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 5G 毫米波技术及基站解决方案

分享到:

自 2015 年开始,网络逐渐从 4G 网络往 5G 网络过渡,当中最明显的一个变化就是网络频率的增加。在 4G 时代,我们主要使用的 2.6GHz 及以下的频率,而到了 5G 时代,频段已经扩展到 Sub 6GHz,毫米波的到来更是将网络频率提升到 28GHz、39GHz 等更高频段。

3.1

进入 5G 时代,另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频宽的增加。在 4G 时代,网络的带宽都是 2×20MHz,到了 5G 时代,频宽则获得了大幅提升。例如 3.5GHz 网络的带宽就已经高达 200MHz,有些 OEM 厂商更是带来了 300MHz 和 500MHz 这样的带宽。毫米波的引入更是可以将网络带宽扩展到 2GHz。

在这种情况下,基站整版效率的改善,也是大家的一个重要关注点。

“要达成设计者的目标,这就涉及 PA 等关键器件的性能提升。在 4G 时代,大家在基站里基本都是用 LDMOS 的 PA,而进入 5G 时代,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了适用频段更高,效率更优的 GaN PA。”Qorvo 无线基础设施事业部工程师经理荀颖(Jenny Xun,以下都用 Jenny)说。她进一步指出,从产品形态上看,5G 的基站较之以往网络的同类产品有了前所未有的转变。在 4G 时代,基站的布置都是以宏基站搭配微基站配置为主流。但进入 5G 时代,基站形态更加多样化。sub 6G mMIMO,室内小基站以及 mmWave 基站将会在其中发挥重要的作用,这也给厂商们带来了机会。

3.2

“天线阵列的变化则是 5G 的另一个明显转变。在 4G 时代,基站最多使用 8×8 的阵列,但到了 5G,阵列扩展到 32×32,甚至 64×64,有些毫米波应用场景的天线阵列更高。”Jenny 说。

在这些技术转变背后,伴随而来的是相关市场需求的增长。

如上图所示,5G 带来了各种各样的需求,其中毫米波 RU 的出货量更将获得明显的增长。下图则给我们带来了这个市场的详细表现。

从地域上看,在 2025 年之前,主要以北美市场为主,这与美国现在已经商用了 5G 毫米波有很重要的关系。而在 2025 年之后,我们可以看到,随着中国、日本和韩国的加大投入,亚太地区将会迎来 5G 毫米波 RU 的爆发。下图还从功率和架构这两个不同角度,展示了 5G 毫米波 RU 的发展趋势。

3.3

Jenny 在会议上指出,按照发射功率和扫描角的需求,我们可以把 5G 毫米波的应用分成以下几种:一种是高功率的城市宏基站,这种场景下对 EIRP 的要求很高,达到 65dBm。其对垂直和水平的扫描角度也有严格要求;另一种用例则是面向农村的高功率宏基站,这种用例同样有高功率的 EIRP(65dBm),但在这种用例下,对垂直方面的扫描要求没那么高;第三种是低功率的室外宏基站,其 EIRP 需求只有 45dBm;此外,还有一种是室内的小基站和 Repeater,这种用例对 EIRP 的需求范围是 45dBm 到 52dBm。

3.4

“我们可以做出预测,网络覆盖永远是领先于容量需求的。为此我们需要先解决 5G 毫米波的信号覆盖需求,才有可能迎来市场容量的提升。”Jenny 说。

Jenny 进一步表示,从下图,我们可以看到 Sub-6GHz 和毫米波的混合组网形态。当中 Sub-6GHz 网络是用来保证网络覆盖和基本的连接,让人无论走到哪里都能获得 5G 信号。频率大于 6GHz 的毫米波频段则是用来满足如体育场、大型商场和飞机场等大吞吐量的应用场景。

3.5

“面对 5G 的多样化布网需求,Qorvo 的多样化产品布局能够给开发者提供全方位的支持”,Jenny 说。从她的介绍我们得知,首先在工艺上,Qorvo 能提供包括 GaAs、GaN、BAW、TC-SAW、SOI、SiGe 和 CMOS 等在内多种工艺,可以制造满足 5G 频段需求的各种射频器件;来到封装方面,Qorvo 同时还有塑封、空腔等封装技术,满足各种器件的不同封装需求。

3.6

接下来,我们以 5G 给 PA 设计带来的挑战为例,说明 Qorvo 在射频领域方面的实力。

如下图所示,随着网络的演进,信号带宽大幅度提升,这就给 PA 的线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这个过程中,PAR 也在同步增加,要在这种情况下保证信号回退的效率,这同样给 PA 的效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此外,因为载波聚合、热功耗和尺寸的需求,5G 给 PA 设计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挑战。

3.7

“为此,我们不但要求 PA 拥有更高的效率和频率,同时还要求有更大的视频带宽,同时还需要有更好的宽带线性化技术。在这种场景下,GaN PA 就能发挥重要作用”,Jenny 说。

