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域网WiMAX“战争”回忆录

分享到:

WiMAX战争回忆录是今天我要讲的故事,是关于一场“战争”的。这场“战争”虽然距今不过10年,但鲜为人知。
这是一场看不到硝烟的“战争”,但精彩程度丝毫不亚于真正的战争,过程跌宕起伏、惊心动魄,绝对堪称通信行业的“世界大战”。

这场“战争”的主角,也是我们故事的核心,就是它——
pIYBAFrvyYeAHtcGAAAi8VyHroY391
 
不知道大家是否了解WiMAX,我还是先给大家做一个简单介绍吧。

WiMAX,就是Worldwide Interoperability for Microwave Access,全球微波互联接入。名字有点长,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简单多了,就5个数字——802.16。

从802.16这个名字就能看出它和802.11(无线局域网,也就是Wi-Fi)之间的关系。是的,WiMAX和Wi-Fi都是IEEE(电气与电子工业协会)所定义的通信技术协议标准。
 
pIYBAFrvyYeAcTtOAAAX_gi21Ws605
 
Wi-Fi大家都很熟悉,是局域网技术。而WiMAX,是城域网技术。

其实,简单来说,WiMAX就是加强版的Wi-Fi。

加强到什么程度呢?Wi-Fi最多无障碍传输几百米,WiMAX呢,理论上可以传输50公里。。。除此之外,它还有传输速率高、业务丰富多样等特点。

今天小枣君并不打算介绍WiMAX的具体技术细节,我们还是回到故事里吧。

故事要从上世纪80年代说起。

那时,第一代移动通信技术(1G)开始出现。1G的代表,就是美国的AMPS技术,还有北欧的NMT技术。除此之外,还有英国的TACS、日本的JTACS和西德的C-Netz等。

大家不用记住它们,我们只需要知道,虽然技术上百家争鸣,但说白了也就是以美国、欧洲、日本三个地区为主。它们最有实力,并且相互竞争。而包括我们中国在内的其它国家和地区,都只有看热闹的份。

后来,到了2G时代(90年代初),欧洲推出了GSM(全球移动通信系统),而美国不甘示弱,推出了CDMA。通信标准的竞争,变成了美国和欧洲的PK角力。日本虽然也有PDC技术,但基本上没有形成竞争力。
 
pIYBAFrvyYeAbkVPAABB3qFQ30g367
 
CDMA VS GSM,大家应该不陌生

接着,到了3G时代(本世纪初),这场游戏就更精彩了。

那个时候,欧洲凭借GSM的成功,在电信行业继续拥有领先地位。排名靠前的通信企业,包括爱立信(瑞典)、诺基亚(芬兰)、阿尔卡特(法国)、西门子(德国),都是欧洲的。尤其是爱立信,当时是世界通信设备商的带头大哥。

而美国这边呢,通信设备商企业只有摩托罗拉,朗讯等,整体实力弱于欧洲。但是,美国在计算机行业拥有领先优势,例如英特尔、IBM、微软这样的IT巨头,都是美国的。

需要注意的是,美国还有一家公司,高通(就是它推出了CDMA标准)。虽然高通不是设备商,但拥有很多专利,说话很有分量。

日本呢,其实已经退出了牌局。原因嘛,大家应该也知道,贸易战被美国干得半死,加上自身老龄化和经济泡沫等。此时的日本经济,早已处于全面衰退状况。一些2G时代还有一定实力的日本通信企业,这个时候基本上都倒闭了。

但是,有一个新的玩家崛起了,那就是我们中国。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场,还崛起了以华为和中兴为代表的通信设备商(那个时候还比较弱),通信技术发展得很快,逐渐在全球通信领域有了话语权。

当时的形势是这样的:欧洲一堆通信厂商,联合推出了WCDMA技术。凭借它们的实力,WCDMA铁定会成为3G标准,想都不用想。而欧洲这帮人,就是希望全世界都用WCDMA,搞技术垄断。
 
以老美的风格,当然不答应啊——都用WCDMA,岂不是只能受外人的摆布?

所以,它就在CDMA基础上,搞出了CDMA2000,打算和2G时代一样,和欧洲继续对抗,掌握更多的主动权。

但是,老美也明白,凭借自己的力量并不足以和WCDMA抗衡,怎么办呢?

老美很快就想到了中国,拉个盟友呗!

