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报营收普降 运营商探索5G商业新模式

分享到:

      近日,运营商三季度财报数据相继出炉。这是一个正紧密调整的市场,不仅来自内部流量红利消退以及政策推动下的业务探索,也来自5G组网建设的投入与商业模式的试水。

  根据三季报数据,中国联通(6.010-0.07-1.15%)和中国移动的营业收入出现不同程度下降,移动公司利润有所下滑,联通的现金流则有较大幅度同比下滑。

  10月22日国务院新闻办的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黄利斌介绍道,按照上年不变价计算,今年前三季度电信业务总量同比增长23.9%。5G商用开局良好,截至9月底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已在全国开通5G基站8万余个。

  而在去年同期,电信业务总量同比增长达到了139.8%,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收入同比增长20.2%。

  集邦咨询研究总监谢雨珊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全球运营商在移动业务上均面临挑战,受市场饱和、提速降费、市场竞争激烈与4G流量红利逐步消退影响,多数运营商移动服务收入呈下降趋势。而目前运营商更大挑战在于5G初期的投资建网,投入5G正成为一场不得不进行的比拼,若因缺席而导致用户流失,反而会有更大冲击。

  前三季度业绩略有下滑

  在提速降费背景之下,目前已公布初步财务数据的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在业务上已有数据表现。

  2019年第三季度,移动公司的平均每月每户收入(ARPU)为50.2元,同比去年下滑9.9%;联通这一数据为40.6元,下滑13.25%。但根据移动未经审核的三季度数据,平均每月每户手机上网流量(DOU)为6.6GB,相比去年同期近乎翻倍。

  这在去年就有所表现,根据工信部相关人士透露,2018年实施的网络提速降费助力信息消费井喷式增长。当年9月我国移动用户户均移动流量消费达5.14GB,是前一年同期的2.6倍。

  激增的流量和下滑的平均用户收入,促使着运营商寻求新的盈利模式。

  中国移动发布的前三季度未经审计主要运营数据则显示,期内实现营业收入5667亿元,同比下滑0.2%,股东应占利润为818亿元,同比下滑13.9%。在2018年前三季度,移动的营收也出现下滑,利润则略上升了3.1%。

  在公告中公司表示,流量红利快速消退,叠加2018年7月全面取消境内流量“漫游”费的翘尾影响,前三季度集团通信服务收入同比承受了较大压力。将通过推进“四轮驱动”融合发展,力争全年通信服务收入恢复增长。

  IDC中国新兴技术研究部高级研究经理崔凯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道,中国移动实际上走在商业模式的转换期,从早期的语音收入为主,到流量收入为主。目前语音收入下滑,流量收入也已接近顶峰状态。“未来收入从哪里来,不管是5G还是物联网,商业模式是否还如现在这样用流量、套餐的方式计费,公司会有新的思考。”

  不过崔凯认为,以提速降费的提出时间点判断,到今年第四季度为止,这一举措已实施一年有余,由此带来对运营商的业绩影响将逐步消除。

  “我认为从今年第四季度开始,运营商营收即使还有下滑,情况相比2018年第四季度也将有所缓解。”他指出,未来随着不限量套餐的推广,移动通信领域可能会有新的商业模式出现。“未来肯定是数字化业务和面向B端市场的数字化平台业务等方式,进行商业模式探索。”

  根据中国联通发布的财报,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71亿元,同比下滑1.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3.16亿元,同比上升24.38%。而在2018年同期,联通的营收还呈增势,利润更是大涨164.5%。

  据中国联通介绍,以“云+智能网络+智能应用”融合经营的模式,期内在创新业务的培养和规模拓展方面实现了突破。

  前三季度,联通的产业互联网业务收入为242.91亿元,同比上升40.8%。得益于创新业务的拉动, 固网主营业务收入达788.63亿元,同比提升7.7%。因此公司整体主营业务收入跌幅较今年上半年的-1.1%有所缓和。

  崔凯指出,联通公司的业绩数据基数相对小,且经历过最近多年的战略调整、加之混改带来的政策红利,正处在业绩翻转期。

  他进一步指出,联通一方面与BAT等互联网大厂,在新业务开展和套餐推出方面会有更多互动性;另一方面则通过内部区域化业务方式调整,对公司也带来营收改善。

  “更主要还是来自行业发展的挑战。”他总结认为,电信业务作为国家中类似水电气一样的基础管道设施,未来仍然会面临营收增长的压力,但随着对公司内部变革和商业模式的探索,尤其是C端和B端业务的平衡发展探索,运营商将找到更合适的路径。

  5G转换期的准备

  中国联通是目前为止完整披露了三季度财报的运营商。相比前两年,公司现金流方面有一定程度的同比下滑趋势。

  财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联通的期末现金等价物余额为294.61亿元,但去年该项数据为417.27亿元。公司对此并没有进一步解释。

  不过联通在财报中尤其提到,今年9月中国联通控股子公司与中国电信签署全国范围内共建一张5G网络的协议,将有助于降低未来5G网络建设和运维成本,高效实现5G网络覆盖,达成双方的互利共赢。

  谢雨珊告诉记者,5G的基础设施建设费用大约为4G的2-3倍。多数运营商初期以NSA(非独立组网)为主,但SA(独立组网)才能支持完整的5G功能,因此长期会着手建立SA的方案。

  不过崔凯向记者表示,在运营商的财务指标中,关于5G的投入会根据设备折旧等方式呈现。且目前由于运营商和设备商处在业务探索阶段,采购过程未必完全按照标准合同方式进行。因此他认为,基于5G组网建设带来的资本投入,在财务上的体现恐怕要到2020年下半年乃至2021年才会逐步显现。

  崔凯认为,“在 4G向5G转换过程中,对运营商的压力将来自两方面:建设投资和运维,其中后者的压力将更大。”

  他分析道,运营商在5G初期建设过程中,需要与设备商合作,以快速进行网络建设并进行验证,从而树立行业建设和应用标杆,因此在初期的购买等合作会以借贷、试点等模式进行,不会给资金带来过大压力。

  关键在于运营,由于5G架构与2、3、4G完全不同,且一段时间内将是多网络并存,这对运维人员的能力、运维网络建设和部署到各省级单位核心网节点的资源协调、维护界面规划都将是很大挑战。

  在商业模式探索方面,各大运营商已在积极筹备。崔凯向记者指出,对于运营商而言,除了5G增值服务的创新以外,更重要将是未来5G带来的B端企业级移动通讯服务的利润贡献。

继续阅读
季报营收普降 运营商探索5G商业新模式

近日,运营商三季度财报数据相继出炉。这是一个正紧密调整的市场,不仅来自内部流量红利消退以及政策推动下的业务探索,也来自5G组网建设的投入与商业模式的试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