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C在5G能走多远?

分享到:

本文来自网优雇佣军
 
边缘计算技术(Mobile Edge Computing)是ICT融合的产物,结合日渐成熟的SDN/NFV、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5G网络成为各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基础设施之时,MEC也成为支撑运营商进行5G网络转型的关键技术,以满足高清视频、VR/AR、工业互联网、车联网等业务发展需求。MEC作为新兴IT技术的代表,终于在电信运营商的网络中有立足之地。它能在传统的CT领域融入多深?走多远?
 
MEC标准的发展
 
早在2009年,3GPP尝试在R10的3G/4G标准中引入LIPA-SIPTO(本地IP接入,本地IP分流)方案,用于数据不经过核心网,直接在家庭小站的分流,此时已经具备了“边缘分流”的基本功能。在宏蜂窝网络中的方案也后续完成,但是只能以APN为粒度,并且需要在终端侧进行手工配置。2017年,3GPP在R14的4G网络构架中引入了CUPS(控制面和用户面分离),控制面可以根据APN选择用户面,分流功能更进一步。但是此时5G呼之欲出,运营商和设备商都已经无意在4G网络中大力推动这项技术了。终于在R155G标准中,3GPP SA2下一代网络构架研究(TR23.799)以及5G系统架构(TR23.501)中对边缘计算予以了支持。MEC可以根据应用信息(应用标识、IP地址、数据流规则等)通过5G控制面AF传递给PCF,从而影响SMF进行UPF选择及PDU会话建立。
1
MEC从R10的最原始的分流功能,历经近10年,跨越了5个3GPP的版本,伴随着5G核心网SBA构架的形成和云计算的快速发展,形成了现在的边缘计算的技术形态。
 
MEC标准是双规发展制。一方面3GPP着重定义MEC和5GC网元的交互方式,另一方面ETSI着重在MEC的平台、虚机和API等等的管理。从2014年到2016年,ETSI陆陆续续完成关于MEC平台构架,虚机管理,API管理等等规范。在ETSI眼中,MEC是ETSI与3GPP融合发展的典范。
2
但是目前的融合也仅仅能支持业务本地化、本地分流等的基本功能。更进一步的能力,无线网络能力开放,位置服务,和移动性管理等能力,需要等待3GPP R17的Deployment guidelines for typical edge computing use cases in 5G Core network(5GC)、Study on enhancement of support for Edge Computing in 5G Core network(5GC)、Architecture for enabling Edge Applications(EA)等研究成果了。ETSI设想的MEC融合C-RAN,最深度融入蜂窝网络,提供最短时延的方式,在3GPP里还无计划。
 
且不说标准成熟度能否支撑商用。就电信行业现行的商业模式,跨越“G”的技术,如从4G到5G,由于设备商看重市场份额,运营商和设备商都会加快推动新技术的落地。如果属于同一“G”中的演进类版本中的技术,大多数都难以商业部署,这一点从MEC在R10到R14的遭遇就可以看到;其实很多3G/4G在3GPP中的演进技术的商业落地都很缓慢。但这并不能改变MEC作为两大标准体系的结合的典范。
3
从上图可以看到,5G中实现超低时延,5G系统本身的作用是极其有限的。即使URLLC辛辛苦苦把空口时延从10ms降低到1ms,对整体230-2130ms级别时延的影响微乎其微。将MEC插入到核心网(CoreNetwork)之前,则可以迅速将时延缩。MEC才是现实5G超低时延最关键的技术。
4
上图是中国联通白皮书中对MEC全国部署构想,区域DC在全国范围内大约有70-80个,端到端时延小于50ms,服务全国。本地DC在全国范围内大约有600-700个,端到端时延小于20ms,部署位置位于地级市和省内重点县级市。边缘DC在全国范围内约有6000-7000个,端到端时延小于10ms,边缘DC化改造主体是汇聚机房。综合接入局房在全国范围内约有6万-7万个,端到端时延在2ms-5ms之间。
 
