“将在普及价位的智能手机上实现5G”。透露了高通向广泛价位的智能手机供应5G半导体的方针。

三星迄今已售出5G智能手机达200万部

高通一位高管周五称,三星首款5G手机自5月份开始上市,该公司已售出200万部5G手机。他预测,到2019年底,这个数字应该会增加到400万。

MWC上海现场:5G时代射频前端的变化

从之前的报道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个划时代的网络除了能带来极高的带宽、极低的延迟和广泛的链接之外,其带来的万亿市场也让各大厂商趋之若鹜。但毫无疑问的是,智能手机必然会成为5G的第一批落地的应用,这就给相应的智能手机和基站射频带来了更高的要求。

5G革命给Skyworks和Qorvo开辟了智能手机之外的广阔市场空间

进入2019年,半导体股票在经历了2018年的大幅下挫之后触底回升。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叠加多年来高歌猛进的智能手机首次出现销售疲软,受智能手机影响最为严重的公司首当其冲地遭受了最大冲击。由于大中华区销售疲软,苹果公司去年第四季度iPhone销售收入首次出现同比下降15%的惨淡局面,和苹果公司业务牵连最深的那些公司也相继发布了收入下降的财务报告。

市场应用未到,这家射频芯片厂商却已经开始享受5G红利?

导读: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Craig Hettenbach表示,Skyworks和Qorvo的收入分别有45%和35%来自苹果公司。这两家公司都为iPhone提供包括RF滤波器、射频开关和功率放大器等产品在内的射频芯片。这些公司的股票价格向来与苹果股票休戚与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