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电量大成华为5G芯片商用最大劣势

分享到:

华为已经在9月6日发布最新的麒麟处理器。在业内看来,摆脱以往“外挂”5G基带芯片方式,完整集成5G功能或成为华为新芯片最大看点。 华为麒麟990是业界领先的5G芯片。(AP) 中国大陆媒体每日经济新闻北京时间9月8日报道,9月19日,中国智能手机巨头华为将展示Mate 30系列旗舰手机,这也是华为在新系列中第一次搭载5G芯片。

华为选择了5G芯片“当前锋”打头阵,先有5G芯片,再有5G手机。一直以来,智能手机芯片就扮演着打开移动通信大门的角色,是5G手机商用的金钥匙。

近来,包括华为,三星、小米、OPPO等手机厂商在5G手机上的竞赛已打响。而每一代通信革命都犹如一次洗牌,诺基亚衰退、苹果乘势而上就是早年的经典案例。 幕后的手机芯片企业何尝不是如此,2019年4月,全球芯片巨头英特尔宣布退出5G手机芯片行业,相应业务转给了苹果公司。

“5G芯片太难了”,相较于4G时代,难度好比高出一个珠穆拉玛峰。多位业内人士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5G手机企业商用竞赛,背后的5G芯片成为最关键一环。截止到9月2日,中国国内市场上能购买到的5G手机已达五款,其中一款搭载华为5G芯片,其余四款均搭载高通芯片。高通中国相关业务负责人表示,目前商用的5G手机芯片基本采用“外挂”方式,更多是为了迅速抢占市场的过渡产品,2020年初,集成5G基带的SOC(系统级芯片)才会上市。 无论“外挂”与否,耗电量大成为5G芯片商用最大的掣肘。在连续的5G信号环境下,5G手机的使用时长仅有4G手机的三分之一。

另一方面,联发科总经理陈冠州告诉记者,5G芯片的高成本导致5G手机天然的高成本,这让5G手机普及到千元档的时间会拉长。 随着英特尔的退出,全球研发出5G芯片的企业仅剩下了高通、华为、三星、联发科和紫光展锐。其中华为、三星5G芯片往往用于自家产品,真正面向市场出售5G芯片的仅高通、联发科、紫光展锐三家。 5G时代,手机芯片供应商越来越少,这说明5G时代的门槛又高了。

经历长跑,5G芯片行业目前呈现五强争霸格局。这其中包括目前已实现商用的华为巴龙5000、三星Exynos 5100、高通X50,另外联发科Helio M70、紫光展锐春藤510亦发布了商用计划。 2018年是芯片企业密集推出5G芯片的时期,华为、联发科、三星均是在这一年展示了首款5G基带芯片。

2019年初,华为在高通X55发布前的一个月,带来了旗下的5G基带芯片巴龙5000,华为称这是全球第一个支持5G的3GPP标准的商用芯片组。 从商用节奏上看,华为与高通走在了前面。而更为深层次的观察则是,在5G时代,华为从之前的追赶高通,到目前5G芯片已和高通同类产品旗鼓相当,在手机芯片技术层面,高通一家独大的时代正在慢慢终结。 

       本文来自多维新闻网 

继续阅读
QORVO联合其他业内领先的无线芯片组提供商和射频前端供应商联合成立OpenRF联盟

中国北京,2020 年 10 月 21 日——移动应用、基础设施与航空航天、国防应用中 RF 解决方案的领先供应商 Qorvo®, Inc.(纳斯达克代码:QRVO)日前宣布联合其他领先的无线芯片组提供商和射频前端供应商联合成立 OpenRF™ (开放式射频协会)。该联盟致力于将多模式射频前端和芯片组平台的硬件和软件功能互操作性扩展到 5G 时代,同时满足客户对开放式架构的需求。其创始成员包括 Broadcom Inc.、Intel Corporation、MediaTek Inc.、Murata Man

从基带到射频:数据在手机和基站内的奇妙旅程

说起基带和射频,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它们是通信行业里的两个常见概念,经常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过,越是常见的概念,网上的资料就越混乱,错误也就越多。这些错误给很多初学者带来了困扰,甚至形成了长期的错误认知。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写一篇文章,对基带和射频进行一个基础的介绍。

5G高低频组网,到底是什么意思?

目前,全球5G网络建设正处于如火如荼的阶段。根据数据统计,截止2020年8月,全球已有92个5G商用网络,覆盖38个国家和地区。这些5G网络,基本上都采用了TDD的制式。

为什么无线通信需要同步?

无线网络是由一个一个的基站组成的。单个基站的覆盖范围和容量有限,因此基站间需要进行各种信令交互来实现小区选择,重选,切换,负荷均衡,干扰协同等复杂的操作。

UBBF2020在京开幕,超宽带与IPv6成为焦点

10月13日,联合国宽带委员会和华为共同举办的第六届全球超宽带高峰论坛(UBBF 2020)在北京开幕。论坛以“智能联接,共创行业新价值”为主题,围绕“数字经济、网络新基建、产业可持续发展、业务智能化体验”等议题展开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