3.8

如上图所示,运营商在实际工作中,希望拥有更低的运营成本、更低的资本支出、更高的可靠性、更高的数据吞吐,这正是 GaN 解决方案所具备的。从下图,我们更是看到基站在不同场景下对不同工艺的需求,作为一个行业专家,Qorvo 能够提供全面的技术覆盖,帮助客户解决相关问题。由此图也可以看到 GaN PA 在 5G 时代的重要意义。

3.9

熟悉 GaN 的读者应该知道,当前的氮化镓器件有不同的衬底,其中 Qorvo 专注的 SiC 基 GaN 在 PA 应用上拥有巨大的价值,当中就包括了高效率、高带宽和协助打造小尺寸设备的特点。这主要与 SiC 基 GaN 拥有更低的寄生电容、更低的 RF 损耗、更高的击穿电压和更好的热传导性有关。Qorvo 的 GaN 器件,则能更好的体现上述的 GaN 优势。Qorvo 还能根据不同的应用场景需求,提供不同的方案以供选择,这从下图可以看到。

3.10

“基于这些技术布局,Qorvo 能够为客户提供覆盖多个频段的,包括 FEM、PA、开关和 LNA 在内的各类产品。此外,技术更优的集成化方案也是 Qorvo 发力的一个方向。这些方案在成本上和功耗上有独到的优势,也能帮助客户更快地把产品投入市场,这恰好都是客户所需要的”,Jenny 在会议上指出。

3.11

从发展历程上看,Qorvo 的 PA 已经进行了多次的演进,那么驱使其进步的背后驱动力是什么?在谈到这一点的时候,Jenny 表示,这主要与公司对 PA 要达成的目标有一贯的坚持——那就是希望公司的 PA 能够拥有高功率和高效率,用较小的阵列去实现高 EIRP,进而带来更大的覆盖范围。所以,实现较小的阵列尺寸和更小的整板功耗,是 Qorvo 做产品研发的时候所重点关注的。

3.12

“同时拥有高输出功率和高效率,是我们对 PA 的最根本要求”,Jenny 强调。而从下面的两个图的对比,我们更清楚了解了 Qorvo 产品的优势。

3.13

3.14

从上面的介绍我们可以得出结论,GaN 在射频应用中有其他材料无法比拟的优势,通过不同材料的对比,我们能更清楚看出了这种材料的领先。

3.15

3.16

作为一个领先的射频系统方案供应商,Qorvo 面向 5G 毫米波需求提供了领先的 PA、FEM 和 LNA 等射频器件产品。针对不同的应用场景,Qorvo 也能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

3.17

3.18

3.19

来源: Qorvo半导体

继续阅读
一文详解5G射频PA架构

近年来5G即使发展迅速,众所周知,5G技术说到底属于我们常说的无线通信技术,再具体点的话就是我们射频技术,平时我们可能只关心网速的快慢,但其实这中间隐藏的技术是很复杂的,而且特别取决于其中的射频技术,今天我们就一起来学习一下这项5G通信中的射频PA架构。

低风阻5G基站天线阵列设计

为了满足关键性能指标,第五代移动通信(5G)系统采用了多项关键技术,其中大规模多输入多输出(Massive Multiple-Input and Multiple-Output, mMIMO)技术是目前公认的关键无线技术,在大幅度提高信道容量、抑制衰落、提高信息传输可靠性等方面具有突出优势。

5G NR空口物理层主要参数解读

早在2016年, 3GPP就已着手5G 新空口(NR)的标准化工作,旨在开发一个统一的、更强大的无线空口——5G 新空口(NR)。5G NR空口物理层的主要参数一直是射频工程师研究射频电路的过程中关注的重点之一,接下来我们就根据5G NR R16的3GPP TS38.211协议一起来看看射频工程师在研发和测试中会遇到的空中接口物理层主要参数。

5G OTA 测试:关键概念和定义

在 5G 之前,大多数无线设备测试都是使用传导测试方法进行的。这包括调制解调器芯片组的测试、射频 (RF) 参数测试以及完整的设备功能和性能验证。无线 (OTA) 测试方法主要用于天线性能测试和设备多输入多输出 (MIMO) 性能测量。5G 毫米波 (mmWave) 设备代表了无线行业的颠覆性转变,因为 OTA 是所有无线电测试用例测试方法的唯一可行方法。

6 月 23|一起探讨 5G 核心技术

为了推动 5G 终端落地,中国移动在 2018 年 2 月就联合全球主要终端产业合作伙伴发起成立“5G 终端先行者计划”。到 2019 年 6 月,这个先行者计划发布升级版,由“计划”变“联盟”,中国移动 5G 终端先行者产业联盟实现首次集结。联盟旨在聚焦产业资源,快速推动产业成熟,实现 5G 终端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