据说,在敲定全球3G标准的时候,为了能让CDMA2000成为3G标准之一,美国代表团团长安排手下的华人团员私下找到中国代表团团长,约了个饭局。饭局之上,美国人直奔主题:“你们的TD不是也想进标准吗?咱们得抱团啊,不能让欧洲操控我们!你看这样行不,我们支持TD-SCDMA,你们支持CDMA2000,我们一起进标准,咱们得这样balabala……”。

美国当然不在乎中国的TD标准是否能成为标准,反正他们也不会推广。让中国标准通过,无非是在国际电信联盟中多份文件,对他们没有任何实质性影响。而利用中国的支持,让自家的CDMA2000成为标准,那才是它想要的结果。
而中国呢?由于是第一次冲击标准,能否成功心里根本就没底。所以,既然老美肯帮忙,双方各取所需,就这么干呗!

于是,双方就达成了默契。

到了第二天开会,是美国轮值。中国代表发言,称多个国际标准同时运行是国际社会更正确的选择,道理balabala。。。美国代表马上表态:“中国人说得对!支持!” 然后集体鼓掌,剩下欧洲人一脸懵逼。。。

于是乎,2000年5月,欧标WCDMA、美标CDMA2000、中标TD-SCDMA就共同成为3G国际标准。

所以说,国际电信标准的争夺,从来就不仅仅是技术本身问题,而是强国之间角力、对抗、勾结、妥协的过程。它事关本国电信企业发展的大局,必须采取各种手段,包括阴谋阳谋,争取对自己国家有利的局面。这种权力的游戏,没有实力的国家根本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

好了,不扯远了,继续回到主题。我们的主角还没登场呢。

按理来说,三大标准已定,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完事。可是,故事并没有结束。

没过几年,以Intel为首的美国“IT帮”,跳出来掺局了。他们推出了极具竞争力的WiMAX技术,向“电信帮”发起挑战。
WiMAX确实很猛。它采用了许多新的技术,如OFDM正交频分多址和MIMO多天线等(是不是很眼熟?),极大地提高了数据传输能力,受到行业追捧。

在技术优势明显、市场前景广阔的情况下,WiMAX迅速成为通信圈的新宠,极大地动摇了3GPP和3GPP2的地位,对传统三大3G标准构成了实质威胁。

警钟敲响,传统通信厂家迅速清醒过来,3GPP组织赶紧推出了LTE技术,和WiMAX进行抗衡。前面所说的OFDM和MIMO,全部都在LTE中采用,算是以牙还牙吧。

正如前面所说,WiMAX简单理解就是Wi-Fi的加强版,所以,它实际上并不算是移动通信技术,而是基于IP网络之上,是IT技术往电信领域的“入侵”。

WiMAX技术主导者是Intel、IBM、摩托罗拉、北电,以及北美一些运营商。Intel与摩托罗拉向WiMAX项目注资9亿美元,算是开了张。紧接着,美国运营商再注资30亿美元,一下子就把火烧旺起来了。

为了给WiMAX造势,Intel厚着脸皮宣称,WiMAX芯片比传统3G芯片便宜10倍。

这下子,整个行业更加沸腾了。大量的WiMAX相关研究论文被发表,很多企业都纷纷投入到这项所谓“3.5G”技术的怀抱。

眼看形势一片大好,美国当然亢奋啦,搞不好WiMAX能彻底逆袭传统通信呢!

于是,美国开始不惜一切代价支持WiMAX。

首先,先把WiMAX扶植成正式的国际标准再说。毕竟,名不正言不顺,不是标准就等于没有法定身份,也就没有合法频率,根本没法玩。

但是,当时已经是2007年了。前面我们说过,2000年的时候,国际电信联盟就已经敲定了三大3G标准。确切地说,3G标准提交的最终截止时间是1998年6月30日(国际电信联盟曾公告全世界)。现在去加标准,你以为国际电信联盟是你家开的么?

美帝不愧是美帝,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愣是被它搞定了。。。

美国凭借自己的力量,强行打开了国际电信联盟的大门,召开了专题会议,把WiMAX接纳为第四个3G国际电信标准,并如愿地分配到了全球频率。。。

所以说,不服不行啊,谁让它是世界霸主呢。。。

这下好了,WiMAX要钱有钱,要靠山有靠山,要身份有身份,要频段有频段,该有的都有了,真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老大都表态了,那小弟们还不赶紧站队?于是乎,圈子里风云四起,城头变幻大王旗。
 
加拿大是一贯跟着美国跑的,所以,北电(加拿大)闻风而动,将传统3G业务出售给法国阿尔卡特,然后孤注一掷地全面转向WiMAX。

亚洲,除中国大陆之外,几乎都成了WiMAX的试验田。日本、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都部署了WiMAX。

台湾更不用说了,惟美国马首是瞻,全力押宝WiMAX,争先恐后地抢WiMAX牌照。台湾的全球一动、威迈思电信、远传电信、大众电信、大同电信、威达超舜电讯等六家运营商,都抢到了WiMAX牌照,准备大干一场。

