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远程医疗大火 谁才是“蹭热点”的技术?

分享到:

                                                      本文来自与非网
 
       今时今日,面对严峻的疫情,医务人员同样浩然正气,但现实社会里并没有风行千里来帮助我们将新型冠状病毒一扫而光。不过,借助先进的科学技术,我们还是让诊断和防疫能够决胜千里,帮助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
 
  1 月 31 日,华为联手中国电信成功在武汉火神山医院完成首个“远程会诊平台”的网络铺设和设备调试。在这套设备中,不仅有千兆级的有线光纤,也有 5G 移动网络。
 
  5G+远程医疗能做什么?
 
  远程医疗是指通过计算机技术、遥感、遥测、遥控技术为依托,充分发挥大医院或专科医疗中心的医疗技术和医疗设备优势。国外远程医疗系统的雏形可上溯到 1959 年,当时放射科专家采用电视摄像专送的办法,从一座楼上看在另一座楼上出示的 X 光片,电缆传送最远距离达到 3 英里。
 
  在这个领域,国内起步稍晚,1988 年解放军总医院通过卫星与德国一家医院进行的神经外科远程病例讨论,是我国首次现代意义上的远程医疗活动。
 
  5G+远程医疗的首次应用并不是在武汉火神山医院。2019 年 1 月 10 日,华为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称,华为联合中国联通福建省分公司、福建医科大学孟超肝胆医院、苏州康多机器人有限公司在福建中国联通东南研究院实施世界首例 5G 远程外科手术动物实验。
 
  根据当时的报道,手术在中国联通东南研究院内进行,由北京 301 医院肝胆胰肿瘤外科主任刘荣主刀,操作 50 公里外的机器人进行手术,手术全程约 60 分钟,对福建医科大学孟超肝胆医院内的一只小猪进行肝小叶切除手术。
 
  术后,刘荣医生对此次手术给出了高度评价:“基于 5G 网络的操控体验、高清视频,已经达到光纤专线一致的体验”。
 
  这例手术能够完成很重要的一点是数据实时传输,这需要速度极快的网络。而 5G 网络的主要优势之一在于,数据传输速率远远高于以前的蜂窝网络,最高可达 10 Gbit/s。医疗专家对此表示:“实时性的音视频沟通让医疗沟通没有了距离感,就像面对面。”
 
  医疗电子技术人员指出,能够让远程手机成功实现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 5G 网络的高性能成像技术。“高性能成像技术使远程超声诊断系统和近端诊断图像质量高度一致。”
 
  这样的高性能成像效果,不仅让远程手术得以成行,而且也保障了远程诊断的准确性。在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开展的远程医疗课题研究中,基于联通 5G 网络,该院医生通过网络远程对不在现场的病人进行超声诊断,并远程查看超声检查图像。同时,医生可以远程通过摄像头及程序遥控数据传输,控制机械臂对患者进行实时检查。
 
  而在武汉火神山医院的应用中,5G 不仅帮助完成了远程医学诊断,也体现出大带宽、广连接的特性。通过基站和 5G 远程医疗小推车,火神山医院实现了打造 3 套远程视频会议系统,提供 300 部对讲机,还能够为为医院建设者及未来入驻的医护人员、隔离区病人提供公共 WiFi 服务。
 
  这样的大带宽特性在雷神山医院体现的更为突出。由于采用了中国广电拿到的全国唯一的 700MHz 频段 5G 网络,雷神山医院的网络系统可支持 2.5 万人的并发通信需求。
 
  一场战疫让 5G+远程医疗的部署在个别地区进展迅速,也让人们看到了 5G+远程医疗的潜力。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划与信息司司长毛群安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 5G 技术与医疗领域的创新将会催生出诸多医疗场景。在监护与护理、医疗诊断与指导、远程机器人等领域,5G 技术将催生出无线监护和输液、远程查房、远程实时会诊、远程机器人检查和手术等新的应用场景,极大改变未来就医形式。”
 
  远程医疗非 5G 不可?
 
