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的话音挑战下,运营商如何利用Single Voice Core获得助力

分享到:

本文来自网优雇佣军
 
在今天的文章中,我们要为大家介绍话音领域的“Single Voice Core”(SVC)解决方案。
1
SVC基于IMS架构,支持2G/3G/4G/5G/Fixed全用户接入和全业务处理。
 
它不仅能基于3GPP标准为运营商提供高质量的CS/VoLTE/Vo5G各个代际的话音业务,还通过简化网络架构、优化网元内部资源共享、减少网元和周边接口数量等方式,简化话音网络,解决2G/3G话音网的厚重老旧资产与4G/5G IMS话音网并存所带来的运维、投资、演进的多重复杂问题,以极简的架构助力运营商轻装上阵,集中精力聚焦5G发展。
 
SVC还能通过超越标准的技术手段彻底解决VoLTE漫游问题,从而帮助运营商扫清最难解决的VoLTE发展障碍,为全球5G的规模商用铺垫重要前提,并支持运营商将2G/3G频谱做薄乃至实现2G/3G彻底退网,实现频谱资源重耕,从而进一步促进5G在中低频段的发展。
 
下面,我们就来详细介绍一下SVC如何助力运营商迎接新时代的话音挑战。
 
首先,对于发展中电信市场,SVC以极简架构解决网络演进、运维、投资的多方面复杂问题
 
1) OPEX节省:SVC所实现的业务处理、接入、关口局三个层面的融合将减少50%的接口数量和网元节点数量,功耗节省55%,O&M复杂度的降低带来至少40%的OPEX节省。
 
2) 一次投资,多代际受益:无论是VoLTE、Vo5G的新建投资,还是CS网络的重建,都可通过在任意时间窗内的一次性投资得到全部解决。
 
3) 面向5G平滑演进,向前兼容CS:在SVC中仅需通过修改用户配置即可实现VoLTE用户向Vo5G的迁移,或是CS用户向VoLTE用户的迁移。
 
4) 5G用户体验保障:5G NR覆盖的不连续性会导致用户在NR、LTE、UMTS/GSM之间的频繁切换,从而带来用户语音体验的降低。SVC令核心网部分的切换从between NEs变成intra NEs,切换成功率提高20%,切换时延降低50%。
 
5) NFVI资源节省:SVC的融合可以省去部分网元的部署;CS、VoLTE、Vo5G用户此消彼长过程中NFVI硬件资源共享,统一的资源管理降低了NFVI资源占用的冗余率,相比非融合全网云化场景,可节省至少30%的NFVI资源。
 
其次,对于发达电信市场,SVC克服现有VoLTE漫游技术的局限性,彻底解决VoLTE漫游问题:3GPP定义的RAVEL、S8HR两种VoLTE漫游协议,RAVEL因涉及大量复杂的网络部署,且需签订漫游协议的双方开展深度交互合作而被运营商们束之高阁;S8HR的实现复杂度较低,但其计费模式只能按数据包的形式打包计费,而无法向2G/3G漫游一样按分钟计费。
 
计费方式的这一改变会为一些大体量的领先运营商带来每年数百万美元的损失。S8HR的另一个问题是VPLMN无法实现合法监听的自主可控,而需依赖HPLMN(Home PLMN)开放X接口来实现漫游期间的监听,这带来了法规方面的不确定性。不仅如此,由于S8HR协议所产生的新监听接口无法与原有监听网元相匹配,因此VPLMN运营商还需投资新建监听网元。
 
SVC能够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其是2G/3G/4G/5G话音网络的合体,融合的接口、融合的业务处理、融合的关口局使得HPLMN看到的VPLMN是一个CS话音网络,双方的漫游交互通过已在全球范围内高度成熟的CS漫游协议即可进行,成功避开S8HR协议的签订。
 
协议问题解决之后,位于VPLMN的用户便可毫无阻碍的享受高质量的VoLTE通话。HPLMN一侧的漫游话音计费模式不用做出任何改变,VPLMN监听完全自主可控而不需要依赖HPLMN,监听网元可利旧,无需重新投资。
 
由此,SVC便彻底解决了VoLTE漫游问题。另一方面,对于HPLMN不支持VoLTE(没部署IMS)的4G漫入用户,VPLMN的SVC也可“假扮”成CS网络,为漫入4G用户提供话音业务,而无需回落到2G/3G网络。
 
这将为有志实现2G/3G彻底退网的VPLMN运营商扫除不能为漫入非VoLTE用户提供话音业务的后顾之忧。
 
SVC自2020年2月发布以来,已在全球范围内收获多个正式商用合同,14个trial合同,以及35家运营商的合作意向。
 
与此同时,多家领先运营商认可SVC价值,将其关键特性写入GSMA标准(PRD编号:NG121,NG122),达成产业共识。这一举措将为全球运营商的话音网络演进提供重要的理论依据。
继续阅读
QORVO联合其他业内领先的无线芯片组提供商和射频前端供应商联合成立OpenRF联盟

中国北京,2020 年 10 月 21 日——移动应用、基础设施与航空航天、国防应用中 RF 解决方案的领先供应商 Qorvo®, Inc.(纳斯达克代码:QRVO)日前宣布联合其他领先的无线芯片组提供商和射频前端供应商联合成立 OpenRF™ (开放式射频协会)。该联盟致力于将多模式射频前端和芯片组平台的硬件和软件功能互操作性扩展到 5G 时代,同时满足客户对开放式架构的需求。其创始成员包括 Broadcom Inc.、Intel Corporation、MediaTek Inc.、Murata Man

从基带到射频:数据在手机和基站内的奇妙旅程

说起基带和射频,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它们是通信行业里的两个常见概念,经常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过,越是常见的概念,网上的资料就越混乱,错误也就越多。这些错误给很多初学者带来了困扰,甚至形成了长期的错误认知。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写一篇文章,对基带和射频进行一个基础的介绍。

5G高低频组网,到底是什么意思?

目前,全球5G网络建设正处于如火如荼的阶段。根据数据统计,截止2020年8月,全球已有92个5G商用网络,覆盖38个国家和地区。这些5G网络,基本上都采用了TDD的制式。

为什么无线通信需要同步?

无线网络是由一个一个的基站组成的。单个基站的覆盖范围和容量有限,因此基站间需要进行各种信令交互来实现小区选择,重选,切换,负荷均衡,干扰协同等复杂的操作。

史上最全!5G各类场景的天线解决方案

随着5G试验网络开展,5G基站系统通道数的增加并未提升单用户的感知,其作用主要是增加多用户的接入容量,但同时也增加了建网投资成本。在实际的应用场景,如室外密集热点场景、广域覆盖场景、室内分布场景、交通干线和隧道场景,它们在覆盖和容量上的需求都是有差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