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详解5G射频PA架构

分享到:

近年来5G即使发展迅速,众所周知,5G技术说到底属于我们常说的无线通信技术,再具体点的话就是我们射频技术,平时我们可能只关心网速的快慢,但其实这中间隐藏的技术是很复杂的,而且特别取决于其中的射频技术,今天我们就一起来学习一下这项5G通信中的射频PA架构
 
射频前端芯片是无线通信的核心器件,是指天线之后、收发机之前的功能模块,因为位于通信系统的最前端,所以被称为“射频前端”,一般包含功率放大器、滤波器/双工器、开关以及低噪声放大器。
 
5G射频PA架构
图:射频前端的构成及功能
 
射频PA(Power Amplifier,功率放大器)是射频前端中的重要器件,其性能直接决定信号的强弱、稳定性、功耗等重要因素,决定用户体验。其核心参数包括增益、带宽、效率、线性度、最大输出功率等,众多平衡的性能指标非常考验设计能力。
 
5G射频PA架构
图:射频PA在芯片设计中的位置
 
随着5G的发展,对射频PA的技术性能需求再次拉升,需要PA有更高的工作频率、更高的功率、更大的带宽,同时模组化的到来也需要PA设计满足高集成度模组化的需求。
 
于是,不同架构设计的PA被大家关注起来,除了日常听说的单端PA,近年来手机应用中还出现了如Push-pull PA、Balance PA、Doherty PA等等多种PA架构。这些PA架构分别指的是什么?它的原理是什么?应用时有什么特点?本文将对以上问题进行讨论。
 
PA的设计理念  
 
PA是Power Amplifier(功率放大器)的缩写,是一类主要用于功率放大输出的放大器类型。与其他放大器,如低噪声放大器、驱动放大器不同,功率放大器的主要目的是从直流榨取出尽量多的射频信号,而不是仅仅关注增益。
 
为了达到足够高的功率输出,PA的输出放弃了用来最大信号“传输”的共轭匹配,而采用了可以实现最大功率“输出”的负载线匹配。另外,为了实现可控的直流消耗,PA设计必须考虑效率优化设计。
 
负载线匹配使得PA的电压与电流摆幅均达到最大,也即达到了最大功率输出的目标。
 
5G射频PA架构
图:负载线理论与电压/电流摆幅
 
以上仅为单个PA单元的设计思路与方法,在实际应用中,有可能单个器件的电流、电压摆幅不足以满足PA整体指标需求;也有可能需要结合架构设计,实现改善效率、改善驻波的需求。这时,就需要在PA架构侧做改进。
 
 PA的架构设计 
 
PA的核心目标就是 “功率” ,不同PA的架构也是围绕 “功率合成” 这一理念进行的。在功率合成中,根据功率合成类型的不同,可以将功率合成分为“简单功率合成”与“特殊功率合成”。
 
“简单功率合成”是指将多个小功率器件进行合成,直到合成至足够大的功率。简单功率合成的方式有:电流合成、电压合成、功率合成。
 
“特殊功率合成”是指利用较为特殊的合成方法,在合成的时候完成一些特殊的特性设计。常见的合成方法有Push-pull(推挽)、Balance(平衡)、Doherty(多尔蒂)等。
 
以下将对几种PA架构的设计进行讨论。
 
简单功率合成  
 
电流合成
 
电流合成是最简单的功率合成方式,实现方式是将多个较小的器件进行并联连接,将电流进行并联。
 
5G射频PA架构
图:功率放大器的电流合成
 
在实现上,电流合并即在Layout中将多个晶体管的基极、集电极、发射极分别连接,由于实现简单,在功率放大器的设计中被广泛采用。
 
下图为典型的GaAs功率放大器功率级版图,图中末级的功率输出级由4列功率阵列(Power Array)构成,每个功率阵列包含5个功率单元(Power cell),共计20个功率单元,一起完成末级功率放大输出。
 
5G射频PA架构
图:典型功率放大器功率级版图
 
虽然电流合并实现简单,但在设计的时候也有许多要点需要注意:
 