这里插一句,当时小枣君碰巧有幸亲身经历了这个热潮。2009年我参加日本东京的国际电信展,亲眼见证了WiMAX的疯狂。当时很多参展的企业,都在大力宣传WiMAX。
 
pIYBAFrvyYiAFLvNAAFAdLIa2_o111
 
当时我拍摄的照片

老美看这形势一片大好,就开始得意起来,一方面继续为WiMAX摇旗呐喊,另一方面,鼓动包括中国移动在内的TD-SCDMA运营商加入WiMAX:“TD-SCDMA没有前途,唯一的出路就是向WiMAX靠拢。”

为啥要扯上中国的TD-SCDMA呢?因为两者都使用了TDD(时分双工)机制,和WCDMA的FDD不同。所以,WiMAX和TD-SCDMA之间更有替代性。

中国当然不乐意啊,凭什么听你的?于是,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中国这次选择和欧洲站在了一起。

欧洲对美国的做法是很不爽的——让你搞了个CDMA2000,你又搞个WiMAX,有完没完啊?诺基亚的高管当时就站出来,公开批评WiMAX,把Intel惹恼了,两边隔空对骂,吵得不亦乐乎。整个行业里的气氛就很紧张,大家明争暗斗,都想搞死对方。

中国的态度,改变了WiMAX命运天平的倾斜方向。

仔细分析一下当时的实力对比:全球通信设备商,有实力的就那么几家,爱立信(瑞典)、阿尔卡特(法国)、西门子(德国)、华为(中国)、中兴(中国)、北电(加拿大)、朗讯(美国)、摩托罗拉(美国),掰掰手指就能算出孰弱孰强了。何况,朗讯被阿尔卡特收编了,美国也就高通在电信领域有点实力。高通又是一个芯片和专利商,压根不造设备。

更坑爹的是,高通还是个“叛徒”。高通在传统通信领域有很多既得利益,三大3G标准(WCDMA、CDMA2000、TD-SCDMA),其实都是基于它的CDMA,所以,它根本不希望发展WiMAX。虽然高通自己的UMB(基于CDMA2000演进的4G)黄了,但LTE还是对它有利。

所以,高通和WiMAX联盟的谈判失败后,干脆它所有的芯片都不支持WiMAX,而Intel当时也没有预见到智能手机的崛起,所以根本没有重点发展手机芯片。。。

心有余而力不足的Intel,加上麾下一群酱油党,结果可想而知了。

没有设备,没有芯片,没有成熟的产业链,你还怎么玩?

所以说,这场战役其实已经分出了输赢。

不出所料,在缺乏产业链支持的情况下,WiMAX的形势急转直下。

因为网络设施跟不上,芯片供应跟不上,产业链发展严重不足,WiMAX的使用体验非常差,WiMAX阵营开始瓦解。

澳大利亚最早部署WiMAX的运营商老总首先开炮,在国际会议上痛骂WiMAX,说室内覆盖在区区400米就不行了,时延高达1000毫秒。(去年的会议上,他还曾对WiMAX赞不绝口呢。)

然后,到了2010年,WiMAX标准的最大支柱Intel先撑不住了,宣布解散WiMAX部门。这就搞笑了,带头大哥都跑了,还怎么玩?(这也充分证明,美帝卖起队友来,真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TPP贸易协议也是一个例子。)
 
pIYBAFrvyYiATPctAABzLBCOfkk297
 
美队,你个浓眉大眼的也叛变革命了?

再然后,当初孤注一掷转向WiMAX的加拿大北电,破产了。。。

一看大事不妙,马来西亚、菲律宾、韩国等亚洲国家纷纷跳船跑路,由WiMAX向TD-LTE转。

就连全球最大的WiMAX服务提供商,美国Clearwire公司,也“叛变”了。。。它把业务重心由WiMAX转向了TD-LTE,2011年9月宣布与中国移动达成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推进基于TD-LTE标准的产品与设备开发。

什么叫墙倒众人推,这就是了。

这下可好,当初美国吹牛逼,TD-SCDMA只有转向WiMAX一条路。这才几年,就变成“WiMAX只有转向TD-LTE一条路”。真可谓是“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啊。

最苦逼的是我们的台湾同胞。

台湾对WiMAX跟得最紧,下注最大,现在傻眼了。想调头?谈何容易。WiMAX的产业结构都建立了,频段也都分出去了,哪能说调头就调头啊?

