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提出用于替代华为,Open RAN与VN如今发展势头如何?

标签:Open RANVN5G
分享到:

本文来自 TechSugar
 
今年2月,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直接驳回了用于替代华为的新兴技术,并认为其是空中楼阁。如今,该新兴技术却迎来强势增长。
 
今年2月,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直接驳回了用于替代华为的新兴技术,并认为其是空中楼阁,建议美国考虑投资传统的、基于硬件的垂直整合供应商诺基亚(Nokia)和爱立信(Ericsson)。这两家欧洲公司以及韩国的三星(Samsung)确实为新的5G领域提供了可行的系统,但同时也承受着高于华为的成本,部分原因在于中国政府对其国家领头企业的巨额补贴。不过新技术更具灵活性且开放运营,与其他基于硬件的产品相比,都易于升级且价格便宜。
 
相关新技术分别是Open RAN(开放式无线电接入网)和虚拟网络(VN),是利用软件和云计算来取代华为和三大竞争对手所特有的集成硬件网络。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是开放的,采用了满足通用标准的任何供应商提供的现成组件,与垂直集成并依赖单一来源硬件和软件的专有硬件网络形成鲜明对比。它们是虚拟化的,因为它们利用互联网连接和易于更改的软件作为操作架构,而不是从单一来源嵌入硬件的预编程操作系统。因此,对于新的应用程序和操作策略的转变,这些新系统可以更快、更便宜地升级和适应。
 
开放经营公司的先驱之一Mavenir最近强调了竞争的好处:“通过给予移动运营商更大的灵活性来选择最适合其需求的供应商,我们开放竞争促进了网络性能方面的更多创新、更快的部署和网络升级以及更具弹性的网络。”
 
Altiostar、Mavenir和Parallel wireless是总部位于美国的三家先进的系统集成商,它们通过多种无线电、移动电话、计算机、云计算和软件供应商来设计新架构,与世界各地的多家供应商保持着合作,例如日本、韩国以及印度等。
 
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占所有无线用户22%的全球电信运营商正在引进或运营开放式RAN和VN网络。据研究公司IGR预测,到2024年,这一数字将增长到47%。新系统的早期使用经验表明,与华为或爱立信等传统集成硬件系统相比,新系统平均节省了约40%的网络建设初始资本支出,总计节约费用约在31%到49%之间,其中包括持续的运营费用。
 
还有一点,新技术的早期推广地点包括密集的城市和农村环境,而且许多企业采取后向一体化的战略,因此现有的网络设备不必完全移除。
 
在现有2G,3G和4G系统的基础上,土耳其建立了一个网络,以Parallel Wireless作为系统集成商,分解了硬件和软件组件。这个复杂的系统也可以升级到5G,且无需更换所有旧组件,增加了成本优势。
 
新系统还有另一个特性,打个比方,美国农村的运营商Inland Cellular在西部山区被称为“自组织网络”(SON),他们使用计算机和软件,根据网络需求自动调整服务并解决瓶颈,节省了人工干预的时间和成本。
 
最重要的“绿地(greenfield)”系统是由日本乐天建立,该公司目前在日本运营4G VN,并计划在今年启动5G服务。乐天是Altiostar的投资者之一,它也在向其他供应商推销自己的技术和服务,以替代华为和传统硬件供应商。阿拉斯加的OptimERA公司服务于荷兰港口周围分散的沿海捕鱼区,该公司通过使用开放RAN架构将早期的2G到4G子系统集成到其计划中的5G升级中。西班牙的电信巨头Telephonica成功在秘鲁建立了Open RAN网络。
 
印度和美国正在使用这种新技术建立更大规模的网络。在印度,三家最大的蜂窝网络运营商——印度信实工业(Reliance Jio)、巴蒂电信(Bharti Airtel)和Vodafone Idea正试验某种版本的新Open RAN和VN技术。信实工业致力于Open RAN,并且正在开发自己的集成系统,同时也在与美国高通和谷歌合作开发手机。
 
在美国,三大移动网络运营商都在使用更新的技术来实施专门针对公司的网络和更广泛的消费者系统。在美国,卫星运营商DISH Networks拥有大量可用的频谱,并计划利用这些频谱建立一个5G系统,部分原因是与联邦通讯委员会(FCC)达成了协议。在最近与美国司法部达成的和解协议中,Sprint和T-Mobile的合并获得了批准,DISH还收购了这两家公司的预付费业务加入到自己的无线计划中。在与FCC的协议中,DISH承诺到2023年6月,将为美国70%的人口提供5G服务。作为对Open RAN技术的重大推动,DISH已经选择了这项新技术用于其5G网络,并与Mavenir、Altiostar和VMware基于云平台的合作来实现这项技术。
 
VN和Open RAN的突破最终或许可与个人计算机和互联网革命相提并论,后者掀起了中央计算机在1940年代至1970年代的主导特征。但是,阻力在于需要抵制拥有补贴的华为业务的经济吸引力,以及当前运营的大多数公司都有旧系统,而大量投资资本必须摊销。
 
随着新技术在城市和农村环境中得到验证,集成商正学习如何使部分现有遗留系统能适应虚拟化技术,并且随着新产品的优越经济和灵活性得到认证,变革的阻力将会减弱。乐天、DISH、巴蒂电信和沃达丰在4G和5G方面的部署对于大规模验证新技术也很重要。但是,用针对美国三大系统集成商的一项研究来说:“显然,Open RAN不再是一项科学实验,也不再仅仅适用于世界发展中地区的绿地运营商或MNOs(无线运营商)。”
继续阅读
QORVO联合其他业内领先的无线芯片组提供商和射频前端供应商联合成立OpenRF联盟

中国北京,2020 年 10 月 21 日——移动应用、基础设施与航空航天、国防应用中 RF 解决方案的领先供应商 Qorvo®, Inc.(纳斯达克代码:QRVO)日前宣布联合其他领先的无线芯片组提供商和射频前端供应商联合成立 OpenRF™ (开放式射频协会)。该联盟致力于将多模式射频前端和芯片组平台的硬件和软件功能互操作性扩展到 5G 时代,同时满足客户对开放式架构的需求。其创始成员包括 Broadcom Inc.、Intel Corporation、MediaTek Inc.、Murata Man

从基带到射频:数据在手机和基站内的奇妙旅程

说起基带和射频,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它们是通信行业里的两个常见概念,经常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过,越是常见的概念,网上的资料就越混乱,错误也就越多。这些错误给很多初学者带来了困扰,甚至形成了长期的错误认知。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写一篇文章,对基带和射频进行一个基础的介绍。

5G高低频组网,到底是什么意思?

目前,全球5G网络建设正处于如火如荼的阶段。根据数据统计,截止2020年8月,全球已有92个5G商用网络,覆盖38个国家和地区。这些5G网络,基本上都采用了TDD的制式。

为什么无线通信需要同步?

无线网络是由一个一个的基站组成的。单个基站的覆盖范围和容量有限,因此基站间需要进行各种信令交互来实现小区选择,重选,切换,负荷均衡,干扰协同等复杂的操作。

史上最全!5G各类场景的天线解决方案

随着5G试验网络开展,5G基站系统通道数的增加并未提升单用户的感知,其作用主要是增加多用户的接入容量,但同时也增加了建网投资成本。在实际的应用场景,如室外密集热点场景、广域覆盖场景、室内分布场景、交通干线和隧道场景,它们在覆盖和容量上的需求都是有差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