1. 单个功率阵列不易过长,以确保电流是同相叠加
 
2. 不同阵列之间合并时要注意走线的对称性,保证电流合成时的相位相同
 
3. 用于电流合并的走线较宽,要注意合理设计,减少走线带来的寄生电容效应
 
 
电流合并由于设计简单,实现方便,在功率放大器中被广泛使用。
 
电压合成
 
除了电流合并方式外,还有一种简单合并方式是将电压进行合并。电压合并的优点是可以提高最优输出阻抗点,在做阻抗匹配时可以实现更低的阻抗匹配损耗。
 
下图为电压合并方式的典型实现电路,以及实现示例[1]。
 
5G射频PA架构
图:采用电压合并的典型电路,以及典型实现案例
 
电压合并的方式适用于供电电压远大于器件耐受电压的场景,如有高压供电环境;或者采用低压器件进行PA设计时。
 
当前手机PA设计所使用的GaAs HBT 击穿电压VBCEO一般在10~25V之间,单个器件适用于5V以内的直流Vcc偏置电压。在2016年,业界公司尝试将电池电压由3.8V先升至11V左右,再供电给Cascode电压合并的PA设计,以达到提高输出最优阻抗,进而提升PA整体效率的设计目的。此方案在2016年前后的一些旗舰手机中得到了成功采用。不过由于需要额外的升压电路,影响了方案的通用性,此方案并未在业界推广开来。
 
功率合成
 
其实电流、电压的合并都是在做功率合成,不过,还有一些功率合成方式不能严格的说是在做电流合成还是在做电压合成,就将其归类为“功率合成”。
典型的功率合成方式是用功合器进行功率合并,威尔金森(Wilkinson)功合器(功分器)就是一种简单的功合器。威尔金森功率合器与其设计的功率合成PA如下图所示 [2]:
 
5G射频PA架构
图:典型的威尔金森功分器设计,以及其设计的功率合成PA
 
由于威尔金森功合器有三端口可以同时匹配的特性,所以采用其设计的功率合成PA设计简单,只需要单独设计好各路PA,再进行单独进行功率合成即可。不过,由于威尔金森功合器需要两段λ/4传输线,并且两支路之间需要并接100 Ohm电阻,在Layout实现时并不经济,在对面积有限制的设计中无法有效采用。
 
为了改善威尔金森功合器的面积制约,在一些设计中采用了直接二合一合并匹配(Binary Combine)的方式进行设计,虽然采用这种方式不能达到三端口的完全匹配,但由于所占面积小,实现方便,在MMIC设计中得到了广泛采用。下图为采用直接二合一合并方式实现的PA设计[3]。
 
5G射频PA架构
图:采用二合一直接合并的方式实现的功率放大器
 
除了在功率合成器上的研究外,一些研究还采用变压器(Transformer)或者直接空间功率合并的方式进行功率合成[2]。
 
5G射频PA架构
图:采用威尔金森、变压器,以及空间合并的功率合成示意图
 
特殊功率合成  
在“简单功率合成”中,功率合成的思路是将功率进行简单合并,完成“1+1=2”的功率输出。除了功率的简单合成外,还可以在功率合成中加入特殊设计,完成功率合成的同时,也实现更复杂的特性。
一些常见的特殊功率合成方法有Push-pull(推挽)、Balance(平衡)、Doherty(多尔蒂)等。
 
 Push-pull PA  
 
Push-pull PA一般在中文中被译为推挽PA。Push-pull PA的设计是将两个分别正、反导通的放大器合并,完成整个周期波形合成输出。这样,每个单独的PA就可以设计为高效率的Class B工作模式,PA整体有高的效率。
 
5G射频PA架构
图:Push-pull PA原理图示
 
上图所示的Push-Pull PA由NPN和PNP型两个晶体管构成,分别负责正半周期及负半周期的信号导通。在实际设计中,由于PNP型双极型晶体管一般不易做成高速,而且在集成电路实现中,一般的Epi(外延层)只含有一种类型的晶体管,所以在射频中常采用双NPN型晶体管设计电路。
 
