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带格局生变,中国电信何去何从

分享到:

面对中国移动固网宽带的崛起,以及广电部门获得宽带牌照后的强烈攻势,固网宽带市场上的传统玩家该如何守疆拓土?

近期广电获得宽带牌照后,立即在部分地区推出广电数字电视加装光纤宽带的政策,深受农村用户欢迎。有广电数字电视的用户,每年只需缴纳280元即可享受50M的广电光纤宽带。再加上中国移动3年900元享受20M光纤宽带的广告铺天盖地,山村居民的选择变得更多。由于广电和移动都花费巨大成本建设全光网,片区完全承包给个人,奖励丰厚,某些地方光纤线路施工质量甚至超过中国电信,使得中国电信面临的竞争压力与日俱增。对于中国电信的发展,笔者提出如下建议。

第一,加强出口带宽和杆路资源的保护。

中国移动和广电部门新进入固网宽带市场,目标是抢夺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宽带用户,其交接箱附挂的大部分还是电信和联通的杆路或电力杆路,自建杆路较少。出口带宽也大多租用电信,仍处于受制于人的状态。中国电信在做好全光网建设的同时,需对自身光纤线路施工质量加强验收把关,对退铜后的线路资源进行清理,对于附挂在电信杆路设备而未经电信同意的,可通知移动和广电限期迁改。对于竞争对手出口带宽租用进行严格把关,查清租用带宽情况并进行针对性操作。

第二,宽带发展是核心,要通过优秀的施工质量和优质服务发挥电信的优势。

固网宽带一直是中国电信的核心竞争力与核心优势,前段时间中国移动和广电部门先于中国电信发展光网,有的地方甚至先于中国电信实现全光网,由于投资数倍于当地电信,再加上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从事宽带的人数少(有的就是少数几个人成立一个光纤宽带专班),有的干脆彻底承包给村里能人,以村级服务站奖励到个人的方式进行发展。而中国电信“光改”后人们认知接受新鲜事物有个过程,不少老年用户不接受电信“光改”后的资费政策,未体会到高速光网络带来的好处,导致不少电信用户转网,电信真实宽带用户数量下降较快。

有线数字电视也从今年年初起针对性地加快有线数字电视用户提前续费工作步伐,加快免费卫星锅发放步伐,导致中国电信本想借助光宽改造实现电视业务规模发展的目标遇到一定困难。而且机遇期也越来越短,据悉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即将与广电合作开展电视经营,提升其全光网的带宽价值。面对困境,中国电信只有加快光宽带建设步伐,彻底实现全光网,加快山区信号覆盖工作力度,加强施工质量管控,使得受到认可的套餐资费具有一定的延续性,以更优质的服务打动用户,才能在宽带市场上占据领先优势。

第三,以人为本,优待一线员工,发扬中国电信吃苦精神打好翻身仗。

毫无疑问,“光改”需要投入巨大成本,与竞争对手相比,中国电信面对成本相对不足的窘境,时间紧,任务重,怎么破局?答案是以人为本。应该向一线员工予以待遇上的倾斜,在最短时间内彻底退掉一张铜网,新建一张光网,还要尽可能留住已有用户,尽全力加装电视业务,用天翼无双卡等政策抢占第二张卡槽,并做好用户服务。而要实现这些目标,除了待遇向一线倾斜外,还要发挥中国电信的传统优势,用人文关怀打动用户,让领导多去基层向员工鼓劲,鼓励其面对困难不能垂头丧气,要信心百倍,士气提升才能打大胜仗。

第四,政府主推,舆论导向也很重要。

宽带发展还得依靠政府,中国电信可督促政府尽快制定电信光纤宽带及电视发展配套政策,在各大媒体广为宣传电信光纤宽带和电视的优势,进村入户向老百姓进行宣传,转变老百姓对电信光纤宽带和电视的认知,让用户接受,从而促进工作的开展。

 

继续阅读
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携手华为正式发布首个5G超级刀片站|A+P 2.0天线商用网络

中国电信5G共建共享工作组高级项目经理李志军分享中国电信部署A+P 2.0后的商用体验。A+P 2.0颜值与实力兼备,解决了无空间部署5G以及5G挂高低、覆盖差等难题,同时 通过3.5G与2.1G协同提升用户体验。多频多制式归一,5G占C位,覆盖更优。同时降低TCO,实现体验投资双收益。

中国电信业界首发5G SA安全增强SIM卡白皮书

近日,为加快5G SA率先商用步伐,满足5G赋能千行百业中更高要求的信息安全需求,中国电信在业界率先发布5G SA安全增强SIM卡白皮书。

中国电信何志强:5G SA开启云网融合新基建

28日,在由FuTURE论坛举办的“5G和网络发展战略研讨会”上,中国电信科技创新部总经理何志强表示,在刚刚过去的三个月中,电信业积极应对疫情,全行业收入保持着正增长。

中国电信预计投资453亿到5G“新基建”

 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国电信投资93亿元,建成5G基站4万站,并共享中国联通5G基站超过2万站,在用5G基站总规模超过6万站,已覆盖超过50个商用城市的重点区域。同时,中国电信指出,截至2020年3月19日,在用5G基站数8万座。由此推算,在疫情打乱国内5G建设计划下,中国电信在2020年前两个半月依然建设约2万座。

迎战5G大流量竞争,中国电信9月起不再“达量限速”

通信业观察人士、通信世界全媒体副总编郄勇志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电信运营商之前推出的所谓“不限量套餐”实际上是在使用了一定额度之后,对网速加以限制,从4G回落到2G或3G网,这在许多用户看来,不是真正的“不限量”,运营商有虚假宣传之嫌。工信部也曾点名批评三大运营商并勒令整改。“后来,运营商就将大套餐名字改成了达量降速,但本质上换汤不换药,套餐内容及使用还是一样”。