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无论4G还是5G,都是靠不住的!

分享到:

   “个人通信(Personal communications)”的基本定义是:“用户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与任何人进行通信”,它是“人类通信的最高目标”(——引自百度百科),但是,无论现在的4G还是正在走来的5G,仅仅依靠它们,是不可能实现这个目标的。

通信的发展,特别是公众移动通信的发展,让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已经离不开信息的实时传递。

“实时”,最通俗的含义就是“马上”、“不花费时间”,也可以理解为可以接受的时延,不因时间而耽误事。

通常,在一般场景下,实时信息传递已经不是问题。

但当地质灾害发生时,固话线路可能中断,无线基站可能倒塌,或者停电了,一旦这种情形出现,就难以实时通信了,无论4G还是5G,都靠不住了!

最近的例子便是8月20日发生的汶川泥石流。

1.1

习惯了实时信息传递的人们,一旦信息不通,特别是不幸的灾害发生时,就会变得焦躁不安,忧心忡忡。

1.2

1.3

1.4

这种常规通信遭受破坏或不能使用时,就必须要有应急通信!

1.5

应急通信,实际上是一种应急手段。无能什么通信,只要能“应急”就行!

应急通信主要有两类应用场景。

1.6

一类是突发自然灾害,特别是地质灾害。

另一类是人为的,例如安全事故、恐怖袭击等。

1.7

与4G、5G这样的通信相比,应急通信的特点:

时间:突发、临时。突然的需求,没有事先的安排;只是临时急用,过了这个紧急时段,常规通信恢复,应急通信就退出了。

地点:不确定。也许发在山区、农村、城市、海上,哪个区哪个县,事先没人知道。

环境:复杂。特别是地质灾害发生时。

容量:不确定。也许很大,也许能满足几个人的通信就行。

业务:通为“大”。语音、短信、图像、视频、......,灾害发生时,普通百姓迫切需要报平安或呼救,语音、短信就行!官方则需要通过图像、视频掌握灾情。

1.8

这种应急通信车,能接替固定基站,但要穿山越岭开过泥石流就难了。

现在无人机发展很快,把基站装在无人机上就无需道路条件了。

1.9

1.10

先进的无人机,自主飞行,自动避撞,飞去山区没问题!还可以空中联网!当然,要考虑有效载荷、持续工作时间、成本等等。

1.11

这种移动卫星应急通信车,越野性能好,在运动中也能通信。但普通大众用不上。

1.12

短波通信特别适合应急通信。它的地波传播可以通几十公里,天波——通过天空的电离层反射信号,还可以“地—空—地—空—地”这样多次反射,能把信号传到几千公里之外。

1.13

短波通信的成本低,虽然好的短波电台要10多万元一台,但普通的可以到万元以下,在一些容易发生地质灾害的地区,也许可以配置到乡镇或村。

1.14

应急通信,有时候也许是人命关天,但也可能永远都用不着——即使需要也是临时的,过了河就拆桥了,而且还不赚钱,这是影响应急通信发展的主要问题。

概括一下,应急通信的三大手段:

  1. 移动基站
  2. 卫星通信
  3. 短波通信

最后,当然有理由相信:在5G发展的同时,应急通信也会得到大发展!

“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与任何人通信”!

来源: 临菲信息技术港

继续阅读
Ka波段卫星通信小尺寸无线电设计

传统Ka波段地面站卫星通信系统依赖于室内到室外配置。室外单元包含天线和块下变频接收机,接收机输出L波段的模拟信号。该信号随后被传送到室内单元,室内单元包含滤波、数字化和处理系统。Ka波段的干扰信号通常较少,因此室外单元的主要任务是以线性度为代价来优化噪声系数。

光通信基础知识大全

光纤的发明,带动了通信领域内的革命,如果没有光纤提供大容量的高速通道,互联网也只能停留在理论设想阶段。如果说,20世纪是电的时代,那么21世纪就是光的时代。光到底是如何做到能通信的?下面和小编一起学习一下光通信相关的基础知识吧。

有时候,无论4G还是5G,都是靠不住的!

“个人通信(Personal communications)”的基本定义是:“用户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与任何人进行通信”,它是“人类通信的最高目标”(——引自百度百科),但是,无论现在的4G还是正在走来的5G,仅仅依靠它们,是不可能实现这个目标的。

一种基于VPX架构的高速宽带通信平台设计

介绍了一种基于VPX架构的高速宽带数据通信平台,平台的核心是机载和地面收发信机,收发信机内各功能板卡的主要控制器是FPGA。发射端对信息序列进行打包、信道编码、交织和调制;接收端对信号进行解调、解交织、解码、同步等操作。还原后的信息上传至上位机进行分析。

水下通信技术最新研究进展及未来展望

潜艇、无人潜航器的应用在战争中具有重要甚至决定性意义,俄罗斯近年来不断搁置航母发展,但始终没有减弱战略核潜艇的投入力度,新型的“北风之神”型潜艇是支撑其实现军事战略的重要依托。由于水下环境不同于大气条件,且复杂多变,水下通信一直以来都是困扰各国海军的现实难题,一般国家只能实现100米深度、Kb级、间歇性的传输能力,严重制约了潜艇的情报获取、指挥控制和通信传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