这个时候输入和输出就需要用到不平衡到平衡的转换电路,即巴伦(Balun,Balance to Unbalance),来将两路信号进行反向。采用巴伦和双NPN晶体管设计的Push-pull PA如下图所示。不同于采用NPN+PNP设计的推挽 PA中有物理接地、两路功放均与地为参考流动,采用巴伦和双NPN晶体管设计的Push-pull PA电流在两路之间差分流动,射频以二者中间点为虚拟参考地。
 
5G射频PA架构
图:采用双NPN型晶体管及巴伦设计的Push-Pull PA
 
巴伦是Push-pull PA的重要器件,巴伦是完成平衡信号(差分信号)与非平衡信号(单端信号)相互转换的电路。在平衡信号侧,信号以差分形式传输,相位相差180 °;在非平衡侧,信号以地为参考,单端传输。双线变压器绕线法是常见的一种巴伦实现方法,采用双绕线耦合的形式,可实现信号不平衡到平衡的相互转换[4]。并且,还可以改变线圈的比例,实现不同阻抗的变换。
 
5G射频PA架构
图:双线变压器绕线法实现的巴伦
 
在芯片设计中,通常利用多层金属边缘耦合(Edge Couple)或者宽边耦合(Broad Side)的方式实现金属线圈间的耦合。下图为集成电路中的变压器巴伦的实现[5]。
 
5G射频PA架构
图:集成电路中变压器巴伦的实现及其等效电路
 
为了产生对称的差分信号,巴伦在设计中一般注意线圈绕线的对称;另外Push-pull PA两个放大通路也需要对称设计,这也就使得Push-pull PA较易识别:
 
1. 有对称的两个PA放大通路
 
2. 两个PA放大通路的前后有对称的绕线巴伦
 
Balance PA
 
Balance PA一般翻译为平衡放大器,是另外一种特殊的功率合成方式。Balance PA与Push-pull PA相同,也是采用两路PA进行功率合并。不过与Push-pull PA的180 °功率分配与合成不同,Balance PA采用的是90 °的功率分配与合成。下图为Balance PA的设计框图。
 
5G射频PA架构
图:Balance PA设计框图
 
Balance PA最大的特点是,只要两路PA是完全对称的,则两路PA的反射信号将在输入与输出端口完全抵消,实现输入和输出在较宽范围内有较好的VSWR,适合于对S11/S22有特殊需求的场景。Balance PA中反射信号的抵消原理可用下图表示。
 
5G射频PA架构
图:平衡放大器对输入驻波的改善作用
 
Balance PA设计的关键器件是90°功率分配及合成器,其实现方式有多种方式,可以采用移相器的方式进行设计,也可以采用定向耦合器,或者90 °正交混合网络的方式进行设计。下图为采用移相的方式实现90 °功率分配与合成的Balance PA设计[9]。
 
5G射频PA架构
图:采用移相的方式实现90 °功率分配与合成的Balance PA设计
 
Balance PA设计和特性的特殊性也可以用来识别Balance PA:
 
1. 有对称的两个PA设计通路
 
2. 有不对称的功率分配/合成网络
 
3. 测试S11/S22,在抵消点附近有较好的S11/S22
 
Doherty PA
 
Doherty PA近年来可谓是在手机射频PA使用中备受关注的架构,话题性非常强。Doherty PA引人注目的一个原因是它的高效特性,可以很好的缓解5G因为功率提升带来的功耗提升问题。
 
Doherty PA对于效率的优化是通过“动态负载调制效应”,是靠“两路工作在不同状态的PA相互配合,使得PA的负载发生变化,从而优化PA的回退特性”。虽然教科书上都是如此解释,但一个PA的负载竟然可以靠另外一个PA的工作状态来改变,听上去总是有些黑科技的意味,更加深了Doherty PA的神秘感。
 
Doherty PA近年来被手机PA设计所关注,但却不是最近才被研制出来的新架构。Doherty PA是由享有盛名的实验室:贝尔实验室的工程师William H. Doherty在1936年所发明的,距今已经有近90年历史。William H. Doherty最初研究的目标是开发KW量级的高效跨大洋传输功率放大器,在Doherty PA被发明后,由于匹配的应用场景还未出现,在整个20世纪的大部分时候,仅在AM发射机中有些应用。
 
