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爆发能让华为突破封锁吗

分享到:

谈5G价值:5G不是原子弹,而是要造富人类和社会

任正非:政治家怎么想的,我真不知道,但不能因为我们领先了,就要挨打。5G并不是原子弹,而是造福人类社会的。

5G的容量是4G的20倍,是2G的1万倍,耗电比4G下降了10倍。5G基站只有一点点大,20公斤,就像装文件的手提箱那么大,不需要铁塔了,可以随意装在杆子上或者挂在墙上。我们还有耐腐蚀材料,几十年不会腐蚀,这样就可以把5G装在下水道里。这样对欧洲最适合,因为欧洲有非常老的城区,不能像中国这样安装大铁塔。

当然,中国现有的大铁塔也不浪费,可以把5G基站挂在上面,但是不需要新建铁塔了。每个站点不需要吊车等,在工程费用上在欧洲还可以降低1万欧元。不仅是铁塔,以前的基站大,需要吊车,把吊车开进去还需要封路。现在5G基站用人手提就上去了,很简单。

5G带宽的能量非常大,能提供非常多的高清内容,比如传播8K电视很简单。宣传上说费用下降了10倍,实际上可以下降100倍,这样老百姓也能看高清电视,文化就会快速提升。另外,5G还有非常短的时延,可以用于工业的很多东西。因此,5G可以改变一个社会,
 


谈5G竞争:是否进入美国,需要考虑很多因素

特朗普说“5G开放给更多的优秀企业来做”,现在全世界做5G的国家和公司很多,优秀不一定是指华为,不一定选用华为的产品。只能说,开放给华为一个机会,华为还要考虑在这个地方投标的成本问题等等,是不是进入美国,还要考虑很多方面。

我觉得5G就是一个普通技术,就像信息的“水龙头”一样,它这个“水龙头”就是大一点,放的“水”多一点,怎么把这个“水龙头”当成核弹了呢?不知道是谁发明的。

 


谈5G安全:华为只是提供“水管和水龙头”

感谢美国的政治家宣传华为的5G,本来5G是什么东西老百姓都不知道,结果他们这样一宣传,老百姓说“这么伟大的人来宣传5G,我们知道了,打开看一看”,打开一看呢,全世界只有华为的5G做得最好,只有我们的5G是世界上最好的5G,最后我们的影响力扩大了,我们的合同在增加,并没有减少,而且增加的速度还在快,包括在欧洲也继续在增加。

5G不是原子弹,原子弹破坏人类,是有安全问题的。5G是造福人类,给人们提供信息通道和管道,信息通道和管道是控制在运营商手里,控制在所在国政府手里,我们提供的只是一个裸的设备,像自来水管和自来水龙头一样,不会对安全产生多大危险。


谈5G爆发:不要把5G想象成海浪

任正非:实际上现在人类社会对5G还没有这么迫切的需要。人们现在的需要就是宽带,而5G的主要内容不是宽带。5G有非常非常多的内涵,这些内涵的发生还需要更多需求的到来,还需要漫长的时期。不要把5G想象成海浪一样,浪潮来了,财富来了,赶快捞,捞不到就错过了。

5G的发展一定是缓慢的。日本和韩国还是4G,日本、韩国把4G运用到非常好,就足够满足使用。我们的4G没有用好,打开我的手机只有20~30M,实际上我们提供的4G是可以到300~400M,足够看8K电视。但是我们的网络,白天打开就只有20、30M,只能看4K,没法看8K电视。为什么?因为网络结构性的问题没有解决,所有5G用上来和4G差不多。就好比我嘴巴很大,但是喉咙很小,我吃一大块肉还是一口吞不进去。

因此,5G基站不是万能的,大家别那么着急。5G接下来估计还要进入毫米波,毫米波就是只要你多加一倍的钱,带宽可以加一百倍,就是一秒钟你可以下载几十部高清视频,这个我们已经在实验室里面都能完全做出来。5G现在暂时还没有充分发挥出用处,太快了。

科学技术的超前研究不代表社会需求已经产生。现在5G有这么大的市场空间,可能被炒作过热,因为需求没有完全产生。

5G不可能像4G一样势如破竹,它可能是东爆一个“地雷”,西爆一个“地雷”。如果不能成片性地爆炸,我们可要养活18万员工,每年的工资、薪酬、股票分红超过300亿美金。如果没有产生这么多粮食,如何拿钱来分?


