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频陶瓷贴片电容测试

分享到:

中心议题:

贴片电容模型

测试夹具

解决方案:

网络分析仪测量并结合一定的校准方法

目前广泛应用于各种射频电路中的贴片电容因其尺寸和电容量均较小,没有比较合适的射频段测试仪器。我们应用微波网络理论分析后,自行设计共面波导作为测试夹具,利用射频矢量网络分析仪在高频至射频波段(300M~3000MHz)对射频陶瓷贴片电容(尺寸约2.00mm×1.26mm×0.67mm,电容量0.5~7.5pF)进行了扫频测量。

贴片电容模型

射频陶瓷贴片电容的外形示意图如图1所示。

 

 

图1贴片电容的外形图

其等效模型如图2所示。

 

 

图2贴片电容等效模型

其中,C为电容,L为电极等效串联电感,R为电极和介质交流漏电阻的等效串联值,这样,一个射频电容的阻抗Z为:

 

 

测试夹具

本实验使用特性阻抗Zc为50Ω的共面波导作为测试夹具,将待测电容横跨接在共面波导的内外金属条带之间,其横截面图如图3所示。并接在共面波导上的被测电容构成的双端口网络如图4所示。

 

 

图3测试夹具

 

 

图4被测网络

计算与结果

网络分析仪测量并结合一定的校准方法(TRL)可算出电容的散射参数S21o由微波网络理论可知:

 

 

取Z的虚部(电抗)X,运用实验数据处理中的最小二乘法并由(1)式知,X的拟合模型为?L-1/?C。通过一系列频点?i的测试计算数据Xi(i=1,2,.,n),寻找最优的参数L和C使得:

 

 

现对5个标称值已知的片式电容在300M~3000MHz的频率范围内测量,所得数据与生产厂家给出的电容标称值进行比较,如表1所示。

 

 

由上表可见,片式电容的测量值均落在标称值的容许误差范围内。

其中5号电容的测量计算电抗值X与拟合模型?L-1/?C的曲线如图5所示。

 

 

图5 5号电容的电抗测量点与拟合曲线

从上图可以直观地看出,被测电容的电抗符合模型所描述的规律。

采用扫频法测量阻抗值并用最小二乘法拟合计算,不仅可以得出电容值,还可以得出等效串联电感和电阻(由于生产厂家没有给出相应的标称值进行比较,这里不再列出)。应注意扫频带宽不宜过大,否则会因电容器内电介质的色散而使电容值有一定的变化,通常可在3G的频宽内测量。

继续阅读
Qorvo 谈 5G 射频:持续整合加自屏蔽将成为大趋势

Qorvo 认为,射频前端模块的持续整合加上自屏蔽模块的应用将是未来射频前端的重要发展趋势。

工程师必备:EMC设计规范

本规范重点在单板的 EMC 设计上,附带一些必须的 EMC 知识及法则。在印制电路板设计阶段对电磁兼容考虑将减少电路在样机中发生电磁干扰。问题的种类包括公共阻抗耦合、串扰、高频载流导线产生的辐射和通过由互连布线和印制线形成的回路拾取噪声等。

什么是射频、基带、调制、解调 -- 以 手机射频电路为例图解

DSP如果涉及通信,在这里指的究竟是什么?DSP和基带芯片、射频芯片是什么关系?它们的工作流程是怎样的?

射频变压器阻抗不是常用50欧姆,该怎样高精度测试?

射频变压器能够实现阻抗、电压、电流的变换,且具有隔直(流)、共模抑制及单端转差分(或称为非平衡转平衡)功能,所以被广泛应用于射频电路诸如推挽放大器、双平衡混频器及A/D ICs中。对于这类阻抗变换器件,其单端阻抗往往不是50 Ohm,给性能测试制造了重重困难。相对于传统back-to-back这种背靠背测试方法的局限性,下面将为大家展示一种基于矢量网络分析仪的测试方法。

一文读懂28GHz 5G通信频段射频前端模块

毫米波 5G 系统可能需要用户终端采用多个 FEM 构成相控阵架构或开关天线波束架构。因此 FEM 必须采用高效、紧凑和低成本的方式实现,且最好能简单控制和监测。本文介绍了符合以上所有要求的 28GHz 5G 通信频段(27.5 至 28.35GHz)射频前端模块 MMIC(单片微波集成电路)的设计、实现和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