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立刚:“世界最大5G网”蓄势待发

分享到:

                                                 本文来自网络

到今年6月6日,我国正式发放5G牌照已满一年。在眼下的“新基建”中,5G被列为排头兵,但对很多普通消费者而言,大家还是觉得5G发牌一年对自己的生活并没多大影响。围绕5G的质疑一如既往。但很多具有深远影响的事都是静水流深,而非每天轰轰烈烈。现实情况是,一方面一些人对5G并无特别感受,但另一方面,中国已经“悄悄”建成了世界上第一大5G网络。

尽管为了争夺“世界上最早5G商用国家”这个名号,美国和韩国展开激烈竞争,最后韩国“偷袭”了美国,成为第一个5G正式商用的国家,韩国也建成约11.5万个5G基站,在全世界5G建设中占据一个较为领先的地位。但中国去年正式发放5G牌照后就进入了5G加速度状态,2019年11月1日中国5G正式商用;2020年以来虽然面对疫情压力但5G建设并未放缓,截至3月底中国5G基站达到19.8万个,目前还在以每周1万个的速度增长。

在5G牌照发放一年后的现在,中国5G基站数量已达到30万个左右,到今年年底则会达到约60万个。这个数量将是美国15倍,目前美国有不超过2万个,美国规划建设完成的5G网络基站总数也只有60万个左右。除了基站,我们还拥有超过3600万5G用户,相信到今年年底这个数字就将超过1亿。

网络和用户,都是5G基本能力构建和长远发展的基础性要素。很多人认为5G没有让人眼前一亮,觉得5G发展成绩就应表现在大量业务上。但事实是只有网络建设起来,业务才能全面发展起来。虽然我们已建成30万个基站,年底会建到60万左右,但这个基站规模还是满足不了中国5G发展要求。中国要建设完整的5G网络,基站数会超过600万个,一周建1万个的速度都还不够。

5G牌照正式发放一年,我们已看到了5G网络应用可能带来的变化和便利。比如疫情期间备受关注的雷神山、火神山医院建设,因为时间极短,边设计、边建设,无法进行光纤覆盖,而用5G布网,一夜之间就保证了网络畅通。没有5G网络及其保证下的高清视频沟通,“两山”医院的医生和家人交流以及一些必要的远程诊疗就很难实现。也许普通用户暂时没看到这些,但5G确实已被越来越广地应用起来,正实实在在地解决问题。

新基建模式下的5G+AI已在众多行业中得到探索和应用,比如在矿区爆破预警、水泥仓安全巡检、无人仓库和无人码头等“无人化”作业等等。现在,对于5G网络建设,地方政府比电信运营商更积极,因为他们通过疫情期间的情况看到,5G对社会管理和技术革新拉动巨大。

要建成全国5G网络还需一些时日,5G和产业、生活消费等各个领域结合起来进而形成强大的业务体系,也还需要一定积累。很多普通消费者一时没能看到5G蕴含的巨大价值,但无论网络、终端、业务,与5G相关的行业中人已经找到诸多应用和突破机会,也做出了不俗成绩。相信5G中国一定会领先世界,同时对普通人的工作、生活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在此之前,我们还需要一点耐心,需要一定积累。

继续阅读
从基带到射频:数据在手机和基站内的奇妙旅程

说起基带和射频,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它们是通信行业里的两个常见概念,经常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过,越是常见的概念,网上的资料就越混乱,错误也就越多。这些错误给很多初学者带来了困扰,甚至形成了长期的错误认知。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写一篇文章,对基带和射频进行一个基础的介绍。

5G高低频组网,到底是什么意思?

目前,全球5G网络建设正处于如火如荼的阶段。根据数据统计,截止2020年8月,全球已有92个5G商用网络,覆盖38个国家和地区。这些5G网络,基本上都采用了TDD的制式。

为什么无线通信需要同步?

无线网络是由一个一个的基站组成的。单个基站的覆盖范围和容量有限,因此基站间需要进行各种信令交互来实现小区选择,重选,切换,负荷均衡,干扰协同等复杂的操作。

史上最全!5G各类场景的天线解决方案

随着5G试验网络开展,5G基站系统通道数的增加并未提升单用户的感知,其作用主要是增加多用户的接入容量,但同时也增加了建网投资成本。在实际的应用场景,如室外密集热点场景、广域覆盖场景、室内分布场景、交通干线和隧道场景,它们在覆盖和容量上的需求都是有差异的。

抗混叠低通滤波器的设计准则

滤波器 IC 若配置为四个二阶滤波器,则可以实现一个六阶滤波器,但若滤波器 IC 配置为双四阶滤波器,则只能实现一个八阶滤波器。滤波器组件 抗混叠滤波器若要用于声频和超声频率,则可以使用有源或开关电容滤波器来实现。通常,使用任一滤波器类型的结果非常相似。在使用 16 或更高位超高分辨率 ADC 的应用中,由于出现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