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应用场景和产业链分析,中美5G谁更强?

分享到:

前段时间,联想因“5G标准投票”被推上舆论风口。“5G标准投票”表面上是以华为和高通为首的两股企业势力的博弈;而背后,其实是中美两国在5G时代话语权的争夺。今年的中美贸易摩擦,美国对中兴的制裁也暗含着中美在5G行业里的较量。

中美两国,到底谁能领跑5G时代呢?在我看来,目前中美两国在5G领域不相上下,未来悬念仍然很大。我们可从应用场景和产业链两个方面来分析。

应用场景:

5G技术的应用场景分为三个部分: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大规模物联网业务和低时延、高可靠连接业务。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指的是我们平时使用的流量服务,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大规模物联网业务是建立实现物物相连的互联网;低时延、高可靠连接业务的应用领域包括无人驾驶、智能家居、智能医疗等。 目前,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的标准已经确定。该类业务分为数据信道和控制信道。要想提高通信效率、降低时延,需要在信息传输前,对信息进行信道编码。信道编码技术主要有三种,其主推的国家和企业也各不相同:

LDPC技术的主推企业包括美国的高通、诺基亚和英特尔等;

Polar技术的主推企业是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

Turbo技术的主推企业是爱立信等欧洲企业。

根据2016年的全球5G编码方案投票结果,移动宽带业务的控制信道采用Polar编码技术,数据信道采用LDPC编码技术;控制信道以短码为主,数据信道以长码为主。也就是说,中国企业主推的Polar拿下了短码,美国企业主推的LDPC拿下了长码。在移动宽带业务上,中美双方都有所斩获,难分高下。

5G技术的另外两大应用场景大规模物联网业务和低时延、高可靠连接业务所涉及的物联网、无人驾驶、智能家居、智能医疗等行业都是近两年的热门行业,也是未来的风口行业。这两大场景标准的确立将决定中美两国谁在5G时代更有话语权。

但目前,这两大应用场景的标准还未确立,给中美两国的5G较量留下了很大的悬念。

产业链:

5G通讯的产业链主要包括设备制造和网络建设两部分。

从设备商来看:2017年,全球通信设备行业呈四足鼎立之势,华为、爱立信、中兴和诺基亚位居前四。中国设备商在4G时代市场份额位于全球第一位,超过美国。华为和中兴在2017年的总营收高达7124亿元。

从运营商来看:2017年,拥有8.49亿用户的中国移动在全球运营商排名中位列第一,美国的威瑞森通讯和AT&T电话电报公司分列二、三位。但美国运营商在4G时代的收入稳居第一,中国进入前三。

总的来看,中国在设备建设上占优,美国在运营服务领域更胜一筹。从产业链角度,中美也是平分秋色。

据研报显示,5G在未来将产生12.3万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面对如此诱人的市场,中美早已开始布局、暗暗较量。特朗普今年三月拒绝高通收购案、美国发动贸易战制裁中兴和华为等,不难看出美国对5G领域的重视。而中国也将5G列入《中国智造2025》和“十三五”规划,支持5G产业发展。

但不管是从应用场景还是从产业链来看,中美双方目前都没有绝对优势。两大关键应用场景的标准未定更是让中美的5G博弈悬念重重。

 

继续阅读
5G与毫米波有何差异?它们分别为PCB带来哪些变化?

在华为研发出高速、大容量的下一代通信标准“ 5G”以来,随着兼容 5G 的智能手机发售,它开始真正走进我们的生活。这一次,我要介绍的,是 5G 高频和毫米波之间的差异,和 5G 行业中 PCB 的变化方式以及用于各种用途的 PCB 的类型。

5G核心网迁移到公有云,真的来了

日前,运营商Telefonica德国/O2宣布与AWS和爱立信合作,将在AWS公有云上部署5G核心网,以面向工业制造、汽车、物流等行业以及中小企业提供5G行业专网服务。

毫米波,距离我们还有多远?

根据预测,到今年年底,国内5G基站的数量将可能达到70万个。就在5G建设如火如荼的同时,随着R16版本的冻结,人们逐渐将关注目光放在5G下一阶段关键技术上。这其中,就包括号称5G杀手锏的毫米波技术。

5G毫米波无线电射频技术演进

本文分为三大主题。在第一部分,我们将讨论毫米波通信的一些主要用例,为接下来的分析做铺垫。在第二和第三部分,我们将深入研究毫米波基站系统的架构和技术。在第二部分,我们将讨论波束成型技术,以及所需发射功率对系统前端技术选择的影响。当波束成型备受媒体关注时,同样重要的无线电在执行从位到毫米波频率的转换。

奇葩!5G组网用选项6?

这是我们都熟悉的5G组网选项...有选项2,3,4,5,7,但没有选项6。那选项6是什么样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