如此巨大的投资,运营商自然是希望能从MEC得到回报的。
 
MEC的商业潜力
 
从4G开始,移动互联网打破电信运营商封闭的花园,OTT多种多样服务类型的快速出现,以BAT为代表的OTT公司的收入利润快速增长,运营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流量指数级增长,自己的收入利润原地踏步,一步步沦为数据“哑管道”。运营商从OTT增长中找到新增长点的渴望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运营商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从MEC盈利的机会。根据Chetan Sharma的预计MEC能在2030年在全球带来超过4万亿美元的收入增长,但是超过75%的收入都是来自应用的,运营商的连接收入增长少得可怜。要知道,GSMA估计2019年全球运营商无线网络收入也就1万亿美元左右。从4万亿的商业潜力中分得一杯羹,对增长乏力运营商来说,太重要了。
5
另一家咨询公司Mobile Expert则给出了更详细的预测,到2025年低时延无线连接给美国运营商带来的增量收入,大约只有12亿美元。2019年美国运营商的无线连接收入大约为250亿美元。12亿美元的增长实在是微乎其微。
6
看到了不同业务领域的巨大的商业潜力差距,不难理解Analysys Mason针对全球运营商的一项调研显示:63%的运营商希望直接进入MEC的应用服务这块巨大的蛋糕,70%的运营商希望提供PaaS。
7
从中国运营商发布的MEC白皮书可以看出,运营商希望通过管控住MEC,把握住流量的入口,尽可能从流量中提现价值。
8
以中国联通的边缘计算白皮书为例,书中就明确提出了除了区域DC会进行区域MANO和统一云管平台的部署,实现对整个通信云基础设施的管理。中国联通对传统的MANO管理域进行扩展,最终实现对边缘业务平台以及第三方APP的管理。MEP-O支持对第三方APP特性的描述直接进行处理,例如选择合适的边缘平台,对MEP-M进行特性配置等;MEP-M对第三方APP规则和需求管理(例如TrafficRules、DNSRules)和生命周期管理。
 
对于小OTT玩家而言,也许还能接受这个模式。但是现在有能力推动部署低时延业务(如VR/AR游戏,高精地图等)的公司都将是BAT级别的大公司。技术上,这些互联网公司可能完全无法接受自己的IT系统被一个新进入IT系统的电信公司管理,而且得和每一家运营商分别协调。商业上,OTT也不想被其他人控制住流量入口。互联网公司希望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一样,经过TCP/IP协议的完美隔离,可以随意开发自己的业务,而无须和运营商进行任何协商,快速统一部署。电信运营商则希望通过MEC接入5GC的入口,从互联网公司收入中切下一块蛋糕。巨大商业利益造成OTT和运营商在技术构架上互不相让的局面,必然会减缓MEC的普及速度和商业价值的实现。
 
MEC的商业模式
 
根据MEC部署的不同位置和主导方,现在MEC的主要商业模式有以下:
 
一、厂区专业边缘计算
 
特点:MEC和UPF一起部署在厂区,医院等地区。小范围覆盖,配合5G无线能力,提供高带宽低时延能力,主要用于建设智能制造、智能医院等专网。
 
优点:受众单一,一个运营商覆盖一个厂区即可,独立部署,应用是工厂医院等自有,无须协调第三方。
 
缺点:工厂医院已有的应用需要二次开发迁移到MEC平台。
 
二、汇聚节点/城市/大区部署MEC+运营商云(Telco Could)
 
特点:运营商可以根据需要,在汇聚,城市或大区等部署不同级别MEC节点,提供不同等级的低时延。运营商自建云。
 
优点:运营商统一管理。
 
缺点:运营商和设备商希望控制OTT,寻求新收入来源是一个宏大的想法。这种商业模式需要OTT为每一个运营商平台都来适配,难以建立生态。伴随着Verizon Cloud,Vodafone Cloud的相续消失,这种商业模式逐渐消失。爱立信推广的Edge Gravity曾希望为OTT打造面对所有运营商的统一平台,打造MEC应用生态,最后也无果而终。看来IT和DT之间,仍有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IT不懂DT的稳定,DT不明白IT的灵活。
 
三、汇聚节点/城市/大区部署MEC+OTT云接单一运营商
 
特点:运营商开放UPF和MEC之间N6接口。OTT可以根据需要,在某一运营商的汇聚机房,城市或大区等不同级别节点部署MEC,提供不同等级的低时延。
 
优点:OTT自己灵活部署,该模式在北美被认可。
 
缺点:运营商某种程度上仍然是“哑管道”,只是增加了根据MEC地理位置不同收流量费的能力,无法实现中国运营商构想的对OTT的完全把控。OTT需要在每个运营商节点都建立一套自己的MEC,重复投资。
 