  然而,从发展历史来看,远程医疗要比 5G 早得多,比无线局域网概念的提出还要早上 20 年。因此,远程医疗并非只能依赖 5G。
 
  在与非网编辑和某互联网医院解决方案供应商业务员沟通的时候,他在分享的过程中也谈到了这一点。像他们这样的方案商在设计互联网医院的时候会考虑到 5G 这个元素,但是并不依赖,系统植入到医院后,只要基站到位,在他们的设备上增设接收端就完成了通讯网络的升级。
111111111
 
  在这家企业的解决方案中,我们看到这样的示意图。业务人员介绍说:“大部分互联网医院或者远程医疗解决方案的具体框架都类似,都会有一个云端的平台,通过云和端的网络互通来实现决数据中心、电子病历集中管理、医疗资源共享、双向转诊、互联互通和分级诊疗等功能。”
 
  而在与非网编辑和另外一家医疗解决方案供应商沟通时,业务人员表示:“互联网医院的级别一般高于省一级医院,系统的复杂度由省级医院到地方医院,再到县级、镇级医院,最后到移动工作站和社区门诊依次降低。如果有需求,可以从乡医开始就具有远程医疗能力。”
222222
 
  对于网络的使用,他指出:“远程医疗解决方案并非新兴事物,当时 5G 概念还未兴起,且现在很多地方要建设 5G 也要等个两三年。因此,系统只会保留网络升级的能力,不过很多设备,如显示设备、网络接收器等在升级 5G 网络过程中需要硬件升级。”
 
  对于网络的应用,第二家受访企业的业务员对于 5G 普及的速度并不乐观。他认为,除个别地区,全国大部分地方的远程医疗采用光纤和 4G 更为实际。
 
  对于这个观点,与非网编辑在知乎上查阅了相关的话题。在单纯比较技术的层面来看,由于固网和无线的复用方式不同,光纤的带宽可以说是无限的,而作为无线网络的 5G 虽然号称高带宽,然而也是由限制的。速度上,主干光纤网络的带宽能够达到 100TBps,远非家用的数百 MBps 所能比,且远非远大于 5G 的量级。理论上,5G 在远程医疗能做的事情光纤都能够做,刘荣医生的话也是一个佐证。
 
  不过这样的对比都是纯技术层面。落实到实际应用中,以远程医疗为例,无线连接赋予了设备端更高的灵活性,光纤虽然抗干扰能力更强且网络更为稳定,然而依托于线缆,要求有移动性的设备便不能采用。
 
  但是在无线需求上,除了远程手术等需要高画质、低延迟的个别需求以外,目前大部分远程医疗的无线应用均可以以 4G 做支撑。全球远程医疗领域领军企业 Teladoc Health 的发展便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在还没有 5G 网络的 2018 年,Teladoc Health 完成了超过 260 万次虚拟护理就诊,这是远程医疗行业中最大的访问量。目前,他们的业务范围已经超过 130 个国家。
 
  5G 和远程医疗,谁是近期真热门?
 
  5G 是一个产业热词,然而此番“5G+远程医疗”屡次成为热门话题,这其中 5G 更有蹭热点的“嫌疑”。由于疫情的原因,对于近距离接触大家都很忌讳,那些逼不得已外出的人,心中一定一直在默念“莫挨老子”。在这样的情景下,医疗本是信任,远程则更为安全。
 
  抗疫至今,相信更多的医院和乡医是在用光纤和 4G 网络的形式在做远程诊断,但这样的方式虽然效果不错,然而却没有了新鲜劲儿。正如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所言,知识一旦改变了行为,便失去了意义。而 5G+远程医疗是进行时,远没有成规模,当基于 5G 网络的移动急救、远程会诊、机器人超声、机器人查房等医疗行为充斥在大众生活中时,5G+远程医疗这个知识点就不再需要划线了,因为它已经失去意义,不会再“考了”。
 
 
继续阅读
5G+远程医疗大火 谁才是“蹭热点”的技术?

今时今日,面对严峻的疫情,医务人员同样浩然正气,但现实社会里并没有风行千里来帮助我们将新型冠状病毒一扫而光。不过,借助先进的科学技术,我们还是让诊断和防疫能够决胜千里,帮助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