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 手机的发射功率,到底能有多大?

分享到:

本文来自Qorvo半导体
 
随着 5G 网络的建设,5G 基站成本高,尤其是能耗大的问题已广为人知。
 
以中国移动为例,为了下行支持高速率,其 2.6GHz 的射频模块就要求 64 通道,最大 320 瓦发射功率。
 
而与基站通信的 5G 手机,由于和人体的接触过于密切,「辐射危害」的底线必须严防死守,因此只能戴着镣铐起舞,发射功率严格受限。
 
4G 手机的发射功率,就被协议限制为最大 23dBm(0.2 瓦),这个功率虽说不大,但 4G 的主流频段(FDD 1800MHz)频率较低,传播损耗相对较小,用起来倒也问题不大。
 
5G 的情况就复杂一些。
 
首先,5G 主流的频段是 3.5GHz,频率较高,传播路损大,穿透能力差,同时手机能力弱,发射功率小,因此上行容易成为系统瓶颈。
 
再者,5G 以 TDD 模式为主,上下行是分时发送的。一般情况下,为了保证下行容量,分给上行的时隙较少,约占 30% 左右。也就是说,TDD 模式下的 5G 手机仅有 30% 的时间发送数据,这就进一步降低了平均发射功率。
 
并且,5G 的部署模式灵活,组网复杂。
 
在 NSA 模式下,5G 和 4G 通过双连接的方式同时发送数据,一般 5G 为 TDD 模式,4G 为 FDD 模式,如此一来,手机的发射功率应该为多大?
1
在 SA 模式下,5G 不但能以 TDD 或者 FDD 单载波发射,还可以把这两种模式的载波聚合起来,和 NSA 的情况类似,手机就要在两个不同频段,TDD 和 FDD 两种模式下同时发送数据,发射功率应该为多大呢?
2
另外,如果是 5G 的两个 TDD 载波聚合,手机发射功率又应该多大呢?
 
3GPP 考虑地很周到,为终端定义了多个功率等级。
 
在 Sub6G 频谱上,功率等级 3,大小为 23dBm;功率等级 2,大小为 26dBm;功率等级 1,理论上功率更大,目前还没有定义。
 
毫米波频段因频率高,传播特性和 Sub6G 不同,使用场景更多考虑固定接入或者非手机使用,标准为毫米波定义了 4 个功率等级,且对于辐射的指标限制较宽。
 
目前 5G 商用以 Sub6G 频段下的手机 eMBB 业务为主,下文将主要聚焦于此场景,针对主流的 5G 频段(如 FDD n1,n3,n8 等,TDD n41,n77,n78 等),分六种类型来描述。
 
5G FDD (SA 模式):最大发射功率为等级 3,即 23dBm;
 
5G TDD(SA 模式):最大发射功率为等级 2,即 26dBm;
 
5G FDD + 5G TDD CA(SA 模式):最大发射功率为等级 3,即 23dBm;
 
5G TDD + 5G TDD CA(SA 模式):最大发射功率为等级 3,即 23dBm;
 
4G FDD + 5G TDD DC(NSA 模式):最大发射功率为等级 3,即 23dBm;
 
4G TDD + 5G TDD DC(NSA 模式):R15 定义的最大发射功率为等级 3,即 23dBm,R16 版本可支持的最大发射功率为等级 2,即 26dBm。
 
通过上述 6 种类型,我们可以看出以下特点:只要手机的工作模式出现 FDD,则最大发射功率只能为 23dBm,而在独立组网 TDD 模式下,或者非独立组网 4G 和 5G 都是 TDD 
 
模式时,最大发射功率可以放宽到 26dBm。
 
那么,协议为什么对 TDD 如此关爱?
 
众所周知,无线通信对人体所造成的电磁辐射是否有害,业界一直众说纷纭,但为了安全起见,手机发射功率必须严格限制。
3
目前,各个国家和组织制定了相关的电磁辐射暴露健康标准,将手机的辐射严格限制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只要手机遵守这些标准,就可以认为是安全的。
 
这些健康标准都指向了一个指标:SAR,专门用于手机等便携通信设备近场辐射对人体健康影响。
 
SAR 的全称是 Specific Absorption Ratio,中文意为「比吸收率」。其定义为「人体的一部分组织,平均一秒钟时间会吸收多少手机发出的电磁波能量」,单位为 W/kg。
4
中国的国标借鉴了欧洲的标准,明确规定:「任意 10 克生物组织、任意连续 6 分钟内的平均比吸收率(SAR)值不得超过 2.0W/kg」。
 
也就是说,这些标准评估的是一段时间内手机产生电磁辐射的平均值,短时间功率内高一点,但只要平均值不超标就问题不大。
 
如果在 TDD 模式和 FDD 模式最大发射功率均为 23dBm,但 FDD 模式的手机是一直在发射功率的,而 TDD 模式的手机一般只有 30% 的时间发射功率,因此 TDD 的总体发射功率要比 FDD 小约 5dB。
 
因此,给 TDD 模式的发射功率补偿 3dB ,正是在满足 SAR 标准的前提下,拉齐 TDD 和 FDD 之间的差异,它们最终平均下来的发射功率都可达到 23dBm。
5
5G 手机的发射功率到底有多大?看到这里,相信已经有了答案。
继续阅读
5G或推动射频前端大变局

射频前端市场将以8%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增长,从2018年的150亿美元,有望到2025年达到258亿美元。加上5G技术的助力,射频前端市场的重要性和市场红利不言而喻,因而近来射频前端领域涌现了不少重大事件。

QORVO联合其他业内领先的无线芯片组提供商和射频前端供应商联合成立OpenRF联盟

中国北京,2020 年 10 月 21 日——移动应用、基础设施与航空航天、国防应用中 RF 解决方案的领先供应商 Qorvo®, Inc.(纳斯达克代码:QRVO)日前宣布联合其他领先的无线芯片组提供商和射频前端供应商联合成立 OpenRF™ (开放式射频协会)。该联盟致力于将多模式射频前端和芯片组平台的硬件和软件功能互操作性扩展到 5G 时代,同时满足客户对开放式架构的需求。其创始成员包括 Broadcom Inc.、Intel Corporation、MediaTek Inc.、Murata Man

从基带到射频:数据在手机和基站内的奇妙旅程

说起基带和射频,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它们是通信行业里的两个常见概念,经常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过,越是常见的概念,网上的资料就越混乱,错误也就越多。这些错误给很多初学者带来了困扰,甚至形成了长期的错误认知。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写一篇文章,对基带和射频进行一个基础的介绍。

5G高低频组网,到底是什么意思?

目前,全球5G网络建设正处于如火如荼的阶段。根据数据统计,截止2020年8月,全球已有92个5G商用网络,覆盖38个国家和地区。这些5G网络,基本上都采用了TDD的制式。

为什么无线通信需要同步?

无线网络是由一个一个的基站组成的。单个基站的覆盖范围和容量有限,因此基站间需要进行各种信令交互来实现小区选择,重选,切换,负荷均衡,干扰协同等复杂的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