四、汇聚节点/城市/大区部署MEC+OTT云接多运营商
 
特点:运营商开放UPF和MEC之间N6接口。OTT可以根据需要在汇聚机房、城市或大区等不同级别节点部署MEC,同时接入多个运营商,同时提供不同等级的低时延。
 
优点:OTT可以灵活部署,节省投资,北美OTT接受程度最高。
 
缺点:由于不同运营商汇聚机房地址位置分布可能完全不同,OTT的MEC难以实现在汇聚机房级别的协同,无法达到小于10ms的时延。OTT的云在三个运营商之间互联互通,运营商服务无差异化,几乎沦为机房出租商。在前文Analysys Mason的调研中,这也是运营商最不希望的商业模式(Real-Estate Provider)。
 
除了模式一现在有明确的发展模式,模式二、三和四都还处于胶着状态。
 
MEC在5G的未来
 
MEC现在在5G网络(R15)中仅仅实现了本地分流一个功能。无线网络能力开放,位置服务,和移动性管理等能力都还有待开发和完善。
9
如Gartner在2019年的边缘计算成熟度曲线中的所示,现在大众对边缘计算预期处于顶峰状态。但由于标准成熟不足,运营商和OTT对利益分配未达成一致,生态发展缓慢等原因,基于MEC的各种耀眼的业务(如AR/VR,自动驾驶,MEC+切片等)将难以在短期内商业化,戳破现在MEC的泡沫,大众对MEC的期望迅速下滑。作为ICT的融合典范,作为5G降低时延的重要网元,一方面,3GPP R16针对URLLC和V2X进行了加强,为全网实现低时延提供了基础;另一方面,MEC作为IT技术也会持续改进。CT和IT技术共同进步,胶着的商业模式一定会被打破,MEC会陆续支持一些高体验低时延的业务,如AR/VR游戏,大众对MEC的预期会稳步爬升和恢复。
 
MEC的能力何时可以达到2019年的顶峰预期呢?如果以自动驾驶为例,假设实现全网99.9%的10ms延迟(暂无任何机构给出数据),需要整个产业链从运营商、设备商、终端、操作系统、芯片、甚至铁塔公司一起协调。不知道届时,是不是MEC in 6G来挑起这个重任,甚至建立一个新的更高的预期?
继续阅读
QORVO联合其他业内领先的无线芯片组提供商和射频前端供应商联合成立OpenRF联盟

中国北京,2020 年 10 月 21 日——移动应用、基础设施与航空航天、国防应用中 RF 解决方案的领先供应商 Qorvo®, Inc.(纳斯达克代码:QRVO)日前宣布联合其他领先的无线芯片组提供商和射频前端供应商联合成立 OpenRF™ (开放式射频协会)。该联盟致力于将多模式射频前端和芯片组平台的硬件和软件功能互操作性扩展到 5G 时代,同时满足客户对开放式架构的需求。其创始成员包括 Broadcom Inc.、Intel Corporation、MediaTek Inc.、Murata Man

从基带到射频:数据在手机和基站内的奇妙旅程

说起基带和射频,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它们是通信行业里的两个常见概念,经常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过,越是常见的概念,网上的资料就越混乱,错误也就越多。这些错误给很多初学者带来了困扰,甚至形成了长期的错误认知。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写一篇文章,对基带和射频进行一个基础的介绍。

5G高低频组网,到底是什么意思?

目前,全球5G网络建设正处于如火如荼的阶段。根据数据统计,截止2020年8月,全球已有92个5G商用网络,覆盖38个国家和地区。这些5G网络,基本上都采用了TDD的制式。

为什么无线通信需要同步?

无线网络是由一个一个的基站组成的。单个基站的覆盖范围和容量有限,因此基站间需要进行各种信令交互来实现小区选择,重选,切换,负荷均衡,干扰协同等复杂的操作。

史上最全!5G各类场景的天线解决方案

随着5G试验网络开展,5G基站系统通道数的增加并未提升单用户的感知,其作用主要是增加多用户的接入容量,但同时也增加了建网投资成本。在实际的应用场景,如室外密集热点场景、广域覆盖场景、室内分布场景、交通干线和隧道场景,它们在覆盖和容量上的需求都是有差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