自2010年WiMAX帝国开始崩塌后,台湾又独自在WiMAX上苦撑了两年。2012年一盘账,发现六家运营商的WiMAX用户加起来还没有15万,连内地一个县都不如。

全球一动先撑不住了,要舍弃WiMAX投靠TD-LTE。但按台湾监管机构的规定,只有完成70%的覆盖时,才可申请向LTE转换,这可就把运营商整死了。而且,监管机构已经把最好的高端频率都分给WiMAX了,运营商想改道也不行,因为没有频率可以用。想让监管机构收回WiMAX频段,重新分配给TD-LTE,更难啊。

就这一下,彻底伤了台湾通信行业的元气。不仅损失了500亿美元的投资,还毁掉了产业,浪费了时间,到现在都没缓过劲来。。。

话说回来,我们的台湾同胞也真是可怜,除了WiMAX这事被美帝坑惨之外,液晶面板也被韩国三星棒子坑得生活不能自理,现在就只剩下半导体在死撑,唉,想想也是悲催。

所以说啊,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台湾傻,问题的关键还是因为实力太弱。手上没有自己的标准,而且在生态链中没有自己的地位,遭遇这样的境遇,也是迟早的事。

你就这点家底,还敢跟着大佬们玩大牌局?人家家大业大,输了大不了从头再来,你老本一下子就输光了,还怎么玩下去?再加上,你好歹要跟对老大啊,跟个没良心的,那不是自己送人头当炮灰么。

总而言之,WiMAX阵营彻底输掉了这场战争,WiMAX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野。

回顾这场世纪之战,欧洲和中国赢得了胜利,LTE也顺利成为了4G标准,有了无法撼动的正统地位。尘埃落定之后,世界通信行业格局也逐渐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而美国这边呢,也不能完全算输。虽然北电没了,朗讯卖了,摩托废了,但高通还在。。。

更关键的是,IT阵营虽然输掉了他们的第一次入侵,但根本谈不上伤筋动骨。你看,现在5G战役狼烟四起,Intel不是又杀回来了么?现在大搞虚拟化,搞SDN/NFV,IT不是又卷土重来了么?现在的形势,远比当年严峻多了!
最后,我想说的还是我们中国。

经过几十年的韬光养晦,中国已经不是以前的中国,中国通信业也不是以前的中国通信业。我们的华为和中兴崛起了,以他们为代表的中国通信技术也崛起了。不仅技术崛起了,我们的市场也成熟了,我们有世界上最大最好的移动通信网络,最完善的通信基础设施。

中国通信力量从不自信走向自信,从全盘引进走向自主创新,我们也走过弯路,也失败过。但是,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摸爬滚打之后的我们,才有了现在全球通信行业举足轻重的地位。
继续阅读
Wi-Fi 多奇妙

这是一年中令人迷醉的时光,亲朋好友聚在“劈啪作响的壁炉旁,空气中弥漫着自制曲奇的浓香,屏幕上播放着假日电影播放列表榜首的 Frank Capra 的经典电影《生活多美好》,这一迎新传统年复一年,再次延续下去。影片的主角 George Bailey 让我们想起了单纯的岁月,以及我们每一个人经历的里程碑和意外事件是如何造就了现在的自己。

关于连接的问答:减少 Wi-Fi 干扰

我们的客户依靠高品质的服务来销售产品。提供高品质服务的产品可以产生最大的收益(每用户平均收入 - ARPU),部分是因为减少了服务呼叫、上门服务成本,以及潜在的提供额外硬件/软件解决方案来解决用户体验问题的成本。例如,我们的有些数字媒体客户会生产和销售室内/室外无线扬声器,这些产品必须在长距离范围内无干扰传输高品质服务。还需要对其他邻近信号,例如蓝牙或手机频段,进行衰减以减少干扰。我们引导客户使用我们的带缘和共存滤波器(以分立式和完全集成式前端模块的形式提供)来解决该问题。

关于连接的问答:处理 WI-FI 前端的热挑战

功耗是指消耗并转化为热量的功率。电子设备会产生热量,这是一种多余的副产品,也是一种能源浪费。RF 电路的理想状态就是:减少这种热量浪费,提高 RF 输出功率和系统效率,并扩大 RF 信号范围。这意味着,RF 前端设计人员必须设计出使用小功率电源但产生较高 RF 输出功率的产品。此外,他们还需要确保其产品能够有效散热,以最大限度地提高 RF 输出,减少使用不必要的冷却风扇或笨重的散热器。正是这些散热器或风扇使制造商无法满足产品美观的要求。

设计物联网(IoT)产品应采用什么标准?Zigbee、Thread还是Wi-Fi?

这是一个常见的问题:设计物联网(IoT)产品应采用什么标准?Qorvo的Cees Links给出了最佳选择。经常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面对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标准,我应该选择哪一种?Zigbee、Thread、Bluetooth Mesh,还是Wi-Fi?还是LoRa?还是最好等待5G和NB-IoT?

MWC 2019!Qorvo邀您共同体验5G未来

面对越来越多的数据,大规模MIMO和上行载波聚合技术普及。射频复杂性日益增加,5G 互联世界即将来临。行业面临严峻挑战,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