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频(RF)采样:数字混频器能使混频操作妙趣横生

分享到:

采用传统的收发器架构,数据转换器工作时支持低频模拟信号。在该队列的其它地方要有附加的模拟混频器,以便将较低的频率转换成较高的频率或将较高的频率转换成较低的频率。而使用RF采样数据转换器,则可在高频率下直接生成或接收模拟信号。这些数据转换器配备了数字混频器,可将基带信号移入或移出要求的高频率位置。为简单起见,笔者将集中讨论数模转换器(DAC),但是这些理念在信号流方向相反的模数转换器(ADC)中是同等重要的。有两个适用于数字混频器的主要选项:从真实数字输入到真实数字输出或从复杂数字输入到真实数字输出。图1展示了DAC中的这两个选项。

 

  

 

  图1:真实数字混频器和复杂数字混频器

  复杂混频器更有利,因为输入I和Q数据可占用输出信号带宽的一半,图像及载波分量自然而然会受到抑制。与其模拟对应产品不同的是,数字混频器近乎完美,因此不存在能转化为不完善边带抑制或载波馈通的瑕疵。

  数字混频器像其模拟对应产品一样,需要适用于混频操作的振荡器信号源。一种轻松的实施方法是使用基于该数据转换器采样时钟的固定频率。使用固定振荡器频率、采样速率被4除(Fs/4)的粗调混频器非常容易实现。该复杂混频器将I和Q输入数据乘以正交音调:余弦和正弦。当采用Fs/4混频时,乘法因子可简化为1、0或-1:无需实际的乘法运算。通过在I/Q数据流内提取合适的数据点,您可得到输出 —— 这是一种能最大限度降低电流消耗的简单方法。图2展示了Fs/4混频操作和输出模式。

  

 

  图2:适用于复杂Fs/4混频操作的输出模式

  当您需要更多灵活性时,数控振荡器(NCO)可提供这种振荡器功能。该NCO经过编程,可处于该器件奈奎斯特区内的任意频率下。这就允许信号通过软件被移动到任意的RF频带。该NCO可使用快速查找表来创建振荡器信号。常见的实施方案利用可提供子赫兹级频率分辨率的32位至48位NCO。此外,该混频器还具有相位调整功能。图3是该NCO的方框图。

  

 

  图3:48位NCO方框图

  与其模拟对应产品相比,数字混频器可提供更卓越的性能。用户可即时为精确的频率输出进行编程,无需硬件改装。像DAC38J84这样的DAC可采用适合发射器的所有粗调与精调混频器选项。而像ADC12J4000这样的ADC则包含一个适合在接收器上使用的复杂混频器。

  为了在软件定义架构中增加灵活性,该转换器可使用多个数字混频器,以便让多种信号能在频率范围内独立地移动。这可提供非常轻松地支持多频带应用并根据需要实时更改频带的机会。

继续阅读
射频测试探针Probe的基础知识

射频(RF)探针在射频产品生命周期中几乎每一个阶段都起着重要作用:从技术开发,模型参数提取,设计验证及调试一直到小规模生产测试和最终的生产测试。通过使用射频探针,人们便有可能在晶片层次上测量射频组件的真正特性。这可以将研究和开发时间缩短并且大大降低开发新产品的成本。

包络跟踪基础原理与测试技术

现在,包络跟踪技术被越来越广泛地运用于优化射频功率放大器(PA)的功率附加效率(PAE),而射频功率放大器射频PA正是电池电量最主要的消耗源之一。本文介绍了怎样使用来自射频功率放大器PA的数据实现包络跟踪ET,以确定关键的包络跟踪参数。基于这些参数,工程师基于测量系统并对其进行分析。

干货 | 射频电路4大基础特性,看完秒懂!

本文从射频界面、小的期望信号、大的干扰信号、相邻频道的干扰四个方面解读射频电路4大基础特性,并给出了在PCB设计过程中需要特别注意的重要因素。

特征阻抗、VSWR和反射系数的那点事!

在学习射频和微波的基本原理过程中,也许没有比理解特性阻抗的概念更为重要了。当我们在谈论50欧姆或75欧姆电缆时,其实我们是在说电缆的特征阻抗为50欧姆,75欧姆等等。也许您还记得,在关于特性阻抗常见的介绍里,总是成片的数学公式和各种参数,以及几句聊胜于无的文字介绍,实在令人沮丧。于是本文,我们尝试用一种更为直观的方式来做一下阐释。

GaN射频技术发展趋势

以5G为代表的Sub 6G通信射频系统非常复杂,尤其是那些需要使用高载波频率和宽频带的新技术,包括载波聚合、Massive MIMO等。为此,很多半导体公司在技术上全面开花希望利用先进的半导体工艺技术应对甚至引领新一代的通信技术需求。以ADI为例,该公司全面拥有GaN、GaAs和SiGe以及28纳米CMOS等完整工艺,努力打造更具高集成度、低功耗和低成本的整合系统解决方案。 然而,在下一步的5G系统部署以及高端测试应用和卫星及航天应用中,无疑以高带宽和大功率为优势的GaN是其中的佼佼者,正在进入许多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