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打乱全球5G部署:中国异军突起提速基建

分享到:

                                                                 本文来自网络
 
       疫情期间远程办公、在线教育,以及居民的视频、游戏等需求带来了互联网流量的激增,推升了市场对稳定快速的网络、对5G的需求。赵钧陶直言:“从全球来看,移动通信和互联网等新基础设施的重要性从来没有像疫情中显现的这么重要过。”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持续蔓延,其对各行各业的影响也正变得愈发复杂。2020年原本被普遍视作5G大规模部署之年,这一技术也因涉及且可以赋能多个行业而被寄予厚望,但疫情的暴发已打乱了部署的计划。
 
  随着海外疫情蔓延,严格的管控成为了多国政府普遍采取的措施之一。在此背景下,运营商站址获取、网络部署安装等工作可能难以进行。“如果这些管控不能及时缓和,对5G的部署速度可能会有一定影响。”Strategy Analytics 无线运营商战略服务总监杨光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表示,“影响的程度都与疫情在全球、尤其是欧美发达国家何时得到控制有关,还需进一步观察。”
 
  相较于海外,受惠于对疫情的有效控制和对新基建的加码,今年中国5G建设的步伐仍有望达到甚至超出此前的预期。3月24日,中国工信部发布了《关于推动5G加快发展的通知》,从多个层面加大支持力度,以期发挥5G新型基础设施的规模效应和带动作用。
 
  3月31日,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欧洲的5G部署会延后,多久则取决于疫情持续的时间;而相信中国的三大运营商会完成全年5G基础设施建设目标,甚至可能较原计划有所增加。
 
  元器件备货尚足担心海外疫情持续
  此前,疫情尚未造成全球大流行时,对5G部署所遭受影响的分析更多侧重于市场需求的减弱。当时,疫情仍主要局限于中国,而中国又正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5G手机出货更是占全球近半的比重;另一方面,中国的疫情有望在数月之内得到控制,许多厂商的复工复产计划也进展顺利。
 
  而近段时间,疫情已全球蔓延。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据,3月31日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已超78.8万例。疫情对全球供应链影响的担忧也随之而来,尤其是对核心元器件供应。从设备厂商的角度看,虽然各大厂商对核心元器件多留有一定的备货,但如果疫情短时间得不到控制,无疑会对设备厂商的供货造成影响。
 
  近日,爱立信中国总裁赵钧陶在一场线上交流中介绍其中国工厂及供应商的复工复产情况后,也进一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担心海外疫情能否像中国一样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得到控制。
 
  杨光在采访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新冠疫情对产业带来的不确定性之一就是对全球供应链可能的冲击。其中,网络设备厂商的供应链遭受影响已是“不可避免”。
 
  集邦咨询分析师谢雨珊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设备大厂大多仍然要面临“上游缺料、生产缺工”的问题。她举例称,中国主要的印制电路板(PCB)生产集中在江苏和广东,另外也分布于四川、湖北、辽宁河口与河北秦皇岛;尽管目前湖北以外工厂的复工率已有5至6成,但短时间内还难以恢复至正常水平。
 
  爱立信中国总裁赵钧陶在采访中也确认了这一现状。中国是爱立信全球供应链上最重要的节点,其南京移动通信设备工厂是该公司最大的生产厂。此外,中国也聚集了爱立信最多的供应商,尤其在是无源器件方面,其全球供应链极大程度上依赖中国。尽管在江苏省及南京市政府的支持下,爱立信自身的复工已取得了较快的进展,核心供应商和一级供应商也已基本复工,但“供应商的供应商”仍可能面临一定的挑战。
 
  此外,无论是一级、二级还是三级供应商,员工到岗的情况也依然值得关注。“当时(2月)国内仍有旅行限制,到岗率不高。”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从最初的20%、30%,到后来的50%、70%,现在国内情况已经比较好了。”
 
  然而,在海外疫情日渐升级的情况下,全球供应链所受的影响却已难以预测。例如,出于对疫情期间的管控措施的担忧,美国半导体协会(SIA)已在近日呼吁美国政府将半导体产业列入基础性的必要行业并继续运营,以保障对全球各行各业的供应。
 
  杨光指出,设备大厂不论是华为、中兴还是爱立信,其主要工厂都在中国,而且也均从日本、欧洲等地采购关键的元器件。以爱立信为例,其所使用的半导体器件和芯片就主要来自美国、日韩和中国台湾等地区。
 
  赵钧陶也在采访中坦言:“国际上的情况是我们比较担心的,包括(疫情)持续多长时间,能否像中国这么快控制住。”
 
  不过,杨光也同时表示:目前来看,只要疫情持续不是太久,其影响依然可控。一方面,国内疫情恰好赶上春节假期,原本也生产效率较低,若近期全面复工进展顺利,对全年供货的影响就不会太大;而至于核心元器件,各大厂商通常会有一定数量备货。
 
  赵钧陶在采访中透露,从全球供应的角度看,爱立信第一季度所受影响“很有限”。“而且我们的现金流比较充足,也有竞争性的产品组合和成本结构。”
 
  不过他也指出,疫情存在很多不定数。“如果接下来两个季度疫情仍在继续,对整个供应链会造成影响。”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如果时间更长的话,对整个产业甚至是相关产业都有影响。”
 
  此外,被讨论较多的还包括终端市场需求减弱。近期,一批行业分析机构纷纷下调了对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的预期。
 
  例如,集邦咨询近日在1月已“未作过度乐观假设”的基础上,进一步将出货量预期下调至了12.96亿部,较2019年下降7.5%;同时,该机构还表示后续发展存在更多变量,若疫情拖到下半年,降幅恐持续扩大。
 
