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三:从生产线到研发部

分享到:

初识B君是在半年前的一个深夜,我还在东莞一工厂的12人大寝室里和RF社区网友讨论问题。或许是遭遇过于雷同,便有一谈如故的感觉。对他的了解一直止于他对射频知识非常渴望,直到他后来进入徐兴福老师的队伍里。
 

我很好奇,一个在工厂做技术维修的屌丝是怎么走到射频工程师行列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点了根烟,便听他娓娓道来他的故事: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在职场已摸爬滚打了两年,两年里没有什么大风大雨,但也不是一帆风顺,所以平淡的两年就注定造就了一个平淡的我,一个普通的我。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三:从生产线到研发部

 

2010年7月,那个炎热的夏天,我离开了陪我四年的大学。怀念这里的一草一木、怀念美丽的新校区、怀念这里的老师、怀念校园门口的烧烤、怀念每晚跟室友玩DOTA时那份执着与认真,最后我流泪了,也许是对这份感情的不舍,也许是对前途的迷茫与畏惧。
 

7月5日,手里紧揣着父母给的1200元,一个人拉着行李箱,踏上开往深圳的火车。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选择深圳,或许是受老家年轻人的影响;或许自己只是一只无头苍蝇,没有方向的到处飘荡;或许我就该属于这里。我最后还是来深圳了,后来我也发现来这里是对的,至少目前这样认为。
 

尽管我如此怀念我的大学,但是我想我的大学是对不起父母的,一个不学无术,整天对着电脑玩游戏,浪费四年时间的人,真没有脸面对得起任何一个人。最后我也为之付出了代价,一份份简历石沉大海,一次次面试以失败而告终,让本来就不自信的我变得更加的自暴自弃,自卑与悔恨。也许对于我这样的二流本科学校毕业,又毫无特长的学生,碰壁是正常的。也许上天眷顾我这个可怜儿,一个月后,我居然很幸运的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在这里莫名其妙地开始了我的射频之路。
 

我的第一份工作,可能大家根本就一屑不顾,之所以不屑,我就不说了。至于后来有个西电的研究生来面试,骄傲的说,他自己都可以不用动电烙铁,全都是给调试部门的人做,很不幸我就是调试部门的。我很反感他这样的说法以及做法,我觉得,射频工程师的大部分时间都应该花在调试上吧,仅仅停留在理论上,你又能走多久,发展又能有多深。也许你永远不知道并联一个电容,Smith圆图并不会沿着顺时针旋转;也许你永远不知道加点锡指标就过了;也许永远你不知道拿个小刀去割微带线;也许你永远不知道还可以用手去摸匹配;也许你连电烙铁都不会用……
 

最后我对那个研究生抛去了不屑眼光,本来想多鄙视一下他,可没机会了,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来公司,也是最后一次。
 

我不想在这里班门弄斧,毕竟我也刚开始学射频,资历太浅,不过还是想说点自己的想法。本以为自己大学四年时间浪费了已经很可惜,但是没想到有些人把研究生的两三年也给荒废了。记得有次面试,一个研究生说他学通信方面的,于是我们叫他画个超外差式的接收机框图,他没有画出来,问他天线有哪些指标,他答不上。还有个西电的研究生,女孩子,人长得倒挺不错的,说她做了几个月的低噪放,于是问三阶互调到底是个什么指标,反应了低噪放的什么特性,她答不出来。
 

其实也不是说他们什么,只是希望在校的学弟学妹,多花点时间在学习上,不要像我这样浪费四年的时间,也不要眼高手低,只重理论学习,不重实践,做射频的就算你没有理论,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也能做得很好。
 

也许对比一毕业就在研发部的同学,我真的落后你们太多了,不过对比产线上的那些只知道指标好坏,一天只知道机械性的调指标,指标的在他们心目中只是个数字,只有过与不过之分,没有具体含义,干了几年也不知道什么是S参数,什么是匹配,下班后就是玩游戏,看电影,工作是否对他只是个赚钱的工具,他们没有上进心,一个月拿着几千块,就心满意足,似乎我还能找点自信。
 