虽然Doherty PA发明之后在很长时间里并没有广泛应用,但这一切都是藏器待时。1990年,随着全球移动通信的迅猛发展,对于高效、高功率的PA有了强烈需求。同时,硅基、III-V族半导体工艺的发展,数字信号处理技术带来的线性化技术,为Doherty PA在移动基站的应用提供了坚实的应用基础。Doherty PA技术在基站侧迅速发展,目前几乎统治了整个宏基站PA市场。
 
Doherty PA的核心原理是“负载调制”效应,基原理如下图所示。若一个负载R由两个源进行激励,分别为电压源及电流源,则电压源V1看到的阻抗可以由欧姆定律表示为:
 
5G射频PA架构
 
若电流源的输出电流I2发生变化,则电压源V1看到的阻抗也将发生变化。即可以用电流源I2的大小,控制V1看到的阻抗,这就是“负载调制”的基本原理。
 
5G射频PA架构
图:电压源及电流源激励下的负载调制效应
 
在实际PA设计中,一般是将PA等效为电流源。于是在实际设计中需要加入阻抗反转网络,将电流源转换为电压源。另外,为了满足阻抗匹配的需求,和相位对齐的需求,还会加入补偿线等,完成整个Doherty功放的设计。
 
5G射频PA架构
图:Doherty PA的原理和具体实现
 
在实际分析中,可以根据Doherty PA在的特性来识别是否是Doherty PA:
1. 至少有两路功放构成
2. 两路功放呈非对称状态,或者是设计的不对称,或者是偏置状态的不对称
3. 功率合成部分为非对称结构
4. 测试S11/S22,以区分Doherty PA与Balance PA
 
不同的功率合成架构有不同的应用,将特殊功率合成
 
5G射频PA架构
 
多种架构混合设计
 
不同PA架构之间也不是非此即彼,也是可以相互结合的。比如在Doherty PA或者Push-pull PA的每个PA单元中,都可以选择电流合并或者电压合并的结构进行设计。
 
甚至不同的特殊功率合成之间也可以相互组合,例如, Doherty PA的Carrier和Peak PA就可以选择Push-pull PA。甚至还可以将两个Doherty PA组合设计成Balance PA,减少Doherty PA的负载敏感特性。
 
下图为文献[15]中所设计的PA,其中利用到了威尔金森功分器、90 °正交耦合器、差分放大器以及Doherty PA架构。
 
 
5G射频PA架构
图:多种架构组合的PA设计
 
自2019年5G元年开始,过去3年5G建设如火如荼的进行。5G快速发展中,受益最大的就是射频前端芯片。在5G商用之后,5G射频PA架构在射频技术的学习中所扮演的角色愈加重要。本文只是对5G PA架构做的简单整理,想要深入理解和运用该项技术还需要更加完整的知识体系和应用实践。同时在这里大家要知道的是PA架构并无优劣之分,只有合适与否。只有了解当前的需求和限制,了解不同PA的特性,才能选择恰到好处的PA架构,也才能在射频技术中不断突破和创新。
 