  与此同时,5G能够注入多大的动能难以量化。杨光坦言,目前对于5G的市场需求确实还存有疑问:消费者采用5G的意愿似乎还不够充分:而至于垂直行业,则更是一个“长尾化”的市场,难以在短期形成很大的规模。
 
  远程办公推升网络基建需求
  尽管如此,疫情期间远程办公、在线教育,以及居民的视频、游戏等需求带来了互联网流量的激增,推升了市场对稳定快速的网络、对5G的需求。赵钧陶直言:“从全球来看,移动通信和互联网等新基础设施的重要性从来没有像疫情中显现的这么重要过。”
 
  此次疫情下的全球远程办公,正在给运营商以及各国的通信基础设施带来一场“大考”。例如,欧盟已要求Netflix和Youtube等视频网站降低流媒体质量,以保障该区域互联网平稳运行。
 
  再以爱立信的全球服务中心(GSC)为例,这个全球7x24小时服务系统的4个重要节点分别位于中国、印度、罗马尼亚和墨西哥。受疫情影响,所在国家的员工先后进入了“居家办公”的状态。但在有的国家,通信相关基础设施的不足已对居家状态下员工的远端工作造成影响。
 
  作为对照,尽管中国也尚未完全摆脱“居家办公”,但较高的互联网基础设施质量保障了“居家办公”时的工作效率。“我们总部在考虑,全球GSC系统中,是不是应该统筹协调由防疫形势转好的中国节点来承担更多的工作。”赵钧陶表示。
 
  此外,疫情期间,部分的5G应用也得到了实践。杨光表示,疫情期间的防疫、应急、居家隔离、远程办公等等措施,对消费者的信息消费行为和垂直行业的通信连接需求都有促进作用,也会利好5G网络发展。
 
  近日已有分析称,尽管被寄予厚望,但目前5G专网的建设速度相对于公网仍有些落后。爱立信中国总裁赵钧陶也同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目前专网进展确实要慢一些。
 
  在他看来,专网的建设首先需要频谱基础,但目前这仍在讨论之中;此外,专网面向垂直行业的专业要求,更加复杂、更具挑战。
 
  工信部发文中国5G建设料加速
  跟海外相比,随着中国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以及对“新基建”的加码,5G建设的步伐仍有望达到甚至超出此前的预期。集邦咨询分析师谢雨珊认为,这取决于政府的支持力度与运营商的态度。
 
  今年3月,中国移动发布了5G第二期无线网主设备集中采购公告,启动了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共23万个基站的采购招标。此外在3月24日,中国工信部发布了《关于推动5G加快发展的通知》,从多个层面加大支持力度,以期发挥5G新型基础设施的规模效应和带动作用,支撑经济高质量发展。
 
  “工信部的文件解答了很多关键问题,给了行业里的厂商和参与者更清晰的方向。”赵钧陶说,“从这个意义上讲,(该文件出台)也是‘正当其时’。”
 
  另一方面,移动通信市场传统上也还是投资驱动的市场。杨光指出:“2019年三大运营商的营收增速都已低于或接近于零,需要借助新技术、新业务刺激增长,并利用新技术探索新的市场空间。”
 
  从中国三大运营商的2019年财报来看,他们确实都面临着收入增长的压力。不过,2019年三大运营商的5G投资总共达到了412亿元;而2020年,这一数字将超过1800亿元,且5G投资均占到了资本开支的一半乃至过半。
 
  杨光认为,目前国内疫情已基本稳定的情况下,政府的推动力度与运营商的投资计划都非常坚决,因此5G进程不会受很大的影响。
 
  此外,他还特别指出,如果疫情在全球的扩散对中国外向型出口行业的影响进一步扩大,政府还可能会相应地加大对新基建的推动和支持力度,而这又可能会进一步加速国内5G的建设速度。
继续阅读
毫米波助力5G潜能释放

5G商用进入第二年,目前在30多个国家已经部署了超过60张5G网络。疫情让全球更加认同高速、可靠、普及的通信网络对于应对危机、保障产业发展和人民生活的重要作用。中国工信部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同比增39.3%。根据全球第二大运营商沃达丰今年3月披露的数据,疫情期间,在一些欧洲国家,沃达丰承载的网络流量激增50%;在英国,相应增长率为30%。

科普丨重新认识5G

2017年,当时小蜂窝密致化技术才刚推出,5G毫米级固定无线接入技术还在测试。今天,由于技术的进步,这些技术已经大规模铺开。在本书中,我们将探讨以上技术及其他5G技术的进步,以及这些技术如何重塑移动网络、移动设备、行业、用例及企业。

项立刚:“世界最大5G网”蓄势待发

到今年6月6日,我国正式发放5G牌照已满一年。在眼下的“新基建”中,5G被列为排头兵,但对很多普通消费者而言,大家还是觉得5G发牌一年对自己的生活并没多大影响。围绕5G的质疑一如既往。但很多具有深远影响的事都是静水流深,而非每天轰轰烈烈。现实情况是,一方面一些人对5G并无特别感受,但另一方面,中国已经“悄悄”建成了世界上第一大5G网络。

科普丨发现 5G 的不同之处

所有前代蜂窝连接标准几乎无一例外,都把重心放在消费类通信服务的进步上,例如:升级 Web 浏览功能、提高数据传送速度、增加视频流功能、完善无线连接等。5G 的受众远不止消费者;5G 还将要解决企业、城市、公用事业设施组织等的需求。

中国5G势头猛烈,欧美无奈无法前行?

近日,一篇名为《中国 5G 势头猛,欧美因疫情裹足不前》的文章在国外网站上刊登。文章中表示,中国正在加速新一代通信标准 5G 的普及,而欧美国家因受新冠疫情影响在通信网络建设和支持新机型投放方面的投资明显放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