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离不开华为?还是华为离不开5G?

分享到:

                                                       本文来自网络
 
与非网 6 月 10 日讯,如今,以 5G 为抓手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简称“新基建”)正如火如荼,成为推动我国社会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
 
 
而华为的 5G 和 5G 技术已成为备受争议的话题,在 ABI Research 近日发布的报告中,分析总监 Dimitris Mavrakis 总结了华为对 5G 产业的重要性。
 
 
Dimitris Mavrakis 认为,对华为的大多数批评在一定程度上不是来自客户,合作伙伴甚至竞争对手,而是来自政府机构、国家安全组织和监管机构。支持与反对的论点之间的界限非常模糊,许多关键问题,包括地缘政治贸易战,现有的供应商关系和 5G 市场条件都交织在一起。而且,虚假信息也扭曲了这一讨论,因此很难就这个主题得出清晰的结论。
 
华为一直是 4G 和 5G 的技术巨头,也是 3GPP 会议上的杰出贡献者,并且是 4G 和 5G 的最大专利持有人之一。Dimitris Mavrakis 列举了华为多次展示其专业知识,专业精神和协作方式的案例:
 
华为在 2007 年与沃达丰(Vodafone)联合开展的创新实验室中开发了 SingleRAN 概念。此技术将蜂窝基站分解为位于塔架底部的基带单元(BBU)和与天线相邻的无线电远程单元(RRU)。以前,基带和无线电单元都在塔的底部,并且使用射频(RF)电缆将它们连接到天线。这导致非常高的布线成本和信号损耗,以及电源效率低下。另一方面,SingleRAN 提供了汇集多代(包括 2G,3G 和 4G)的基带资源的功能,现在已成为所有供应商提供的行业标准。
 
华为于 2017 年 11 月率先推出 CloudAIR 概念,该概念允许 4G 和 5G 系统之间的频谱共享。这与动态频谱共享(DSS)概念非常相似,该概念现已在 5G 部署中商业化。华为并不是唯一一家开发此服务的公司,可以说许多 3GPP 参与者为 DSS 的商业发展做出了贡献,但是,华为是最早确定蜂窝代际之间频谱共享需求的公司之一。
 
 
华为还发布了 64T64R 大规模多输入多输出(MIMO)有源天线单元(AAU),可在 3.5 GHz 频带内支持 400 MHz 的带宽,从而突破了 RF 组件,功率放大器和系统的极限设计。该 AAU 旨在支持在该频段拥有非连续 5G 频谱的移动运营商。
 
 
华为还是唯一在早期商业化阶段就开发了窄带物联网(NB-IoT)网络功能和芯片组 / 设备的供应商,从而将蜂窝物联网功能带入了多个企业领域。
 
 
他认为,这些创新只是华为新产品和解决方案的几个例子。根据供应商报告,华为在技术和实施领域,还有更多的计划正在酝酿中。这说明华为是发展 5G 技术和网络部署(包括基于消费者的室外网络以及企业应用程序)的重要公司。禁止华为进入全球市场不仅会限制运营商在供应商方面的选择,并可能迫使他们依赖于巨头垄断,而且还会影响整个产业价值链中的技术创新。
继续阅读
74张5G专网许可!德国工业巨头真爱5G

9月21日,德国联邦网络管理局(BNetzA)最新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已收到78份5G独立专网许可证申请。其中,74份已获得批准。短短10个月时间就颁发了74张许可证,德国企业对于自建5G专网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俄罗斯自产5G基站,11月开始测试

近日,俄罗斯媒体报道,ANO Digital Economy表示,俄罗斯正在开发5G基站,将于今年11月份开始测试,并计划于2023年开始量产。

9 月 22,Qorvo 将为你带来 GaN 射频的精彩分享

为进一步推动中国芯片设计能力的提升,由 EETOP 联合 KEYSIGHT 共同举办的“2020 中国半导体芯动力高峰论坛”将于 9 月 22 日隆重举行。峰会将集聚产业学术大咖、行业顶尖专家和民间技术精英,共同探讨集成电路产业前沿技术及实践经验,关注 IC 设计思想和方法,旨在推动产业的协同创新,助力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快速发展。

5G与毫米波有何差异?它们分别为PCB带来哪些变化?

在华为研发出高速、大容量的下一代通信标准“ 5G”以来,随着兼容 5G 的智能手机发售,它开始真正走进我们的生活。这一次,我要介绍的,是 5G 高频和毫米波之间的差异,和 5G 行业中 PCB 的变化方式以及用于各种用途的 PCB 的类型。

5G核心网迁移到公有云,真的来了

日前,运营商Telefonica德国/O2宣布与AWS和爱立信合作,将在AWS公有云上部署5G核心网,以面向工业制造、汽车、物流等行业以及中小企业提供5G行业专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