我一直想脱离调试部门,也一直为此努力着,终于在今年的6月4号,我脱离了生产线,进入射频基础研究部。很幸运,我在这里碰到了资深射频工程师飞雪连天徐老师,也很荣幸成为他的小弟。他乐于助人,人很善良,也很尽心尽力的教我,在他的带领下,这几个月我成长很快。我想我这辈子,除了父母以外,我应该最要感谢的他啦!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每个人都要怀有一颗感恩的心,懂得去感谢帮助过自己的所有人。
 

我希望各位同学都要有颗上进的心,时刻努力着超越自己,不要做温水里的青蛙,要有忧患意识。努力了未必会有收获,但不努力你连收获的机会都没。再者,平时要注重人际关系的培养,学会去感恩。

 

听完他的故事的时候,我在想,这个喧嚣的城市,还有多少人在玩游戏;这个感动过于泛滥的年代,还有多少人会感恩。
 

凌晨两点了,合上书,突然发现桌子上前些日子买的茉莉花未眠。

亚运在深圳,走进电子屌丝-序言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一:我在深南大道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二:我刚刚出发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三:从生产线到研发部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四:曾经的挂科王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五: 一个工科女硕士的故事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六:工作了,你还会考研吗?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七:天线达人炼成记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八:一穷二白做销售

亚运在深圳系列之九:小本我该怎么过?


 

作者简介

任亚运

 

顾名思义,我是伟大祖国第一次举办亚运会那年不前不后刚好90出生的,而今二十郎 当岁,正是大好的青春年华。师从湖南理工学院通信工程专业,刚刚在2012世界末日这一年大学毕业了,虽资历尚浅,但也进入了我心向往的射频领域。目前蜗 居深圳,做点2.4G无线模块开发,在生活和工作的漩涡中痛并快乐着。

 

概括起来,小小射频工程师一枚,正凭一点热情、一点执著、一点小聪明,向心目中的技术大牛,出发。

 

我是任亚运,每周三,我在与非网,带着不同的屌丝故事等你,不见不散!

 

与非网原创,转载须注明出处!

继续阅读
2016~2022年 5G将重塑射频前端模块市场新版图

5G带来新的天线滤波器需求,手机射频前端(RFFront-end)组件市场规模可望因此大幅成长。根据研究机构Yole Développement预测,智能型手机使用的RF前端模块与组件市场,2016年产值为101亿美元,到了2022年,预计将会成长至227亿美元。如此快速的成长与5G使用新的天线、多载波聚合等技术密不可分,这些新技术将需要额外的滤波功能,并带动相关组件市场蓬勃发展。

5G通信带动GaN 技术的崛起

在射频和功率应用中,氮化镓(GaN)技术正日益盛行已成为行业共识。

航天科工二院23所新体制雷达预先研究论著出版

近日,由中国航天科工二院23所科技委主任鲁耀兵和雷达研发中心主任高红卫合著的雷达技术著作——《分布孔径雷达》,由国防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

麦克斯韦(Maxwell)的遗产 一位微波工程师的心得体会

自从我学会了如何从右端握住电烙铁后,与射频相伴的工作便成了我的酷爱。数字化电磁学(EM)已经吸引了我过去二十年的注意力。渐渐地,我开始了以“在过去的好时光”的方式来回味麦克斯韦方程。我开始对麦克斯韦这个家伙产生了兴趣(图1)。历史学家们公认他是19 世纪最出色的物理学家,与爱因斯坦(Einstein)和牛顿(Newton)齐名。任何一个书店或图书馆都有爱因斯坦和牛顿的传记…那么麦克斯韦的传记又在哪里呢?

GaN日益盛行,LDMOS情何以堪

在射频和功率应用中,氮化镓(GaN)技术正在变得日益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