谈华为5G技术规划:要把降低能耗作为华为的核心优势

如果我们的产品做得好,就能服务世界上绝大多数运营商,这样就能掌握主动权。所以在5G的问题上,我们就是要下定决心做到战略领先。

先从5G SA组网(独立组网)做起,要做到网络架构极简、交易架构极简、网络极安全、隐私保护极可靠、能耗极低,全面实现领先。

5G SA组网先从现行机制中脱离出来,单独组建。5G SA通过站点极简、运维极简、交易极简等,把复杂留给自己,简单留给客户,这是非常正确的。

在5G SA独立组网上,5G基站和核心网一起,率先推行网络架构极简、交易模式极简,做好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将质量做上去,将成本按摩尔定律降下来。

我们在新产品里,用新的开发手段不断进行产品架构重构,积累经验,培养力量,随着新网络的市场扩大,一个先进的网络就形成了。

我们的种子成倍增长,不仅新的网络诞生了,可以逐步替代过去,从而迭代更新网络存量,而且大量的战士是我们宝贵的财富。

NSA(非独立组网)的核心网要跟4G关联,与2G、3G连接,关联比较复杂,坚决沿着原路径继续攻击前进,不要摇摆,我们没有力量整网改造,沿过去的路线不动摇,同样也要做到世界领先。过去的产品可以优化,但不要理想化,不要总是改,总改就什么都不像了。我们仅仅是拿SA试点,其余所有产品线,按原路线进攻。

终端也要卷入5G极简网络这个战略里来,希望5G的端管云有一些联合设计,上我们自己的网是最快、最好的,双方可以基于特殊接口简化算法,这样速度更快,能耗更低,更受用户欢迎。上别人的网也是可以的,是标准的接口。

网络安全要提到最高纲领上来,因为将来社会是云社会,网络安全面临挑战更大,谁安全谁就有了竞争力,谁就有了生存的可能。5G网络安全策略,不同域,分域要实现各自安全抵抗。

能耗极低将来肯定是一个体现竞争力的地方。把能耗降下来,不是电费问题,而是水平问题,我们一定不要把降能耗与省电费等同起来。带宽、时延等性能指标,5G各个厂家都可能做到,就是早一点、晚一点的问题,但能耗极低,其他厂家就不一定能做到。我们的热学研究所要加大投入,目标是降能耗,把能耗降下来,不仅仅要降芯片的能耗,还要把基站整机能耗也降下来。

多场景解决网络问题,降低建造成本和运维成本。多场景化的组网很复杂,我们可以通过AI来解决。我们现在只解决了产品问题,没有解决网络问题。未来5G大流量在全球铺开,网络一定会拥塞,我们提前在国内的几个研究所成立理论部,研究网络流量的疏导问题。目前俄罗斯研究所已有成功疏导网络流量的方法,可以让俄罗斯研究所辅导各个理论部,陆续解决4G的流量问题,到5G网络流量拥塞,疏导就有了经验。

5G的市场选择要有集中度,5G的战略预备队要一体化打通,“四组一队”攻上“上甘岭”。5G率先突破了大带宽、多天线关键技术,取得了先发优势。我们要利用这个优势及制式换代的关键时间窗,优化全球格局。我认为要搞“田忌赛马”,我们的客户群是以国家客户为基础,集中优势兵力到优质客户,这就是田忌赛马。5G市场选择要有集中度,我们要改善服务,改善价值体系和后备队伍的培养,千军万马上战场。

我再次强调,我们5G就是争夺“上甘岭”,就是世界高地。5G这一战关系着公司的生死存亡,所以我们一定要在这场“战争”中不惜代价赢得胜利。攻上“上甘岭”,全要靠你们。

继续阅读
首批5G手机为什么这么贵?看完这篇文章你就知道了

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全球 5G 仍然如期推进,其对于构建智能物联产业的竞争力来说意义重大,而随着 5G 进展和全球格局的变化,不仅仅是 5G 设备投资,产业链重构带来的上游自主可控与包括手机、物联端、智能汽车为代表的 5G 终端产业创新正进入实质阶段。

5G爆发能让华为突破封锁吗

进入到2018年,任正非多次通过采访、邮件、内部讲话等方式,谈及他对5G的看法,包括对5G爆发的预判、华为如何推进5G、华为5G安全争议等。在这些讲话中,任正非多次强调,5G不是原子弹,它是能造富人类和社会的。同时任正非也呼吁,不要担心华为的5G安全问题,华为只是提供“水管和水龙头”

适用于 5G 的 100 MHz 包络跟踪解决方案

随着蜂窝技术发展,调制的复杂度提高,对 RF组件的要求也变得越来越严格。在 RF 功率和线性度需求持续上升的同时,人们强烈要求降低电流消耗,这对电池寿命和热性能产生了直接影响。5G 也不例外。5G 规范让困难度成倍增加,让我们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 RF 挑战。

5G将至,小基站迎来发展机遇

5G商用日期越来越近,市场上对small cell(小基站)的关注度也日益倍增。这主要是因为运行在频率较高频段的5G会面对信号覆盖问题,这时候Small cell就可以充当一个“补充者”的角色,扩大信号覆盖范围。这也可以让移动设备避免因为信号过弱、增强射频发射功率而带来的功耗过大问题。而这其实只是small cell的众多好处之一。

Active-Semi举办“Day One“活动,正式加入Qorvo大家庭

日前,Qorvo 与新近并购的企业 Active-Semi 举办了一场隆重的“Day One“活动。作为 Qorvo 收购公司的保留节目,Active-Semi 的这场活动横跨了上海、深圳、香港越南和德州多地,这些地方的员工也做了引人入胜的专题演讲。这个活动的顺利举办,也代表着 Active-Semi 正式加入 Qorvo 大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