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基站引入大规模阵列天线,射频产业链迎来发展新机遇

分享到:

5G基站引入大规模阵列天线
MassiveMIMO,即大规模MIMO(Multiple-inputMultiple-output,多输入多输出)技术,旨在通过更多的天线大幅提高网络容量和信号质量,原理上可类比高速公路拓展马路道数来提高车流量。
 
采用MassiveMIMO的5G基站不但可以通过复用更多的无线信号流提升网络容量,还可通过波束赋形大幅提升网络覆盖能力。
 
波束赋形技术通过调整天线增益空间分布,使信号能量在发送时更集中指向目标终端,以弥补信号发送后在空间传输的损耗,大幅提升网络覆盖能力。
 
相比较4G基站,采用支持大规模阵列天线技术的AAU是5G基站成本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
1
 
 
 
天线尺寸与频率相关,5G天线或以64通道为主
根据无线通信原理,为了保证天线发射和接收转换效率最高,一般天线振子的间距必须要大于半个无线信号波长,而无线信号波长与无线信号频率成反比(λ=c/f,其中c为光速,f即无线信号频率),即当信号频率越高,信号波长越小。
 
未来国内5G频段或以3.5GHz和2.6GHz为主,根据此频段得出半个波长大概是4.3cm/5.8cm。
 
根据目前的5G测试来看,目前采用64通道的MassiveMIMO技术是各个设备商的主流测试选择。
 
虽然通道数越多,网络的性能越高,但综合考虑天线尺寸大小/重量、天线性能以及成本因素,目前运营商也在考虑低成本的MassiveMIMO方案—16通道。
 
我们认为,5G前期如果64通道天线成本未下降到运营商接受的范围内,可能运营商在满足部署和容量的情况下优先考虑16通道方案。
2
 
 
 
 
5G 基站架构发生较大变化,天线有源化趋势明显
4G 宏基站主要分三个部分:天线、射 频单元 RRU 和部署在机房内的基带处理单元 BBU。
 
5G 网络倾向于采用 AAU+CU+DU 的 全新无线接入网构架,如下图所示。
 
天线和射频单元 RRU 将合二为一,成为全新的单元 AAU(Active Antenna Unit,有源天线单元),AAU 除含有 RRU 射频功能外,还将包含部 分物理层的处理功能。
3
5G时代,天线通道数增加以及天线有源化对天线设计提出更高要求,小型化及轻量化是基础。
 
4G时代,天线形态基本是4T4R(FDD)或者8T8R(TDD),根据目前测验的情况来看,5G时代可能以64T64R大规模阵列天线为主。
 
通道数同比增加了7-15倍,意味着天线对射频器件需求量同比增加了7-15倍,同时天线无源部分将与RRU合为AAU,都对5G时代天线的体积及重量提出了更高的设计要求。
 
4G时代,无源天线+RRU重量大概在24-34kg,目前测试中的5GAAU重量大概在45kg左右,重量同比增加了32%~88%。所以在5G天线集成化的趋势下,小型化及轻量化成为天线设计基础。
4
继续阅读
2020年中国新建5G基站超60万个,已覆盖全国地级以上城市及重点县市

近日,工信部发布《2020年通信业统计公报》,从行业整体数据、网络提速、移动流量、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东中西部协调发展等方面进行了综合梳理。公报中提到,2020年,全国移动通信基站总数达931万个,全年净增90万个。

天线的原理是什么!?它到底是怎么接收信号的?

我们用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来类比,天线就是我们的耳朵与嘴巴,我们通过嘴巴把声音转换成声波发出去,声波在空气中进行传播,最后被我们的耳朵听到。在通信系统中,天线就起到嘴巴和耳朵的作用,不同的是天线既可以发送电磁波又可以接收电磁波。

6G超小型天线发布 | 科普:天线的起源与发展历史

近年来,由于对无线通信的更高速率和更大容量的需求不断提高,全球范围内开始研究可实现100Gbps或更高传输速率的B5G / 6G移动通信技术。太赫兹无线电有望成为超高速无线通信系统的候选者,因为其具有比在5G中使用的毫米波频段更宽的频带。

关于5G NR的最强科普!

NR,其全称为New Radio,也被称为新空口。 我们从名称中可大概一窥究竟。所谓“新空口”,包含了两个词:“新”和“空口”。由此引出了两个问题:什么是空口?新在哪里?

变废为宝,电话亭将变多功能5G基站?破解5G BBU集中机房建设难题,原来可以如此简单!

近日,新加坡电信称,位于乌节道唐楼的标志性公用电话亭已被改造为能够提供5G连接的下一代多媒体亭,提供24小时的Singtel服务和免费的5G WiFi,并播放Love Nature的独家4K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