参考文献
 
[1].Lei M F ,  Tsai Z M ,  Lin K Y , et al. Design and Analysis of Stacked Power Amplifier in Series-Input and Series-Output Configuration[J]. IEEE Transactions on Microwave Theory & Techniques, 2007, 55(12):2802-2812.
[2]. Atesal Y A , Cetinoneri B ,  Chang M , et al. Millimeter-Wave Wafer-Scale Silicon BiCMOS Power Amplifiers Using Free-Space Power Combining[J]. IEEE Transactions on Microwave Theory and Techniques, 2011, 59(4):954-965.
[3].Ping-Sung Chi, Research of HEMT and CMOS Microwave Power Amplifier, 2009, NTU.
[4].Mclean J . Analysis of the Distributed Bifilar Isolation Transformer and Current Balun[C]// 2020 IEEE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Electromagnetic Compatibility & Signal/Power Integrity (EMCSI). IEEE, 2020.
[5].Lin Y C ,  Chen K S ,  Horng T S , et al. A 2.5-2.7 GHz pseudo-cascode CMOS receiver front-end with integrated unequal-turn-ratio transformer balun.  2010.
[6].An K H ,  Kim Y ,  Lee O , et al. A Monolithic Voltage-Boosting Parallel-Primary Transformer Structures for Fully Integrated CMOS Power Amplifier Design[C]// Radio Frequency Integrated Circuits. IEEE, 2007.
[7].Cripps S C . The evolution of the push-pull RFPA[C]// Microwave Symposium. IEEE, 2015.
[8].Olukoya O ,  Kodogiannis V ,  Budimir D . Highly Efficient Balanced Power Amplifiers for 4G Applications[C]// 2018 41s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Telecommunications and Signal Processing (TSP). 2018.
[9].Zhang G ,  Chang S ,  Chen S , et al. Dual mode efficiency enhanced linear power amplifiers using a new balanced structure[C]// Radio Frequency Integrated Circuits Symposium. IEEE, 2009.
[10].Lee J ,  Chen C C ,  Tsai J H , et al. A 68–83 GHz power amplifier in 90 nm CMOS[C]// International Microwave Symposium Digest. IEEE, 2009.
[11].Staudinger J . Doherty history, principles and key developments[C]// 2016 IEEE/MTT-S International Microwave Symposium - MTT 2016. IEEE, 2016.
[12].Kim B . Doherty power amplifiers: From fundamentals to advanced design methods.  2018.
[13].Nguyen H T ,  Wang H . A Coupler-Based Differential Doherty Power Amplifier with Built-In Baluns for High Mm-Wave Linear-Yet-Efficient Gbit/s Amplifications[C]// 2019 IEEE Radio Frequency Integrated Circuits Symposium (RFIC). IEEE, 2019.
[14].Kato T ,  Yamaguchi K ,  Kuriyama Y . A 4-mm-square 1.9 GHz Doherty power amplifier module for mobile terminals[C]// Microwave Conference. IEEE, 2005.
[15].Wang F ,  Wang H . A High-Power Broadband Multi-Primary DAT-Based Doherty Power Amplifier for mm-Wave 5G Applications[J]. IEEE Journal of Solid-State Circuits, 2021, 56(6):1668-1681.

 

继续阅读
16个问题讲透了运算放大器基础的知识点

运算放大器具有两个输入端和一个输出端,如图1-1所示,其中标有“+”号的输入端为“同相输入端”而不能叫做正端),另一只标有“一”号的输入端为“反相输入端”同样也不能叫做负端,如果先后分别从这两个输入端输入同样的信号,则在输出端会得到电压相同但极性相反的输出信号:输出端输出的信号与同相输人端的信号同相,而与反相输入端的信号反相。

WiFi 7 比 WiFi 6 快 4.8 倍?

高通作为芯片供应商,已经开始为下一代 Wi-Fi 技术 Wi-Fi 7 制定计划。高通在 2022 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表示,计划在 2022 年底之前推出全球首款 Wi-Fi 7 芯片 FastConnect 7800,作为 Snapdragon Connect 规范的一部分。 Wi-Fi 7 规范,也称为 802.11be 超高吞吐量——IEEE 目前关于 802.11be 现状的论文要求在 2024 年某个时候批准该标准。

路由器天线越多信号越好是真的吗?

天线多的路由器卖的好 其实当我们打开电商网站的无线路由器产品页时,可以发现销量排名前十位的无线路由器产品,拥有三根及三根以上天线的无线路由器占据了半数以上的位置。

移动通信网络的网间干扰来源有哪些?

随着5G网络的大规模推广进行中,移动通信网络逐渐成为电子工程师的学习重要内容,其中之一是移动通信网络的网间干扰来源有哪些?今天本文将回答这些问题。

射频电路的电源设计要点总结

成功的RF设计必须仔细注意整个设计过程中每个步骤及每个细节,这意味着必须在设计开始阶段就要进行彻底的、仔细的规划,并对每个设计步骤的进展进行全面持续的评估。而这种细致的设计技巧正是国内大多数电子企业文化所欠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